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一宗求師之章

Related Articles

太一宗求師之章

學道之士,須是得遇真師,方可明真悟道;得遇真師,方可皈向傳道受法。須是日前揣度其師,委有妙理;源流清切,然後親近;日積月深;恭敬信向。次宜具狀齎香,盟天誓地,歃血飲丹,傳授道書、隱訣、秘法、玄文,佩奉脩持。雖得其傳,不可便棄。常侍師門,參隨左右,求請口訣玄奧,庶無疑難,自然行之有靈。嘗聞高古祖師,徒弟皈向者紛紛然甚衆。師按察徒弟之心,中有心行不中者,不與之;不盡誠者,不與之;無骨相者,不與之;五逆者,不與之;及有疾者,不與之。吏曹獄卒,始勤終怠者,亦不與之。

太一徒弟,若與師心契合,氣味相投,隨機應化得度者,當以愧心對之。忽遇師門試探,弟子難以難事相付勾幹,或中間不從所求,弟子切莫私起怒心。若生怨恨,以貽咎師之愆,陰過陽報,毫分無失,所得法中,神明將吏,亦不輔助。豈不聞漢張良事黃石公,三進圯橋之履,公見誠心,乃傳《素書》,後為君師。若求師者,當究是理。道法之師,始終心意如一,弟子始終亦如一。進道自然無魔。所謂弟子求師易,師求弟子難,誠哉是言也。

 

