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道無國界

Related Articles

107年授籙奏職登天梯實況

More on this topic

Comments

熱門紀事

道教中元法會 與 佛教盂蘭盆法會 差異大不同

道教中元法會 與 佛教盂蘭盆法會 差異大不同 道教的中元法會 盛行七月的鬼節 所請的是太乙救苦天尊的尋聲救苦普渡法事,太乙救苦天尊,是道教中專責救度亡魂的地獄主宰,而道教超度科儀中以太乙救苦天尊為主神者,名目繁多。如 :《太乙救苦天尊說拔度血湖寶懺》、《靈寶煉度》、《太乙救苦天尊接引浮生法事》、《九幽燈儀》等等。南方則流行諸多道教懺法,各道門的宗派有不同,如:《三元滅罪水懺》意義在三官大帝中的地官大帝生日,請得地官赦罪赦免先人罪孽;《三元賜福寶懺》是為先人求取冥福 道教中元普渡 講的是 廣度死者入道,安生定冥。 如道教的《太乙救苦天尊接引浮生法事》為例:由道教的道長扮演太乙救苦天尊,端坐高臺正中。諸道士扮演眾仙弟子,立於兩側主法。請太乙救苦天尊下凡(道長飾),廣義為天尊滅地獄之火,以主法破地獄之門,引鬼魂出離地獄,後開始為眾仙、地獄鬼眾與悠遊人世之亡靈講經說法,天尊說法畢,意是拯救四方鬼魂與信徒之祖先。此時天尊作法,並用柳枝或桃枝等,蘸金瓶中的甘露法水灑下(也有改為丟擲糖、餅,供信徒拾取),代表著施食餓鬼眾並超度其出離地獄前往東方長樂世界。 佛教的盂蘭盆法會是根據《盂蘭盆經》,學習中元節定在於每年農曆七月十五日舉行,以佛法供養三寶的功德,迴向現生父母身體健康。 部派佛教時期,印度就常興辦盂蘭盆會而在中國時以,《佛說盂蘭盆經》在西晉時由竺法護譯出,因強調藉由供養十方自恣僧,以報答雙親養育之恩,乃至度脫七世父母的思想與中元節慶融合推廣盂蘭  學習與中國崇尚孝道的倫理傳統相符,因此中國歷代帝王的提倡而盛行不衰。南北朝梁武帝時代,始興盂蘭盆法會,以報答父母祖先恩德。唐朝時期,法會活動呈現興盛,官民共樂由此可見 佛教所強調的並不是普施五方孤魂眾 最早的原意與現今差異還是滿大的 。 道教地獄主岝 太乙救苦天尊 坐騎 九頭獅王 在道教經典記載中 自朝代來說 在中國古代道教在六朝之前就出現神祇紀載 而佛教的地藏王是六朝之後佛教的經典才記載的 也是騎獅王

