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乙救苦護身妙經

Related Articles

太乙救苦護身妙經

爾時

元始天尊 在玄景之上 清微天中 九色玉堂 昇七寶座 放大光明 普集萬靈 與天教化 十方天尊 道君老君 帝君元君 丈人聖人 萬萬仙眾 俱來詣座 聽宣妙法 於是 梵王稱善

帝釋欣歌 仙樂自響 隨光而至 是時

太上老君 身離玉座 步躡蓮花 真人

侍於左右 玉女扶於曳裾至

天尊前 奏曰 臣等蒙師開化 受福天

堂 施功無極 恩不可量 臣觀三界之

中 苦海之內 無量眾生 橫遭厄難 罪網牽纏 異類群情 難逃生化 臣不可住於太清 欲仗威光 分身三界 救度群情 唯望至尊 觀心慈慜 於是

元始天尊 微起法身告

老君曰 善哉善哉 汝離玉座 驚怖萬

天 救苦救生 不須汝言 可還座中 吾為宣說

天尊曰 萬物吾生 萬靈吾化 遭苦遭

厄 當須救之 不須汝威力化身救度

此東方長樂世界 有大慈仁者 太乙

救苦天尊 化身如恒沙數物隨聲應

或住天宮 或降人間或居地獄 或攝

群邪 或為仙童玉女 或為帝君聖人

或為天尊真人 或為金剛神王 或為魔王力士 或為天師道士 或為皇人

老君 或為天醫功曹 或為男子女子

或為文武官宰 或為都大元帥 或為

教師禪師 或為風師雨師 神通無量

功行無窮尋聲救苦 應物隨機 今告

汝知 老君重奏曰 此之威神 有無量

變化 如何得 至 我師御前

天尊告 老君曰 汝可舉聲唱太一之

名 使仙官齊詠 自然應化現身 於是

老君眾仙等遵其教旨 齊聲稱詠 太

乙救苦天尊之名 忽見帝君班中 有

童子一人 步步躡於蓮花稽首至 天

尊前 奏曰 臣乃太一為我師開化說法 臣集相聚形 聽宣妙音 天中快樂一時 地下動經萬劫 三界之中 群生受苦 高聲呼喚 苦哉苦哉旋繞

天尊禮拜 俯伏乞下天關 於是 眾仙見童子奏對 泣淚滴衣 哽噎嘆言 天上快樂 地下受災 輪迴報對 何時清閑

天尊告太一曰 汝行願慈悲 眾生受

苦 依汝行願 分身救之 童子喜笑

再拜而退 眾仙觀見童子 化一天尊

足躡蓮花 圓光照耀 手執柳枝淨水

九頭獅子左右從隨乘空而去 又 見

天尊化一帝君 足躡蓮花 手執如意 圓光照耀 九頭獅子左右從隨 乘空而去又見帝君化一真人 足躡蓮花

手放神光 上通九天 下通九地 九頭

獅子左右從隨 乘空而去 又見 真人

化一女子 身著火錦襯衣 披髮跪足

躡於蓮花 手執金劔 圓光照耀九頭獅子 口吐火焰 繞於身形 乘空而去

老君奏

天尊曰 此聖威德 變化救生 從何而

有 甚劫 修行 惟願應機 為眾宣說

天尊曰 此聖在天呼為太一福神 在世呼為大慈仁者 在地獄呼為日耀帝君 在外道攝邪呼為獅子明王 在水府呼為洞淵帝君 汝是吾之氣 吾是汝之根 汝知吾知 此是九陽之精 甚靈甚靈 汝可祕之 不可盡述 是時