More on this topic

Comments

熱門紀事

太上老君說金章壽生經

太上老君說金章壽生經 爾時,太上老君在太清境上、大赤天中、黃金殿內,召五老帝君及東斗注筭君、南斗上生君、西斗記名君、北斗落死君、中斗總監君、九天生神君、九天注生君、九天注 祿 君、九天掌 籍掌筭 君、九天財庫 祿庫 君、九天消灾散禍君、九天聖母九天太一 元 君、九天監生大神、北斗七 元星 君、南斗六 司星 君、本命元辰建生星斗君,各隨本部功曹靈官、金童玉女無量聖眾,一時同會,稽首禮拜,燒香散花,步虛旋繞,長跪道前,諦聽法言。太上老君廣宣要妙,告示五方五老一切聖眾曰:吾昔於混沌之中,天地未分,元化體一,布氣十方,成就萬象,生天生地,負陰抱陽,陽氣上升,化生諸天,陰氣下降,化生諸地,陽之餘氣化為男子,陰之餘氣化為女人,陰陽二氣,混合自然,生生化化,乃有人倫ㄝ,既有人倫,宿命因緣,有善有惡,有長有短,有貴有賤,有富有貧,善惡之報,如影逐形,如響應聲,作善善應,作惡惡成,種蘭得香,種粟得糧,為善降祥,為惡降殃,一切因緣,皆由福業。   且人生下土,命係上天,人之生也,頂天履地,有陰有陽,各有五行正氣,各有五斗所管,本命元辰,十二相屬,且甲乙生人東斗注生,丙丁生人南斗注生,戊己生人中斗注生,庚辛生人西斗注生,壬癸生人北斗注生,注生之時,各稟五行真氣,真氣混合,結秀成胎,受胎十月,周回十方,十方生氣。包羅元始,杳杳冥冥,其中有精,恍恍惚惚,其中有物,視不見我,聽不得聞,離種種邊,名為妙道。妙道在人,不可輕失,失之甚易,保之甚難,多迷真道,多逐邪源,多好淫殺,多好貪嗔,多沉地獄,多失人身。受生之時,五斗星君,九天聖眾,注生注祿,注富注貧,注長注短,注吉注凶,皆由眾生,自作自受。 若人在世之日,心崇大道,供養天尊,孝順父母,和同六親,不嫉不妬,不貪不婬,或持齋戒,或作善緣,或受三戒五戒,十戒十二可從戒,十四持身戒,二十四戒,三十六戒,七十二戒,一百八戒,三百大戒;或修上清齋、金籙齋、三元齋、三七齋、庚申齋、甲子齋、本命齋,如是齋戒,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之者,名係天人,世世生生,不失人身,富貴聰明,人中殊勝,五體具足,十相端嚴。且人之生也,皆受五方五老帝君各降真氣,金章靈符,混合自然,化生為人。 吾今宣說 東方第一金章靈符真文神咒:東方九炁,始青天中。青靈始老,九炁天君。真人按筆,下注人身。木德結秀,會道合真。此章靈符鎮人肝中,若人肝受病,以朱書燒灰服之,立愈。 南方第二金章靈符真文神咒:南方三氣,赤靈丹天。丹靈真老,三氣天君。司命司錄,絳闕尊神。火德明秀,會道合真。此章靈符鎮人心中,若人心受病,以朱書燒灰服之,立愈。 中央第三金章靈符真文神咒:總監眾靈,十二之天。元靈元老,十二天君。都錄校籍,主鎮脾神。土德鎮秀,會道合真。此章靈符鎮人脾中,若人脾受病,以朱書燒灰服之,立愈。 西方第四金章靈符真文神咒:西方七氣,太白之天。皓靈皇老,七氣天君。記名安魄,主鎮肺神。金德堅秀,會道合真。此章靈符鎮人肺中,若人肺受病,以朱書燒灰服之,立愈。 北方第五金章靈符真文神咒:北方五氣,玄中之天。五靈玄老,五氣天君。追生落死,主鎮腎神。水德善秀,會道合真。此章靈符鎮人腎中,若人腎受病,以朱書燒灰服之,立愈。 爾時,老君再說此五方真文神咒,即召五方五斗星君,降此靈符真文神咒,各授五斗星君,即以金書玉篆,各依其方,總得受持,注生世人,以此靈文安鎮五臟,各鎮人身。凡人性命,皆由九天生氣五斗星君本命元辰主掌靈神,若復有人能知根本,但遇三元五臘本命生辰北斗下日,嚴置壇場,隨力章醮,供養五方五老,乃吾化身注生聖眾五斗星君、本命元辰,醮獻錢財,以答眾真,注我生身,得生中國,得遇大道廕佑之恩。   當生之時,天曹地府願許本命錢,且甲乙生人,命屬東斗九氣,為人受生之時,曾許本命銀錢九萬貫文;丙丁生人,命屬南斗三氣,為人受生之時,曾許本命銀錢三萬貫文;戊己生人,命屬中斗一十二氣,為人受生之時,曾許本命銀錢一十二萬貫文;庚辛生人,命屬西斗七氣,為人受生之時,曾許本命銀錢七萬貫文;壬癸生人,命屬北斗五氣,為人受生之時,曾許本命銀錢五萬貫文。若有善信男女,種諸善根,善根不斷,世世為人,當須醮送五本命錢,天曹地府各有明文,十二本命,十二庫神。 子生之人第一庫中,辰生之人第二庫中,申生之人第三庫中,亥生之人第四庫中,卯生之人第五庫中,未生之人第六庫中,寅生之• 人第七庫中,午生之人第八庫中,戌生之人第九庫中,巳生之人第十庫中,酉生之人第十一庫中,丑生之人第十二庫中。   乃是生人各有財祿命庫,若人本命之日,依此燒醮了足,別無少欠,即得見世安樂,出入通達,吉無不利,所願如心,自有本命星官常垂廕佑,使保天年,過世之時?不失人身,得生富貴文武,星臨財星祿星,五福照曜身命胎宮,安樂長壽,不值惡緣。若有男女生身果薄,無力章醮,可於本命之日,請正一道士,或一或二,或三或五,或於宮觀、或就家庭,持誦《五斗金章寶經》,或以自願持諷,每誦一遍,折錢一萬貫文,又志心持念托化受生天尊,或千或萬,當來托生人中,三世長為男子之身,五體全備,十相端嚴,一切恭敬,得遇無上正真之道。   是時五方五老帝君、五斗星君、南斗六 司星 君、北斗七 元星 君、九天聖眾、本命星官、元辰星官、功曹靈官、金童玉女、一會神仙,得 聞老 君說此真經,一時歡喜,禮謝玄元,各願受持。時有始老帝君,出班長跪,而作是偈,稽首禮謝,珍重而退。   稽首真元無上尊,一心信奉不思議。 如斯妙法未曾聞,今日今時盡得之。 能為黑暗開光明,能為疾病作良醫。 妙哉神咒五靈符,誓願歸依各受持。  

