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一宗傳承淺談 黃炎宗師

Related Articles

黃炎宗師漫談流年氣數與善惡

黃炎宗師得自父親黃史大真人 傳授太上老君數千年的獨門心法真傳,精通梅易玄卜、神機妙算,以數理推演流年氣數,精闢獨到。他言:「虛無自然之氣,化生天地,正氣充滿,邪氣消滅,邪氣猖行則正氣消散,人受天地養育,性命五體皆有本命星官之所主宰,行運氣數否泰,亦繫於正邪之氣,而正邪之氣致因善惡之力,為善則正氣多而本命星辰昌旺,致福為祥,為惡則邪氣行而本命暗昧,招災為禍。」

老君曰:「人生在世,吉凶禍福,興衰厄難,皆由本命所屬星君所主掌,而是非善惡,亦有掌判之官。」因此世人所欲求之金銀珍寶,田財莊宅,事業官祿,農禾耕稼,生意斗秤,官訟獄曹,身體疾厄,壽命歲算,求官覓職,婚姻妻室,貧困災患等均有主司之者。北斗經言:「凡人性命五體,悉屬本命星官之所主宰,本命神將常垂蔭佑,主持人命,使保天年。」是以天曹有注祿壽之星,檢校世人罪福之目,地府有主是非之官,掌人間善惡之報,如三官大帝賜福消災解厄,五斗星君注生定算,

福壽增延,祿貴昭顯,六十甲子歲星長掌每年行運,二十八宿星君能化解冤結厄難,三十六天罡可驅除禍殃,長保亨通,七十二地煞可卻邪避凶,增祿增貴,日月十一曜可照本命元辰光彩,興昌旺泰等等,若逢疾病困苦,凶惡危難,或運途衰敗,五虛六耗,煞刑悲泣,一切諸患,亦可祈恩赦罪,賜福消災。老君曰:「世人罪福善惡,皆屬天司,懺罪消災,可求本命所屬星君或所司神官,上章拜表,投詞設欸,請祈恩福,謝過懺罪,消災燃燈,則所有災殃厄難,悉皆消滅。」道教傳統科儀各種醮祭祈安,表奏文疏,消災斗燈,為人解謝罪業,禳災度厄,卻衰除禍,安奉斗燈,乃以個人所犯災煞或刑傷剋害,或欲求之事,而安奉本宿主掌星君,助其元辰光彩,祈恩請福。

黃炎宗師精於各種傳統古法,如陽遁太一直使,陰遁太 一直使,太一遁時玄空法,乾坤二遁計神法,十精太乙風雲變化,太一玄命推演,太乙運式陰陽逆轉,以上諸法傳自黃帝時代,黃帝為安定天下,登壇致祭,而得九天玄女傳授,用以護國佑民,利濟蒼生之玄門大法,黃宗師以之為國為民祈安祈福,為善信解制各種災劫厄難,慕名求教者不計其數。

黃炎宗師專研道教文化 自小受父親引響 喜聽道教文化典故源由 對於經典 生活化道教 有獨特見解 並實行推廣

歡迎各界有心有志之士 一同推廣 宣揚教。

黃炎宗師至離島金門縣 推廣道教文化 前金門縣長陳福海 及金門民意代表 同影

 

 

More on this topic

Comments

熱門紀事

道家變道教的過程

道家變道教的過程 (一)中國上古文化一統於“道”。乃原始觀察自然的基本科學,與信仰天人一貫的道教哲學的混合時期。約當公元前四、五千年,中國上古史所稱的三皇五帝,以至黃帝軒轅氏的階段,為道教學術思想之遠古淵源所本。 (二)精神文明與物質文明開始發達,從此建立民族文化具體的規模;而以政治教化互為體用,是君道師道合一不分的時期。約當公元前二千二、三百年開始,即唐堯、虞舜、夏禹三代,為道教學術思想的胚胎階段。 (三) 道、儒本不分家,天人、鬼神等宗教哲學思想萌芽的時期。約當公元前一千七、八百年開始,白商湯至西周間,為道教學術思想的充實階段。 (四) 道、儒漸次分家,諸子百家的學說門庭分立,正逢東周的春秋、戰國時期。約當公元前七百餘年開始,是儒家思想與道家各立門戶,後世道教與道家學術思想開始分野的階段。 (五)諸子百家學術思想從繁入簡,分而又合。神仙方士思想(方士意指道士前身)乘時興起,配合順天應人的天人信仰,帝王政權與天命攸關的思想大為鼎盛時期。約當公元前二百餘年開始,自秦、漢以至漢末、三國期間,為道教學術思想的孕育階段。 (六)漢末、魏、晉時期,道士學術與道教宗教思想合併,約當公元一百餘年開始,為道教的成熟時期。(現今有道教人士稱道教自創於漢代張家天師昧之史實) (七)南北朝時期,因佛教的輸入,促使中華民族文化的自覺,遂欲建立自己的宗教,藉以抗拒外來的文化思想,約當公元二百年開始,為促成道教的成長時期。 (八)唐代開國,正式宣布道教為李唐時代的國教,約當公元六百年間開始,是為道教的擴張時期。 (九)宋代以後,歷元、明、清三朝,約當公元九百年間開始,為道教的演變時期。 (十)二十一世紀的現在,道教實已衰落之極,五百年而有王者興,道教前途命運的興衰,將視中國文化道、儒、釋的三大主流是否真正合一,以及東西方文化的融會貫通情形而定。在未來的世紀中,道教或許能另外形成一光芒四射的人類宗教亦未可知,於此唯有期諸來推廣。  