老君聞

天尊言 閉目定神 彈指叩頭 咒曰

元元之祖氣 妙化九陽精 威德布十方

恍恍現其真 三九揚風出 徘徊離始青

恭敬生瓊液 奉之免渴饑 萬靈當信禮

八苦不能隨 積行持科戒 提攜證玉京

爾時

天尊重告老君及諸仙曰 若有眾生

時遭疾疫 病痛纏綿 可以焚香 念

誦聖號 看轉此經 疾患退散 克獲安

寧 若有眾生 求官覓職 姦佞妄生

但當念誦聖號 看轉此經 自然嫉妬

不生 高遷祿秩 若有眾生泛涉江海波浪所驚 魚龍欲傷 可以存思念誦

聖號 便得達岸 無有害傷 若有眾生

值雷霹靂風雨驚怖 但當存思念 誦

聖號 神氣亦清 魂魄不動 若有眾生 父母師資六親不和 兄弟乖踈 但當

存思 念誦聖號 看轉此經 自感六親

和睦 父慈子孝 兄友弟恭 若有帝王

國主 朝生叛臣 兵火作亂風雨不調

萬民塗炭 怨地尤天 但當持齋念誦

看轉此經 風雨便得順時 叛臣敗露

國泰民安 若有眾生 為邪精鬼賊妄

來所傷 但當存思 念誦聖號 妖魅自

止 鬼賊滅亡 若有眾生 山林往來被

蟲蛇禽獸奔奪所傷 但當存思 念誦聖號 禽蟲自退 不敢來害 若有女人

懷受胎孕 臨產艱難 但當存思 念誦

聖號 自感真氣佑護 無痛無傷 便生

智慧之男 有相之女 六根具足 母子

團圓 若有男子女子 慕道求仙 在家

出家 養性養命 但當存思 念誦聖號

看轉此經 便得功行圓滿 白日昇天若有眾生 頻遭枷鎖 牢獄之中 呻吟

難訴 但當存思 念誦聖號 便得解脫

出離囹圄 若有眾生 為七祖九先 門

人同學 夫妻男女 身歿之後 流滯寒

庭 未得託生 但當存思 念誦聖號

自然出離陰境 便得生天 若有眾生

為冤家牽引 後連相纏 但當存思 念誦聖號 冤家解釋 後連斷除於是

天尊告 老君曰 此聖最尊最貴 最聖

最靈 每月三九日 多降人間 常於淨

室中 焚香禮拜 柳枝淨水 時花藥苗

如法供養 自然壽滿 一百二十 五福

常臻 八難遠離 切忌竈下灰燼 石榴穢物 此為不噄 勿令觸之 爾時

天尊說經畢 竟大會之中 群仙唱善

獅子能語 鳳凰能言 魚龍成人 枯朽

還生 蠢動含情 福資皆徧 巍巍堂堂

皆得昇仙 於是

道君老君 無量眾真 同聲讚嘆 今聞

妙音大獲利益 奉辭而退

太乙救苦護身妙經 終

 

More on this topic

Comments

熱門紀事

壬寅年道教太一朝奏「登梯授籙」奏職大法會~歡迎報名參加

              中華道教嗣熊宗師府「太一宗」公告 敬邀:台灣宮主、主持、道長、師兄師姐參加壬寅年活動! 全國神職人員奏職,晉陞及各級神職考核、認證儀式,神職類別如下: 法師、大法師、靈乩大師、啟靈大師、首席大法師、高功大法師、高功首席大法師等....奏職晉陞、信徒皈依等儀式。凡宮廟神職人員均可參加各級神職資格考核,並取得合法立案「世界性證書」,此級源自於數千年之正統神職職籙,也是神職人員行法濟世必須具備之法籙。 謹定:一百一十一年 農曆四月十四日 國曆五月十四日 地點:高雄甲仙區大田里百葉巷12之9號 本法會謹恭請道教太一宗嗣熊四十八代宗師 雲宗子 主法,律演玄科,依太上教典,敷揚玄範,朝奏授籙,傳統道統,登梯朝告,奉天行濟。 神職人員証書 太一宗壇    法師、大法師、大法師、高功大法師、高功首席大法師   (五階) 太一靈脈玄壇 靈乩大師、啟靈大師   (兩階) 法師奏職證書 陞職職籙證書              ...