道教 太一宗 祖師 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 道教教主 大道之祖太上老君,萬化之師,歷代以來,應時垂教,無世不出,周昭王二十七年,老君下降於四川雲台山演經陳述,傳授太一大道,老君曰:“道之始,混沌虛空,太一真氣,分佈清濁,開闢乾坤,天地成像,品物俱備,是謂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一者,大道之又曰:“天常清,地常寧,皆太一之道也:::天有太一萬物生焉,人有太一五行用焉。”老君乃建立法度,弘法天下。 ,創立太一宗,傳授雲台正治官圖治山灶鼎,是時萬民悉化,咸歸太一之道,道德之風普揚。周昭王二十七年,下詔老君為太一宗第一代大宗師。 無世不出 不世不化

太上老君曰養生經

記載中太上老君隱居宋國沛地,自耕而食,自織而衣。豈知其名,無足自行,慕其名者接踵而至,求問修道之方,學術之旨,處世之要,於是其弟子遍天下。 有個弟子名庚桑楚,深得老子之道,住在北部畏壘山上。住三年,畏壘之地民風大變:男耕而有粟可食,女織而有衣可穿,各盡其能,童叟無欺,百姓和睦,世間太平。眾人欲推庚桑楚為君主。庚桑楚聞之,心中不悅,意欲遷居。弟子不解,庚桑楚道:“巨獸張口可以吞車,其勢可謂強矣,然獨步山林之外,則難免網羅之禍;巨魚,張口可以吞舟,其力可謂大矣,然躍於海灘之上,則眾蟻可以食之。故鳥不厭天高,獸不厭林密,魚不厭海深,兔不厭洞多。天高,鳥可以飛矣;林密,獸可以隱矣;海深,魚可以藏矣;洞多,兔可以逃矣。皆為保其身而全其生也。保身全生之人,宜斂形而藏影也,故不厭卑賤平庸、” 庚桑楚弟子中有一人,名南榮,年過三十,今日聞庚桑楚養生高論,欲求養生之道。庚桑楚道:“古人曰:土蜂不能孵青蟲,越雞不能孵鴻鵠,各有所能,各有所不能也。桑楚之才有限,不足以化汝,汝何不南去宋國沛地求教老子先生?”南榮聞言,辭別庚桑楚,頂風冒雪,行七日七夜而至老聃居舍。 南榮拜見老子,道:“弟子南榮,資質愚鈍難化,特行七日七夜,來此求教聖人。”太上老君道:“汝求何道?”“養生之道。”老聃曰:“養生之道,在神靜心清。靜神心清者,洗內心之污垢也。心中之垢,一為物慾,一為知求。去欲去求,則心中坦然;心中坦然,則動靜自然。動靜自然,則心中無所牽掛,於是乎當臥則臥,當起則起,當行則行,當止則止,外物不能擾其心。故學道之路,內外兩除也;得道之人,內外兩忘也。內者,心也;外者,物也。內外兩除者,內去欲求,外除物誘也;內外兩忘者,內忘欲求,外忘物誘也。由除至忘,則內外一體,皆歸於自然,於是達於大道矣!如今,汝心中念念不忘學道,亦是欲求也。除去求道之欲,則心中自靜;心中清靜,則大道可修矣?蹦先?聞言,苦心求道之意頓消。如釋重負,身心已變得清涼爽快 舒展曠達、平靜淡泊。於是拜謝老聃道:“先生一席話,勝我十年修。如今榮不請教大道,但願受養生之經。” 太上老君道:“養生之經,要在自然。動不知所向,止不知所為,隨物捲曲,隨波而流,動而與陽同德,靜而與陰同波。其動若水,其靜若鏡,其應若響,此乃養生之經也。”南榮問道。“此乃完美之境界乎?”老聃道:“非也。此乃清融己心,入於自然之始也。倘入完美境界,則與禽獸共居於地而不以為卑,與神仙共樂於天而不以為貴;行不標新立異,止不思慮計謀,動不勞心傷神;來而不知所求,往而不知所欲。”南榮問道:“如此即至境乎?”老聃道。“未也。身立於天地之間,如同枯枝槁木;心居於形體之內,如同焦葉死灰。如此,則赤日炎炎而不覺熱,冰雪皚皚而不知寒,劍戟不能傷,虎豹不能害。於是乎禍亦不至,福亦不來。禍福皆無,苦樂皆忘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