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華人 自己民族的宗教 不知不可

Related Articles

道教簡介與教義

道教之始為「大道」,起源於中國,五千年前太昊伏羲制郊禪,升荐群祠,炎帝神農謹時祀致敬於鬼神,啟發人類元始之信仰思想,成為世界最古老之宗教。逮皇帝順天地之紀,幽明之占,以道化民治國,開中國文化之始,繼而堯、舜、禹、湯、咸遵黃帝之道,敬天修禮,而謂「國之大事在祀與戎」,戎以禦外,祀以和內祀,形成政教合一之世。

同時,老子(太上老君或稱道德天尊)崇尚自然,順符道德,其學說普及,至道廣傳,於是,周秦之際,墨、名、法、兵、陰陽等諸家,亦相繼源自道家而輩出。東漢張道陵。承道家之理論,尊黃老而立教,設科儀、典章、制度、敬天事神,視範徒眾,奉黃帝為始祖,老子為道祖,道教始正式成為宗教,並尊張道陵為天師,一時民風淳樸,道學興盛。唐宋時期,君主多篤信道教,奉為國教,治國理民,莫不行乎以道,故政尚寬厚,君賢臣良,八荒賓服。達乎郅治。金元之際,邊族為患,屠掠甚重,道教為之溝通文化,諧和民族,居功厥偉,如王重陽大隆真一教於冀魯,邱長春遠謁成吉思汗於雪山,使大河南北之民,多獲庇護而免於難。明清以來朝代更替,國勢動盪,民間敬神祭祖之習性,仍沿道統,迄今不墬,如此,歷經五千多年的道教文化,締造成中國煇煌之歷史,亦陶鑄為亙古不變之民族性。而今,且讓我們炎黃子孫的血脈,繼續肩負起傳遞的使命,綿延不絕,直至永恆。

 

中間(知名藝人白雲)參加道教宗師所舉辦的道教法會
中間(知名藝人白雲)參加道教宗師所舉辦的道教法會

道教的教義

  • 敬天法祖

    天地祖先,生民之所本也。人不本乎天無以知受命之始,不本乎祖無以究歸根之宗。是以天地至善長養萬物,人本天性之善,生生不息,世世繁衍謂之天倫;祖先至親;一脈血緣,蘊育子孫,代代綿延,謂之人倫,天倫與人倫是人類傳統之根本,故敬天法祖,溯本追源,以啟發人性天賦之倫理觀念與至善的道德思想。

  • 行教濟世

    道教循乎天理,本於至善,以天利生之德,道化萬邦,善化天下,教正人心,以天理為依歸以道德為規範,棄惡歸善,修德利行,扶危救困,利濟蒼生,使民不法而治,不教而化,則邦國雍和,世界太平。又以道教傳統科儀,修齋建醮,護國佑民,誦經拜懺,祈福禳災,達悔悟罪咎,趨吉避凶,濟世利人為目的。

  • 修道成真

    修道以性命雙修為主,修性者信守「忠、孝、仁、信、和、順」為準則,修己利人,研考經藉典奧培育品德,積功累行,以「慈、檢、讓」之修真三寶,委心應物,順天應時,廣施厚與,功滿德就,為築基之備。修命則習靜服炁,採捕抽添,鍊精化氣,鍊氣化神,鍊神還虛,三元合一,五氣朝元,如此外積善功,內修命寶並內外並融,形神俱妙,達天人合一,證道成真之境。

 

