何謂五路財神:五方財神真君介紹

Related Articles

五方財神真君:

東方財神青閬真君
北方財神玄濮真君
中方財神黃譫真君為文財神
西方財神金甯真君
南方財神朱嶔真君為武財神

均是鎮守金銀財帛,司管人間五方庫財幣帛、珍物寶貨、交易買賣、商賈利祿,田產宅第,富貴榮顯等,數千年來百姓奉祀不輟,士農工商等百業無不祈求富裕豐盈。

惟有德者有得之,行善者多獲之,天神昭鑒,絲毫無誤,望信士祈財之際,當思己過,積善去惡,至誠悔思,則必獲天佑所求皆遂,富貴如意。

 

五方財神真君源流史

五方財神真君歷史淵源甚為悠久,遠溯至四千餘年前中華民族開國始祖軒轅黃帝之世,黃帝襲神農之後又多創治,天下待理,時諸侯蚩尤不順帝命,興亂為害,殘戮生靈,黃帝克敵不勝,卻履戰履敗,經年鋒火燎民,民生困頓,貨財缺絀(其時錢財稱為貨)黃帝乃精思告天,三天三夜,西王母感帝之誠,令九天玄女下降,授黃帝兵法之要及克敵之訣,並語帝曰:「冀州首山蘊藏五金,取之可濟天下。」又授帝紫微玉皇道君招財鎮寶妙籙,黃帝得而受之,前往首山,首山中有神人五人鎮守之。

此五神人降於黃帝辨乎方位之始,時己未年六月十五日黃帝以土德王,中央黃氣之精結孕凝真,化一神人姓黃諱譫,頭戴黃輝晨冠,穿黃文之裘,玉黃鳳章手執五色之節,領黃甲之兵數眾,降於首山之中;

丙寅年歲在一月十六日黃帝得奢龍辨乎東方,東方青氣之精結孕凝真,化一神人姓青諱閬,頭戴青元玉冠,穿飛青之衣,青碧雲章,手執三色之節,領青甲之兵數眾,降於首山之東;

庚午歲五月十九日黃帝得祝融辨乎南方,南方赤氣之精結孕凝真,化一神人,姓朱諱嶔,頭戴朱陽華冠 穿赤錦之衣,丹霞鳳章,執七色之節,領朱甲之兵數眾,降於首山之南;

歲在癸酉年八月二十三日黃帝得火封辨乎西方,西方金氣之精結孕凝真,化一神人姓金諱甯,頭戴白精燦華寶冠,穿白錦之衣,明光鳳章,手執四色之節,領金甲之兵數眾,降於首山之西;

丙子年十一月九日黃帝得后土辨乎北方,北方黑氣之精結孕凝真,化一神人姓玄諱濮,頭戴玄精寶冠,穿皂文之衣,玄輝鳳章,執六色之節,領黑甲之兵數眾降於首山之北。

五神人據首山五方而守護其金,聞黃帝為蒼生取金冶煉以利天下,啟封山城金道,帝於山下鑄金冶器,克勝蚩尤之後,平定天下,賑濟民需,十方諸侯崇威戴德,咸尊軒轅為天子。

     地皇元年正月上寅日,黃帝齋醮於首山,緣五神人施濟天下有功,敕封為五方財神真君,東方財神青閬真君,西方財神金甯真君,南方財神朱嶔真君,北方財神玄濮真君,

中方財神黃譫真君等五真君封號,供萬世崇祀,並授五真君「紫微玉皇道君招財鎮寶妙籙」,老君曰:「紫微玉皇道君招財鎮寶者蓋東海青童君之秘訣也,靈文隱秘,凡無所觀,昔黃帝於太白山親承西王母玄女奉受,乃獲富貴而登仙,有玉斧仙人流傳於世,自無宿福不可聞見。斯文寶籙招金召銀,錢帛日增,五穀充盈,奴僕保宜,田蠺倍收,商賈有利,買賣倍還,財去復來,保護家門,賊寇無傷,慈心信向,奉受修行,家門富貴,福蔭後胤。」