道教的人物

道教的人物 唐高祖的尊奉道教,自古中外的宗教,其根本雖然都建立在群眾的信仰上,但它的發展,大都仰仗帝王政權的崇奉而取得優勢。如果宗教也可以範圍於命運之說,則道教的命運,一至於唐初開國,實為鼎盛時期,此時不但在政治地位上,有所保障,且在民間道教上,也足與當時的佛教分庭抗禮。道教從此穩定基礎與展開後來的局面,全仗大唐天子與老子是同宗的關係,誠為不可思議的史實。 史稱:當唐高祖(李淵)武德三年五月,據太原起家而稱帝的時候,因晉州人吉善行,自言在平陽府浮山縣東南羊角山(一名龍角山),見白衣老父日:“為吾語唐天子,吾為老君,吾爾祖也。”因此便下詔在其地立老子廟。及唐太宗當政以後,便正式冊封老子為道教教主“太上老君”,亦信奉道教不輟。到玄宗時代,老、列、莊三子之書,便正式改名為道教的真經:《老子》稱為《道德經》,《列子》稱為《清虛經》,《莊子》稱為《南華經》。道教之隆,前無其盛。然其道教儀式與內容,自南北朝以來,已影響佛教,大多佛教援用道教制度而設置,至唐代更為明顯,此亦古今中外,所有宗教,大都潛相仿傚的常例。 玄宗雖隨祖宗遺制,同時崇奉道教,且親受道教道法,具有道士的身份,後來唐代帝王定有受籙的規矩,而當時貴妃楊玉環也皈依道教,號為“太真”,後來唐室內廷宮嬪出為女道士的風氣。故中唐之世,隨著女道士的風氣,處彌漫著文學境界的浪漫氣息,例如許多女道士,唐朝詩人贊詠懷思女道士的作品,俯拾皆是。 但道教在唐代雖然成為正式的宗教,並高於佛教的政治地位,然自南北朝以來,道、佛兩教的爭競,其勢仍未稍戢。當初唐之際,互爭尤烈,如史稱唐初三教之爭云: 武德七年二月丁巳,高祖(李淵)釋奠於國學,召名儒僧道論義,道士劉進喜問沙門惠乘曰:悉達(釋迦)太子六年苦行,求證道果,是則道能生佛,佛由道成,故經(佛經)曰:求無上道。又曰:體解大道,發無上心。以此驗之,道宜先佛。乘曰:震旦之於天竺,猶環海之比鱗洲,老君與佛先後三百餘年,豈昭王時佛而求敬王時之道哉,進喜曰:太上大道,先天地生,郁勃洞靈之中,煒燁玉清之上,是佛之師也。乘曰:按七籍九流,經國之典,宗本周易,五運相生,二儀斯辟,妙萬物之謂神,一陰一陽之謂道,寧雲別有大道先天地生乎,道既無名,曷由生佛經《中庸》曰:率性之謂道。車胤曰:在己為德,及物為道,豈有頂戴金冠,身披黃褐,鬢垂素發,手執玉璋,居大羅之上,獨稱大道,何其謬哉!進喜無對。已而太學博士陸德明隨方立義,偏析其要。帝悅曰:三人皆勍敵也。然德明一舉輒蔽之,可謂賢矣。遂各賜之帛。 這是初唐開國時期,宗教在御前辯論的第一回合,參加主要的對象,是道、佛兩教的重要人物,但其結論,卻以儒家為主的陸德明作了公允的評判,而且最後折衷,歸之儒理。後來開始道、佛兩教劇烈爭競的人物,雖然陰由宮廷的推波助瀾,而主使其事,當推太史令(類似現代的天文台長等職)傅奕為主: 武德八年(乙酉)太史令庾儉,恥以術官,薦傅奕自代。奕在隋為黃冠(道士),甚不得志。既承革政,得志朝廷。及為令,有道士傅仁均者,頗閑歷學,奕舉為太史丞,遂與之附合,上疏請除釋教事,十有一條。疏奏,不報。九年,太史令傅奕,前後七上疏請除罷釋氏之教,詞皆激切。後付廷議,宰相蕭瑀斥奕為妄,且雲:地獄正為此人設也。高祖復以奕疏,頒示諸儒,問出家於國何益?時有佛教法師法琳,作《破邪論》二卷以陳。 是歲夏四月,太子建成、秦王世民,怨隙已成,將興內難,傅奕毀佛益力,乞行廢教之請,高祖因春秋高而遲遲未決。及法琳等諸僧著論辯之,合李黃門《內德論》,同進之於朝。帝由是悟奕等譽道毀佛為協私,大臣不獲已,遂兼汰二教,付之施行。五月辛巳,詔書有雲:正本澄源,宜從沙汰,諸僧、尼、道士、女冠,有精勤練行,守戒律者,並令就大寺觀居止,供給衣食,不令乏短。其不能精進無行業,弗堪供養者,並令罷道,各還桑梓。所司明為條式,務依教法,違制之坐,悉宜停斷。京城留寺(佛寺)三所,觀(道觀)三所,其餘天下各州,各留一所,余悉毀之。六月四日,秦王以府兵平內難,高祖以秦王為太子,付以軍國政事。是月癸亥,大赦天下,停前沙汰二教詔。 由此可見道、佛兩教的爭競,在初唐高祖時代,已經牽涉到宮廷內幕的大案,凡古今中外,宗教與政治,始終結為不解之緣,殊足發人深省。  