More on this topic

Comments

熱門紀事

太上隱書八素真經

經名:上清太上八素真經。撰人不詳,約出朴東晉南朝。系早期上清派重要經典之一。一卷。 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玄部玉訣類。 上清太上八素真經   《太上隱書八素真經》者,乃玄清玉皇之道也。上皇天帝以此書授太微天帝君、三元紫精道君、真陽元老君。此君受書,施行道成後,以付太上道君。太上道君以傳金闕後聖李君,李君以付太虛真人、南嶽赤君,使下授學道,宿有金名玉字,高閣刻名,當為真人者。太上之隱文,不傳於地仙,地仙亦自不得獲之矣。   太上曰:夫五星者,是日月之靈根,天胎之五藏也。是以天精結纏,以成五星,天地賴以綜氣,日月擊之而明。若夫天氣不育,則三合虧盈,地氣不育,則萬物枯滯,虧盈則天震地動。若夫列宿不守,則日月薄蝕,五星亂度,則二象失光。天地泰則五星映清,天精合則五星光明。星之靈道,太山上應,德神玉清,上照太虛,下朗萬兆。兆有得失,則五度錯逆,兆有和吉,則流行順道,映洞禍福,毫縷畢彰,玄照纖末,幽存功過者也。   五帝上言於星中真皇,真皇上奏於太上玉君,是以辰光轉燭以示萬生,傍行越位以告災祥也。地建五嶽之山,以像五行之星;人立五臟之神,以擬五行之用。三氣回合,是以天地列備矣。星之為精,上通眾精,下共光津,吐納則三華漱澤萬靈,傍達三六,中含養生,其事洞而微極,其器浩而長攬也。仙人唯知飛丹召霜,煎煉雲朱水玉,解金九爐炎霄,勤苦極於營贍,司候足於劬勞,就有成者,不過升身上天,超躍玄洲耳。此故仙人而已,遠可遊於九宮之間矣,則未有得真人之門戶也。   吾今有一道,乃為上真之法,不但中真而已。子乃欲招致五星,與同輦駕三素以上騰,坐八景以遊盼,登太帝之西墉,縱形太空,白日登晨乎。吾昔受之於玉皇,行之迄今,四十六萬年而不休者,翫此道之奇妙,樂五星之接遇也。既得分形億兆,生雲育澤,上游玉清,下看太極矣,遂為太上之真人者,致五星之精也。   隱祕妙術,藏之雲閣,蘊抱靈訣,與之俱遊者矣。子當下封萬生,為十天之帝,玄名碧書,早刻瓊閣,宜令初學真人,受此祕章,令子傳付施行,必當得人。此書是上真之訣,不得傳地仙之夫也。出傳之始,皆當須玄應感悟,靈告其人,乃當清齋委約,誓盟三天,七百年中得三傳,限盡藏之五嶽,不復得出也。洩漏天文隱書,已告天帝,誅其三祖,又下三官,絕其身命,生被水火,死為下鬼矣。   諸學真之人而受此書,皆有太帝目名西華宮,有瑯簡蘂書於紫宮,當為真人者,乃得此文也。乃是子未生之前五千歲,已有玄名定錄,當遇此經也。子勿以始受此書,而謂非宿命之分矣。玉皇下盼游生,見有得此書者,即告太上,使遣飛靈玉童三十六人,侍此書之所在處也。又告太極遣南陵玉女三十二人,衛此五星真君、君夫人之名字也。又並使玉童、玉女,衛護有書之身。有書皆盛以別笈,開發省按,皆向書再拜,燒香左右。玉童、玉女司視功過,察人誠向,有違有善,徑聞太上,不可不慎。   修行此道,五年之中,玉童、玉女見形,為子使役。行之十四年,道成,得與五星同輿,上詣玉清宮。   夫上真之道有七,太上之道有三,中真之道有六,下真之道有八。   上真之道有七,列篇目於左:   第一曰太上鬱儀奔日文。   第二曰太上結璘奔月章。   第三曰太上八素奔辰隱書。   第四曰太微帝君飛天綱上經。   第五曰高上大洞真經三十九章。   第六曰金闕靈書紫文上經。   第七曰黃老八道九真中經。   右上真之道,總而行之,為上清真人,給玉童、玉女各三千人,位為諸天帝之位。行則三色之節,從羣神萬真,前導鳳歌,後從玄鈞,白虎啟路,飛龍翼轅。   太上之道有三,列篇目於左:   玉清隱書。   神虎大符。   金虎真符。   右太上之道,總而行之,為太上之道,給玉童、玉女各二千人,位為上真玉皇之君。