中華道教太一宗 入道論

中華道教太一宗 入道論 道較之根,源同一也。夫老氏之教者,清靜為真宗,長生為大道,悟之於象帝之先,達之於混元之始。不可得而名,強目曰道。自一化生,出法度人。法也者,可以盜天地之機,窮鬼神之理。可以助國安民,濟生度死。本出乎道。道不可離法,法不可離道。道法相符,可以濟世。近世學法之士,不究道源,只叅符呪,玆不得已。略述九事,編成一帙,名曰九要,以警學道之士,證入玄妙之門,不墮昏迷之路。人人得道,箇箇成真,豈不美歟。瓊山道人白玉蟾序。 立身第一 學道之士,當先立身。自愧得生人道,每日焚香稽首,皈依太上大道三寶。首陳已往之愆,祈請自新之祐。披閱經典,廣覽玄文。屏除害人損物之心,克務好生濟人之念。孜孜向善,事事求真。精嚴香火,孝順父母,恭敬尊長。動止端莊,威儀整肅。勿生邪淫妄想,勿遊花衢柳陌,勿臨誅戮之場,勿親屍穢之地。清靜身心,遠離惡黨。始宜尋師訪道,請問高人。此乃初真之士,當依此道行之。 求師第二 學道之士,須是得遇作家,方可明真悟道;得遇真師,方可皈向傳道受法。須是日前揣度其師,委有妙理;源流清切,然後親近;日積月深;恭敬信向。次宜具狀齎香,盟天誓地,歃血飲丹,傳授道書、隱訣、秘法、玄文,佩奉脩持。雖得其傳,不可便棄。常侍師門,參隨左右,求請口訣玄奧,庶無疑難,自然行之有靈。嘗聞高古祖師,徒弟皈向者紛紛然甚衆。師按察徒弟之心,中有心行不中者,不與之;不盡誠者,不與之;無骨相者,不與之;五逆者,不與之;及有疾者,不與之。吏曹獄卒,始勤終怠者,亦不與之。中有徒弟,若與師心契合,氣味相投,隨機應化得度者,當以愧心對之。忽遇師門試探,弟子難以難事相付勾幹,或中間不從所求,弟子切莫私起怒心。若生怨恨,以貽咎師之愆,陰過陽報,毫分無失,所得法中,神明將吏,亦不輔助。豈不聞漢張良事黃石公,三進圯橋之履,公見誠心,乃傳《素書》,後為君師。若求師者,當究是理。道法之師,始終心意如一,弟子始終亦如一。進道自然無魔。所謂弟子求師易,師求弟子難,誠哉是言也。 守分第三 人生天地之間,衣食自然分定,誠宜守之。常生慚愧之心,勿起貪戀之想。富者自富,貧者自貧,都緣夙世根基,不得心懷嫉妬。學道惟一,溫飽足矣。若不守分外求,則禍患必至。所謂顏子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顏回者賢人也。學道人若外取他求,則反招殃禍也,道不成而法不應。若依此修行,法在其中矣。 持戒第四 夫行持者,行之以道法,侍以禁戒。明其二字,端的方可以行持。先學守戒持齋,神明自然輔佐。薩真人云:道法於身不等閑,思量戒行徹心寒。千年鐵樹開花易,一入酆都出世難。豈不聞真人燒獰神廟,其神暗隨左右,經一十二載,真人未嘗有纖毫犯戒,其神皈降為輔將。真人若一犯戒,其神報條必矣。令人豈可不持戒。更當布德施仁,濟貧救苦。昔晋旌陽許真君一困者為患,其家抱狀投之於君。君聞得疾之因,乃綠貧乏不得志而已。真君以錢封之於符牒,祝曰:此符付患者開之。回家患者開牒得錢,以周其急,其患頓愈。濟貧布施,則積陰德,行符之人,則建功皆出於無心,不可著相。著相為之,則不是矣。若功成果滿,升舉可期矣。 明道第五 夫道者,入聖超凡,福資九祖。逍遙無礙之鄉,逸樂有玄之境。聚則成形,散則為風。三清共論,玉帝同談。不屬五行,超離三界。此乃證虛無之妙道。欲證此道,先修人道。