空氣與養生

《內經·四氣調神大論》指出:“夫四時陰陽者,萬物之始終也”,“逆春氣則少陽不生,肝氣內變;逆夏氣則太陽不長,內心空洞;逆秋氣則太陽不收,肺氣焦滿;逆冬氣則少陰不滿,腎氣獨沉。”其含義是說:春夏秋冬,人體要隨著四時氣候變化來維持生命活動,否則,人體生理節律就會受干擾,抗病能力和適應能力就會降低,即使不因感受外邪而致病,也會導致內臟活動失調而發生病變。具體而言春令屬木,肝膽應之,若違背了春生之氣,則少陽之氣不能生長,就會發生肝氣內鬱之病患;夏令屬火,心臟與之相對應,若違背了夏長之氣,則太陽之氣不能生髮,就會發生心氣內虛之病患;秋令屬木,肺臟與之相應,若違背了秋令,則太陽不收,肺氣焦滿;若違逆了冬藏之氣,就會發生腎氣而下瀉內病。 氣候環境的變化規律是萬物有生而死、有始而終的根本法則,順應它就會健康無病,違背它就會患病。 《黃帝內經素問》曰:“人以天地之氣生,四時之法成。”也就是說人體不僅要靠天地之氣提供的物質條件而獲得生存,還要適應四時陰陽的變化規律才能發育成長。明代大醫學家張景岳進一步闡述道:“春應肝而養生,夏應心而養長,長夏應脾而養化,秋應肺而養收,冬應腎而養藏”,說明人體五臟的生理活動必須適應四時陰陽的變化,才能與外界環境交流,保持協調平衡。 空氣是人類生存的重要外界環境因素之一。人體與外界環境不斷地進行著氣體交換,機體從空氣中吸入生命活動所必需的氧氣,並且在代謝過程中產生二氧化碳排入空氣中,以維持生命活動。通常一個成年人每天約呼吸2萬多次,吸入空氣達1萬公升,重量相當於13.6公斤,空氣進入體內在表面積為60~80平方米的肺泡裡,經物理的擴散,進行氣體交換與吸收。因此,空氣是否清潔和有否有毒成分,對人體健康有很大影響。 在正常情況下,大氣是清潔的。然而人類的活動,特別是現代工業的發展,向大氣中排放的物質,其數量越來越多,種類也越來越複雜,從而引起空氣成分的變化,以致對人類和其它生物產生不良影響,已越來越引起人們的重視。大氣中污染物現在還沒有準確的統計數字。但是,已經產生危害或受到人們注意的大約有100種左右。其中,影響範圍廣、對人類環境威脅較大的是煤粉塵、二氧化硫、一氧化碳、二氧化碳、氟和氟化氫、碳化氫、氨和氯等,世界每年排入大氣中污染物約6億多噸。 當空氣中的污染物達到一定濃度時,會對人體健康產生危害。1952年12月,英國倫敦發生了一次大氣污染事件,一周內死亡4703人,比歷年同期多死亡3500~4000人。 所謂大氣污染,一般認為是指在空氣正常成分之外,又增加了新的成分,或原有成分增加,超過了環境所能允許的極限,而使大氣的質量發生惡化,對人們的健康和精神狀態、生活、工作、建築物設備以及動植物生長等方面直接或間接地發生影響和危害,這種現象即稱為大氣污染。 空氣污染的來源有自然污染和人為污染。自然污染如火山爆發、森林火災、大風暴等,多半是一時性的。人為污染則是經常存在的,包括生產性污染、生活性污染和交通運輸污染。 交通運輸污染是指火車、汽車、輪船、飛機等排出的廢氣,裡邊含有一氧化碳、氮氧化物、烴類及鉛化合物等多種有害氣體,是目前在城市構成空氣污染的重要來源。尤其是排放在近地面的街道空氣中,距離人很近,能直接被人吸收,危害更大。 生活性污染主要是爐灶和采暖鍋爐排放的煙塵和廢氣。生產性污染主要是工礦企業向大氣排放的各種污染物,如火力發電廠、冶金廠、煉焦廠、石油化工廠排放的煙塵、二氧化硫、一氧化碳等。我國的燃料以煤炭為主,石油次之,煤的含灰量為10%~30%石油為0.2%。一般情況下,工廠每燒一噸煤約有11公斤的粉塵、60公斤的二氧化硫排入大氣。所以一個工業城市當大量鍋爐集中在局部地區時,它造成的大氣污染是十分嚴重的。 