行則五色神節,從千真羣仙,前導天鈞,後從鸞歌,三真侍轅,騰翥九天。   中真之道有六,列篇目於左:   太丹隱書朝真上經玉帝神符。   三天正法鳳真之文九真昇玄文。   三元布經四真之章太上金策。   方諸洞房玉字上經六甲靈飛。   靈寶祕文三皇內文天文大字。   青要紫書曲素訣辭三五順行。   右中真之道,總而行之,則為上清中道真人,給玉童、玉女各一千人,位為上清左右卿相之師。行則紫毛之節,從萬神千真,前吹鳳嗚,後奏天鈞,玄龍啟道,五帝驗軒,飛行太空,遨戲丹霄。   下真之道有八,列篇目於左:   上清九化十變三九素語。   丹景道精隱地八術。   天關三圖玄皇玉書。   神州七變七轉洞經。   紫度中方石精玉馬之母。   絳錄黃道玉目龍書眾文。   素奏中章五行祕符。   五帝玉玄上元五書。   右下真之道,總而行之,則為上清下元真人,給玉童玉女五百人,位為上清左右大夫之官。行則五色之節,從眾神玉女,前嘯九鳳,後吹八鸞,白虯啟道,太極驗軒,飛行倒景,遨遊紫房。   上清上真、中道真人、下元真人,所應施修道經,各有篇目,分別為部第,令相隨也。若總修一真之事者,當盡得一真之部書,兼而行之,則為上清真人。   若所得書不備具,或得上經,或得中篇,或得下文,雖專修行而闕其餘者,但可飛仙而已。遠詣太極,下游五嶽,自不得為上清三真也。子當勤心天地,啟告神玄,遠遊名山,祝愿千靈,尋求寶文,令道德備焉。既修行一部,上登上清,所給玉童、玉女,便有千數百矣。若偏得一書,而不都具,則玉童、玉女,故自依所受書限,而給衛之耳。   唯修《太上鬱儀奔日文》、《結璘奔月章》、《八素奔辰隱書》,便登上清為下元真人,以不盡修上真之事故也。過其餘者,皆應兼修,兼修道成,乃升上清。   若都總修三真之道經,聞見玉清之隱書,佩神虎之大符,便上為玉皇之君太上之真,給玉童、玉女三萬人,遨遊高上之闕,出入玉清之宮,於是天帝太微君,來受事於玉皇焉。   《玉清隱書》有四卷,乃高上玉皇昔受之於玉玄太皇道君禁書也。玉皇君所寶妙者也,以付太極四真人,使掌祕藏之,五千年內聽三授,授於上清之玉真人也。若一千年中過三人,亦聽之也。授限訖,不得複傳。世俗之中,千萬之人,時有一人當為天真所授,以得此書者,太上玄台已有玉名,當為上真故也。有書者在家給玉童三百人,玉女三百人,旦夕當致眾真仙神、名山之靈,詣其寢房,論道講德矣。此謂有書者在家處俗,未去學道時也。山尋真,研味靈文,則威制六天,役使山神,五嶽來朝,玉童玉女形見,侍真燒香。   《太上神虎符》,太上虛皇道君以授於太上也。太上道君以付三天真皇,使授諸真人及天帝眾官也。此符有真名於上清者,皆受佩之也。但有此符而無《玉清隱書》者,皆不得為上清之真,但太極之上真耳。   《太微天帝金虎符》,太上玉真保皇道君以授於太上太微天帝君也。天帝有三十六,其太微天帝最尊貴,諸天帝皆詣受事矣。受此符皆威制萬神,使役千靈,龍虎衛從,得乘三素之雲,上升太極上清,拜為左公。   《玉清隱書》玄遠絕邈,下真及飛仙之徒,便當息心於無窮之冀耳。《神虎符》、《金虎符》,飛仙輩勤求不已,或有得理矣。自無玄名靈籙,复求不與此文相遇者,比肩也、況玉清之道乎。   太上曰:昔謂太清不可登,而況於太極乎。乃謂上清不可聞,而況於玉清乎。明真中有高卑,玄中有階次也。過此以前,非所复議。   玉清宮之下真人,乃上清宮之上真人。太極宮之上真人,乃上清宮之下真人。太清宮之上真人,乃太極宮之下真人。從此以下,次得九宮之飛仙也。   《玉清隱書》當傳之時,太極四真人各奉執一卷,以上呈上皇、高上、玉皇、玉玄四道君,探按金格玉名,當為上真玉君者,然後乃出傳之耳。有此者立致眾真仙人,來詣其房寢,若修至道,太上不復試其情狀也。是宿有金格玉名,必當為上真故也。《玉清隱書》,道妙於《鬱儀文》矣。   