道教的人物

道教的人物 唐高祖的尊奉道教,自古中外的宗教,其根本雖然都建立在群眾的信仰上,但它的發展,大都仰仗帝王政權的崇奉而取得優勢。如果宗教也可以範圍於命運之說,則道教的命運,一至於唐初開國,實為鼎盛時期,此時不但在政治地位上,有所保障,且在民間道教上,也足與當時的佛教分庭抗禮。道教從此穩定基礎與展開後來的局面,全仗大唐天子與老子是同宗的關係,誠為不可思議的史實。 史稱:當唐高祖(李淵)武德三年五月,據太原起家而稱帝的時候,因晉州人吉善行,自言在平陽府浮山縣東南羊角山(一名龍角山),見白衣老父日:“為吾語唐天子,吾為老君,吾爾祖也。”因此便下詔在其地立老子廟。及唐太宗當政以後,便正式冊封老子為道教教主“太上老君”,亦信奉道教不輟。到玄宗時代,老、列、莊三子之書,便正式改名為道教的真經:《老子》稱為《道德經》,《列子》稱為《清虛經》,《莊子》稱為《南華經》。道教之隆,前無其盛。然其道教儀式與內容,自南北朝以來,已影響佛教,大多佛教援用道教制度而設置,至唐代更為明顯,此亦古今中外,所有宗教,大都潛相仿傚的常例。 玄宗雖隨祖宗遺制,同時崇奉道教,且親受道教道法,具有道士的身份,後來唐代帝王定有受籙的規矩,而當時貴妃楊玉環也皈依道教,號為“太真”,後來唐室內廷宮嬪出為女道士的風氣。故中唐之世,隨著女道士的風氣,處彌漫著文學境界的浪漫氣息,例如許多女道士,唐朝詩人贊詠懷思女道士的作品,俯拾皆是。 但道教在唐代雖然成為正式的宗教,並高於佛教的政治地位,然自南北朝以來,道、佛兩教的爭競,其勢仍未稍戢。當初唐之際,互爭尤烈,如史稱唐初三教之爭云: 武德七年二月丁巳,高祖(李淵)釋奠於國學,召名儒僧道論義,道士劉進喜問沙門惠乘曰:悉達(釋迦)太子六年苦行,求證道果,是則道能生佛,佛由道成,故經(佛經)曰:求無上道。又曰:體解大道,發無上心。以此驗之,道宜先佛。乘曰:震旦之於天竺,猶環海之比鱗洲,老君與佛先後三百餘年,豈昭王時佛而求敬王時之道哉,進喜曰:太上大道,先天地生,郁勃洞靈之中,煒燁玉清之上,是佛之師也。乘曰:按七籍九流,經國之典,宗本周易,五運相生,二儀斯辟,妙萬物之謂神,一陰一陽之謂道,寧雲別有大道先天地生乎,道既無名,曷由生佛經《中庸》曰:率性之謂道。車胤曰:在己為德,及物為道,豈有頂戴金冠,身披黃褐,鬢垂素發,手執玉璋,居大羅之上,獨稱大道,何其謬哉!進喜無對。已而太學博士陸德明隨方立義,偏析其要。帝悅曰:三人皆勍敵也。然德明一舉輒蔽之,可謂賢矣。遂各賜之帛。 這是初唐開國時期,宗教在御前辯論的第一回合,參加主要的對象,是道、佛兩教的重要人物,但其結論,卻以儒家為主的陸德明作了公允的評判,而且最後折衷,歸之儒理。後來開始道、佛兩教劇烈爭競的人物,雖然陰由宮廷的推波助瀾,而主使其事,當推太史令(類似現代的天文台長等職)傅奕為主: 武德八年(乙酉)太史令庾儉,恥以術官,薦傅奕自代。奕在隋為黃冠(道士),甚不得志。既承革政,得志朝廷。及為令,有道士傅仁均者,頗閑歷學,奕舉為太史丞,遂與之附合,上疏請除釋教事,十有一條。疏奏,不報。九年,太史令傅奕,前後七上疏請除罷釋氏之教,詞皆激切。後付廷議,宰相蕭瑀斥奕為妄,且雲:地獄正為此人設也。高祖復以奕疏,頒示諸儒,問出家於國何益?時有佛教法師法琳,作《破邪論》二卷以陳。 是歲夏四月,太子建成、秦王世民,怨隙已成,將興內難,傅奕毀佛益力,乞行廢教之請,高祖因春秋高而遲遲未決。及法琳等諸僧著論辯之,合李黃門《內德論》,同進之於朝。帝由是悟奕等譽道毀佛為協私,大臣不獲已,遂兼汰二教,付之施行。五月辛巳,詔書有雲:正本澄源,宜從沙汰,諸僧、尼、道士、女冠,有精勤練行,守戒律者,並令就大寺觀居止,供給衣食,不令乏短。其不能精進無行業,弗堪供養者,並令罷道,各還桑梓。所司明為條式,務依教法,違制之坐,悉宜停斷。京城留寺(佛寺)三所,觀(道觀)三所,其餘天下各州,各留一所,余悉毀之。六月四日,秦王以府兵平內難,高祖以秦王為太子,付以軍國政事。是月癸亥,大赦天下,停前沙汰二教詔。 由此可見道、佛兩教的爭競,在初唐高祖時代,已經牽涉到宮廷內幕的大案,凡古今中外,宗教與政治,始終結為不解之緣,殊足發人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