More on this topic

Comments

熱門紀事

道教的人物

道教的人物 唐高祖的尊奉道教,自古中外的宗教,其根本雖然都建立在群眾的信仰上,但它的發展,大都仰仗帝王政權的崇奉而取得優勢。如果宗教也可以範圍於命運之說,則道教的命運,一至於唐初開國,實為鼎盛時期,此時不但在政治地位上,有所保障,且在民間道教上,也足與當時的佛教分庭抗禮。道教從此穩定基礎與展開後來的局面,全仗大唐天子與老子是同宗的關係,誠為不可思議的史實。 史稱:當唐高祖(李淵)武德三年五月,據太原起家而稱帝的時候,因晉州人吉善行,自言在平陽府浮山縣東南羊角山(一名龍角山),見白衣老父日:“為吾語唐天子,吾為老君,吾爾祖也。”因此便下詔在其地立老子廟。及唐太宗當政以後,便正式冊封老子為道教教主“太上老君”,亦信奉道教不輟。到玄宗時代,老、列、莊三子之書,便正式改名為道教的真經:《老子》稱為《道德經》,《列子》稱為《清虛經》,《莊子》稱為《南華經》。道教之隆,前無其盛。然其道教儀式與內容,自南北朝以來,已影響佛教,大多佛教援用道教制度而設置,至唐代更為明顯,此亦古今中外,所有宗教,大都潛相仿傚的常例。 玄宗雖隨祖宗遺制,同時崇奉道教,且親受道教道法,具有道士的身份,後來唐代帝王定有受籙的規矩,而當時貴妃楊玉環也皈依道教,號為“太真”,後來唐室內廷宮嬪出為女道士的風氣。故中唐之世,隨著女道士的風氣,處彌漫著文學境界的浪漫氣息,例如許多女道士,唐朝詩人贊詠懷思女道士的作品,俯拾皆是。 但道教在唐代雖然成為正式的宗教,並高於佛教的政治地位,然自南北朝以來,道、佛兩教的爭競,其勢仍未稍戢。當初唐之際,互爭尤烈,如史稱唐初三教之爭云: 武德七年二月丁巳,高祖(李淵)釋奠於國學,召名儒僧道論義,道士劉進喜問沙門惠乘曰:悉達(釋迦)太子六年苦行,求證道果,是則道能生佛,佛由道成,故經(佛經)曰:求無上道。又曰:體解大道,發無上心。以此驗之,道宜先佛。乘曰:震旦之於天竺,猶環海之比鱗洲,老君與佛先後三百餘年,豈昭王時佛而求敬王時之道哉,進喜曰:太上大道,先天地生,郁勃洞靈之中,煒燁玉清之上,是佛之師也。乘曰:按七籍九流,經國之典,宗本周易,五運相生,二儀斯辟,妙萬物之謂神,一陰一陽之謂道,寧雲別有大道先天地生乎,道既無名,曷由生佛經《中庸》曰:率性之謂道。車胤曰:在己為德,及物為道,豈有頂戴金冠,身披黃褐,鬢垂素發,手執玉璋,居大羅之上,獨稱大道,何其謬哉!進喜無對。已而太學博士陸德明隨方立義,偏析其要。帝悅曰:三人皆勍敵也。然德明一舉輒蔽之,可謂賢矣。遂各賜之帛。 這是初唐開國時期,宗教在御前辯論的第一回合,參加主要的對象,是道、佛兩教的重要人物,但其結論,卻以儒家為主的陸德明作了公允的評判,而且最後折衷,歸之儒理。後來開始道、佛兩教劇烈爭競的人物,雖然陰由宮廷的推波助瀾,而主使其事,當推太史令(類似現代的天文台長等職)傅奕為主: 武德八年(乙酉)太史令庾儉,恥以術官,薦傅奕自代。奕在隋為黃冠(道士),甚不得志。既承革政,得志朝廷。及為令,有道士傅仁均者,頗閑歷學,奕舉為太史丞,遂與之附合,上疏請除釋教事,十有一條。疏奏,不報。九年,太史令傅奕,前後七上疏請除罷釋氏之教,詞皆激切。後付廷議,宰相蕭瑀斥奕為妄,且雲:地獄正為此人設也。高祖復以奕疏,頒示諸儒,問出家於國何益?時有佛教法師法琳,作《破邪論》二卷以陳。 是歲夏四月,太子建成、秦王世民,怨隙已成,將興內難,傅奕毀佛益力,乞行廢教之請,高祖因春秋高而遲遲未決。及法琳等諸僧著論辯之,合李黃門《內德論》,同進之於朝。帝由是悟奕等譽道毀佛為協私,大臣不獲已,遂兼汰二教,付之施行。五月辛巳,詔書有雲:正本澄源,宜從沙汰,諸僧、尼、道士、女冠,有精勤練行,守戒律者,並令就大寺觀居止,供給衣食,不令乏短。其不能精進無行業,弗堪供養者,並令罷道,各還桑梓。所司明為條式,務依教法,違制之坐,悉宜停斷。京城留寺(佛寺)三所,觀(道觀)三所,其餘天下各州,各留一所,余悉毀之。六月四日,秦王以府兵平內難,高祖以秦王為太子,付以軍國政事。是月癸亥,大赦天下,停前沙汰二教詔。 由此可見道、佛兩教的爭競,在初唐高祖時代,已經牽涉到宮廷內幕的大案,凡古今中外,宗教與政治,始終結為不解之緣,殊足發人深省。  