人們在空氣污染不嚴重時,往往不介意,這時混進空氣裡的各式各樣的有害雜質就乘人不備,闖過一道道關口,侵入人體。 空氣污染對人體的危害雖然是緩慢的,但潛在的威脅很大。首先受害的是呼吸器官。由於呼吸道粘膜與污染物的接觸面積很大,肺泡總面積達50~100平方米,並富有毛細血管,在這樣大的面積上和污染物接觸,吸收很快,能引起呼吸系統疾病,甚至全身中毒。其次是消化道,空氣中的污染物沉降到水、土壤和食物上,污染了水和食品,進而對消化系統造成危害。此外,污染物還可對皮膚、粘膜直接造成危害。 若大氣受到嚴重的急性污染,能使居民發生急性中毒。在西方國家,由於大氣污染而發生的急性中毒事件,據不完全統計,近年來已有20多次。最嚴重的一次就是震驚世界的1952年的倫敦煙霧事件。其煙塵濃度最高達每立方米4.46毫克,為平時的10倍;二氧化硫最高濃度達到1.34PPm,為平時的6倍;發病率和死亡率急劇上升,4天中死亡4000人。發生事件的一周中,因支氣管炎死亡704人,為前週的9.3倍;冠心病死亡281人,為前週的2.4倍;心力衰竭死亡244人,為前週的2.8倍;肺結核死亡77人,為前週的5.5倍。此外,肺炎、肺癌、流感以及其它呼吸道患者死亡率都有成倍增長,甚至在事件過後兩個月內,還陸續約有8000人死亡。屍體檢查所見:主要為化學燒灼性的炎症改變和因急性閉塞性換氣不全造成急性組織缺氧。 隨著工業的發展,空氣中混入的致癌物質逐漸增多,如多環芳烴、砷、鎳、石棉等,尤其是多環芳烴中的苯並芘,是空氣污染物的主要致癌物,能誘發肺癌等多種癌症。 空氣污染除了直接污染外,還有許多間接危害,如大氣污染物能吸收太陽輻射線,影響陽光強度,特別是紫外線。大家知道,陽光中的紫外線具有殺菌作用,照射皮膚還能使體內生成維生素D,防治佝僂病。但由於空氣污染,城市的太陽輻射強度比農村低10~30%,其中紫外線減弱10~25%,城市人的健康當然會受到影響。 此外,污染物還能降低大氣能見度,影響飛機、車輛安全行使,使車禍增加。由於空氣污染物中的灰塵和煤煙,常落滿街道、庭院、居室,污染環境。若是惡臭、刺激性的氣體,更使居民遭殃。 若空氣一年中的二氧化硫平均濃度在0.085毫克/立方米時,就危害植物生長,減低農業的產量,影響綠化和大氣的自淨作用,也可腐蝕鋼鐵、破壞建築物、損害橡膠與皮革製品等。 道醫認為,自然環境的優劣,直接影響人的壽命的長短。因此要求人們除了盡可能主動地適應自然環境的變遷外,還要積極主動地改造自然環境,從而創造適宜的環境,提高健康水平,減少疾病的發生。 《黃帝內經》指出:居住在空氣清新、氣候寒冷的高山地區的人多長壽;居住在空氣污濁、氣候炎熱的低窪地區的人多短命。 孫思邈在他的《千金翼方》中也提到:只要住到背山鄰水、氣候清爽、土地肥沃、泉水清冽的地方,就能保證住戶安寧。據史料記載,他在老年時,就選擇了山清水秀的環境,造屋植木,種花修池,至百餘歲方乃駕鶴西去。又如,自古僧侶皇族的廟宇行宮,多建在高山、海島、多樹林的風景優美地區,說明我國人民對於理想的養生環境的選擇,是有獨​​到認識的。 古代的道家哲學思想就認為,人與自然的關係是一個有機統一的整體,如“天人和一”、“融入自然”、“順應自然”等觀點。適宜的生活環境可保證工作和居住的正常進行,促進人類的健康長壽,有利於民族的繁衍興旺。 道家思想十分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關係,認為萬物都孕育著生命,都具有適合其存在的最佳環境和條件;作為萬物之靈的人類,則有創造益於延年益壽、養生保健的理想環境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