有《太上鬱儀奔日文》、《結璘奔月章》、《八素奔辰經》,修行其法,太極真人不復下試。   有《大洞真經》者,修行其法,七祖、父母皆離脫鬼名,原貸三官考謫,度錄仙府,解釋艱羅,使詣朱火丹陵宮,受學仙道。仙道成,使翼佐五帝,為九宮之仙也。謂其人備《大洞真經》者也。此書依四極定法,偏為其七祖獲仙,不同於他經矣,甚不可不修行也。若既修之而被試,不過或偏行一道,或中路而息者,自救不暇,亦不能為其七世致仙也。夫鬼可以學仙,如人可以學道,七世立德,故慶流子孫,令致神仙也。一身修道,備明洞經者,則祚及七祖,故當反此胎形,以為仙官耳。中央黃老君以此洞經之妙,而為七世獲福,尤深祕之,與《鬱儀文》同笈。上清眾真亦貴此道,以其功加於七祖,德昇於上世故也。   後聖李君奉受《八素真經奔辰隱書》,施行其法,乃致太微天帝下迎,五星同輿,乘華三素,上登玉清,受書為上清金闕帝君。   登飛木星之道:歲星圓鏡木精,玄朗東陽之陔,星中有九門,門中出九鋒芒,鋒芒光垂九百萬丈,一門輒有一青帝,備門奉衛於中央青皇真君也。中央有始陽上真青皇道君,諱澄瀾,字清凝;夫人諱寶容,字飛雲,治在木星之內,鎮守九門,運青光流鋒,以照上下之真。欲飛登之法,常思見歲星,當'正心視星,以右手拊心而禮之,左手掩兩目,乃九閉氣,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液九過,使目閉於手下,心呼歲星中真皇之君、君夫人名諱字三過,畢曰:願得與始陽青皇真君、君夫人,共乘八景碧輿,上登太上宮。言畢,乃臨閉目於手下,向星微祝曰: 天地交和,精流東方。仰望九門,飛霞散鋒。 始陽碧台,中有青皇。青牙垂暉,映照九方。 鬱察夫人,字曰飛雲。齊服靈錦,龍帔虎裙。 腰帶鳳符,首巾華冠。出無入虛,遨游太元。 前策青帝,後從千神。來見迎接,得為飛真。 上登玉清,高上之房。         。   祝畢,去手,臨目對星,服星之光二十七吞,存視星九芒,使盡來入喉中也。都畢,又叩齒三通。   常行之十四年,木星中青皇大君,奏聞高上玉清宮,刻太微蘂簡,定名玉書,位為上清上飛真人。   木星有九門,門內有九青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承於中央青皇上真大君也。青皇者,東方之上真,始精之尊神也,出入玉清,與高上為友也。其門內青帝,或號青靈之公,或號青神,或號青精,或號青帝之君,並受事於中央青皇也。行八素之祕道,則致青皇來降。已行五靈之外法者,則致青神來授書。是故道有深淺,致有尊卑。   天無星之時,天陰之夕,可於寢室中向東存修而祝也。天道微妙,玄綱毫分,不必對星而行之也。有星時可出庭中,坐立適意。所謂上真之道,登東辰之法,不傳地仙輩也。   飛登火星之道:火星玄鏡丹精,映觀南軒,星有三門,門中出三鋒芒,光垂三百萬文,一門內輒有一赤帝,凡三赤帝,備門奉衛於南真上皇真君。星中央有丹火朱陽赤皇上道真君,諱維渟,字散融;夫人諱華瓶,字玄羅,治在火星內,鎮守三門,運赤光飛雲,以朗天下之真人也。欲飛登之法,思見熒惑星,正心視星,以左手拊心而禮之,右手掩口,乃三閉氣,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液九過,臨閉兩目,心呼熒惑真皇君、熒惑夫人諱字三過,畢曰: 願得與丹火赤皇君、君夫人,共乘八景丹輿,上登玉清宮。   畢,乃向星微祝曰: 玄象流映,丹光南冥,仰望三門,朱雲絳城。 中有丹皇,名曰維渟,夫人內照,是為華瓶。 齊服雲霜,鳳華龍鈴,腰帶虎書,首巾飛青。 出元入玄,翱翔五城,首導赤帝,後從六丁。 來見招延,得真之名,上登玄虛,金書玉清。   祝畢,去手勿複掩口,故臨目視星,服星之光二十七吞,存令星三芒盡來入喉中。都畢,又叩齒三通。   常行之十四年,熒惑星中赤皇上真道君,奏聞三元玄上宮,刻玄圃瓊簡,定名金書,位為上清上飛真人。   