太極與養生

太極拳養生十要 (養生動功) 1、虛靈頂勁。頂勁者,頭容正直,神貫於頂也。不可用力,用力則項強,氣血不能流通,須有虛靈自然之意。非有虛靈頂勁,則精神不能提起也。 2、含胸拔背。含胸者,胸略內涵,使氣沉於丹田也。胸忌挺出,挺出則氣擁胸際,上重下輕,腳跟易於浮起。拔背者,氣貼於背也,能含胸則自能拔背,能拔背則能力由脊發,所向無敵也。   3、鬆腰。腰為一身之主宰,能鬆腰然後兩足有力,下盤穩固;虛實變化皆由腰轉動,故曰:“命意源頭在腰隙”,由不得力必於腰腿求之也。 4、分虛實。太極拳術以分虛實為第一義,如全身皆坐在右腿,則右腿為實,左腿為虛;全身皆坐在左腿,則左腿為實,右腿為虛。虛實能分,而後轉動輕靈,毫不費力;如不能分,則邁步重滯,自立不穩,而易為人所牽動。 5、沉肩墜肘。沉肩者,肩鬆開下垂也。若不能鬆垂,兩肩端起,則氣亦隨之而上,全身皆不得力矣。墜肘者,肘往下鬆垂之意,肘若懸起,則肩不能沉,放人不遠,近於外家之斷勁矣。 6、用意不用力。太極拳論云:此全是用意不用力。練太極拳全身鬆開,不便有分毫之拙勁,以留滯於筋骨血脈之間以自縛束,然後能輕靈變化,圓轉自如。或疑不用力何以能長力?蓋人身之有經絡,如地之有溝壑,溝壑不塞而本行,經絡不閉則氣通。如渾身僵勁滿經絡,氣血停滯,轉動不靈,牽一發而全身動矣。若不用力而用意,意之所至,氣即至焉,如是氣血流注,日日貫輸,周流全身,無時停滯。久久練習,則得真正內勁,即太極拳論中所云:“極柔軟,然後能極堅剛”也。太極拳功夫純熟之人,臂膊如綿裹鐵,分量極沉;練外家拳者,用力則顯有力,不用力時,則甚輕浮,可見其力乃外勁浮面之勁也。不用意而用力,最易引動,故不尚也。 7、上下相隨。上下相隨者,即太極拳論中所云:其根在腳,發於腿,主宰於腰,形於手指,由腳而腿而腰,總須完整一氣也。手動腰動足動,眼神亦隨之動,如是方可謂之上下相隨。有一不動,即散亂也。 8、內外相合。太極拳所練在神,故云:“神為主帥,身為驅使”。精神能提得起,自然舉動輕靈。架子不外虛實開合。所謂開者,不但手足開,心意亦與之俱開;所謂合者,不但手足合,心意亦與之俱合,能內外合為一氣,則渾然無間矣。 9、相連不斷。外家拳術,其勁乃後天之拙勁,故有起有止,有續有斷,舊力已盡,新力未生,此時最易為人所乘。太極用意不用力,自始至終,綿綿不斷,周而復始,循環無窮。《原論》所謂“如長江大河,滔滔不絕”,又曰“運勁如抽絲”,皆言其貫串一氣也。 10、動中求靜。外家拳術,以跳擲為能,用盡氣力,故練習之後,無不喘氣者。太極拳以靜禦動,雖動猶靜,故練架子愈慢愈好。使則呼吸深長,氣沉丹田,自無血脈憤張之弊。學者細心體會,庶可得其意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