去除妄想,滅盡六識。明立玄牝根基,須分陰符陽火。如鷄抱卵,出有入無。功成行滿,身外有身。仙丹妙寶,隨意自取。玉室金樓,隨心自化,呼風叱雨,坐役鬼神。噓炁可以治病,點石可以為金。不與凡同,奉膺天詔,證果真仙矣。 行法第六 夫法者,洞曉陰陽造化,明達鬼神機關。呼風召雷,祈晴請雨,行符呪水,治病驅邪,積行累功,與道合真,超凡入聖。必先明心知理,了了分明,不在狐疑。欲祈雨救旱,先擇龍潭江海,碧壑深淵,雲龍出沒之地,依法書篆鐵札投之。如不應,方動法部雷神,擇日限時,登壇發用。祈晴之事,在乎誠心靜念,運動暘神,召起馮夷風部之神,掃除雲霧,蕩散陰霾,易歉為豐,救民疾苦。若德合天心,應之隨手。驅邪之道,先立正己之心,毋生妄想,審究真偽。古云:若要降魔鬼,先降自己邪。當以誠心召將而驅之。若傳人不一,聞法避罪逃遁者,差雷神巡歷而馘之。若遣祟,切不可發送酆都。沒後恐有連累。戒之慎之。若治病之法,宜仔細察其病證,次當給以符水治之。蓋人之氣運於三焦五臟之間,順則平康,逆則成病。或嗜慾失節,或心意不足而成邪。故邪氣侵則成病。以我正真之炁,滌彼不正之邪;以我之真陽,敵彼之陰。若患者執迷邪道,可方便而化之,符水而治之。救人功滿,而證仙階,而為妙果歟。 守一第七 近觀行持者,間或不靈,呼召不應者何故?初真行法者,累驗非常,廣學者却不如之。此非法之不應也,緣學者多傳廣學,反使精神不能純一,分散元陽。登壇之際,神不歸一,法不靈應。豈不聞老子云: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人得一以靈。今志於行持者,必當守一法,而自然通天徹地。不知抱玄守一為最上功夫,但躭於廣學,反不能純一矣。蓋上古祖師,雖有盈箱滿筐靈書,留之引導凡愚,開發後學,不知師心自有至一之妙,不教人見聞,鬼神亦不知其機,用之則有感通。且法印亦不可多,專以心主一印,專治一司,專用一將,仍立壇靖,晨夕香火崇奉,出入威儀,動止恭敬,誠信相孚,自然靈應。切不可疑惑有無,昧於靈臺。須是先以誠敬守之,必獲靈驗。斯為守一之道矣。 濟度第八 學道之人,洞明心地,不樂奢華,不嫌貧賤,不著於塵累之鄉,不漂於愛河之內,恬淡自然,逍遙無礙,塵世和同。先當行符治病,濟物利人。次可拔贖沈淪,出離冥趣。先度祖宗,次及五道。以我之明,覺彼之滯;以我之真,化彼之妄;以我之陽,煉彼之陰;以我之飽,充彼之飢。超昇出離,普度無窮。斯為濟度矣。 繼襲第九 學道之人,得遇明師傳授秘法,修之於身,行之於世,人天敬仰,末學皈依,愧非小事。當知感天地陰陽生育之恩,國王父母劬勞撫養之德,度師傳道度法之惠。則天地國王父母師友不可不敬,稍有違慢,則真道不成,神明不佑。道法既得,於身道成法應,可擇人而付度之,不可斷絕道脉。須是平日揣磨,得其人可以付者付之。苟非其人,亦不可輕傳也,罪有所歸。若得人傳授,但依祖師源流,不可增損字訣。忠孝之心相契,切勿生人我之心。弟子若負師,天地神明昭然鑑察,毫分無失。師偽,弟子亦然。若無人可度,石匣藏於名山福地、海島龍宮,劫運流行,自然出世。予感天地父母生化之恩,諸師傳道教訓之德,將其所得,冊成九事,以警後學。若修身立己,積德累功,上體天心,下利人物,行道成真,超凡入聖,伏望見聞,咸希觀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