熒惑星有三門,門內有三赤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屬於中央赤皇君也。赤皇者,南方之上真,丹宮之貴神,出入玉清,與三元上皇為友也。其星中赤帝君者,或號赤靈之公,或號赤神,或號赤精,或號赤帝,並受事於中央赤皇上真大君。子行八素之隱書,則致赤皇來降。已行五靈之外法,則致赤神來授書。是以道有隱外,文有祕顯,爾乃招真有尊卑之差,求神有上下之序。   若無星之時,天陰之夕,可於寢室南向存之。有星可出中庭,坐立任意。此所謂奔南辰之法,不傳地仙,傳之犯洩漏之罪。   地仙自複有八素經,論服王氣吐納之道也。又有九素經,論召鬼使精行廚檢魂魄之事,正陸行名山長生不死而已。八素經後有天鈞上曲陽歌九章,九素經後有鳳吹龍嘯陰歌八章,此是地仙之祕書也。今所謂太上奔辰八素,行上清之道,非地仙之八素也。地仙之嘯歌,以待上清之行遊耳。   飛登金星之道:太白星圓鏡金精,煥耀西辰,太白星中有七門,門中有七鋒芒,鋒芒光垂七百萬丈,一門內各有一白帝,凡有七白帝,備門奉衛於西真上皇道君。星中央有大素少陽白皇上真道君,諱寥凌,字振尋;夫人諱飇英,字靈恩,治在金星之內,鎮守七門,運白光飛精,以映上元真人。欲飛登之法,思見太白星,當正心視星,以右手拊心而禮之,左手掩兩鼻孔,乃七閉氣,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液九過,臨閉兩目,心存太白真皇君、君夫人諱字三過。畢曰: 願得與大素少陽君、君夫人,共乘八景素輦,上登玉清宮。   畢,又向星微祝曰: 七氣艷飛,光照西方,仰望七門,靈闕激鋒。 素暉燭映,德標金宗,中有少陽,號曰白皇。 夫人靈恩,治在玉房,齊服皓錦,流鈴虎章。 首巾扶晨,腰佩金鐺,出空入虛,遊步玉剛。 前導白帝,後從六庚,來下見迎,北登墉宮。 名書上清,得為真公。         。   呪畢,去手勿複掩鼻,故臨兩目視星,服星之光芒二十七吞,存令七芒盡來入喉中。都畢,乃又叩齒三通。   常行之十四年,太白星中少陽白真上皇君,奏聞太帝玉皇宮,刻上清金閣,定名玉簡,位為上清左真公,以綜太極。   太白星有七門,門內有七白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屬於中央白皇道君也。白皇者,西方之上真,太素之尊皇,出入玄清,與皇初道君為友也。其門內白帝君,或號白靈之公,或號白神,或號白精,或號白帝之君,並受事於中央白皇上真大君也。行八素之祕妙,則致白皇來降。已行五靈之外道,則致白神來授書。尊卑玄盻,故道有淵階矣。   若無星之時,天陰之夕,可於寢室中西向存之。有星可出庭中,坐立任意。若靜齋道士,亦可通於室中存五星之真方面,而並修之也。皆上真之道,奔西辰之法,不傳地仙。   一夕服五星,令常周遍,春服星光以東方為始,夏服星光以南方為始,隨王月以王星為先,口訣也。麼星行不必在方面,亦一隨星所在,一向而修行口訣也。   行事時,不欲令人見其所為,當隱僻而為之也。此是太上之隱道,所謂隱書者也。隱而復隱,猶恐鬼神竊看其篇題,何可令世之臭取輕傳授者,聞此標蹟者乎。不可以盲瞽愚人,云無所知,而令見其首題,其人身中亦有七神,見之亦為洩漏,不可不深慎也。修隱書之道,而發洩隱書之名目者,既當受考三官,又適足以作禍也。每欲省按,皆先屏左右人,及雞犬之生物,燒香再拜,乃視之也。   飛登水星之道:辰星圓鏡水精,洞映北冥,辰星中有五門,門中出五鋒芒,鋒芒光垂五百萬丈,一門各有一黑帝,凡五黑帝,並備門奉衛於北真上皇。星中央有太玄陰元黑皇道君,諱啟喧,字精淳;夫人諱玄華,字龍娥,治在水星之內,鏡守五門之中,運玄光流明之氣,以朗耀北元之庭當為真人者。欲飛登之法,思見水星,正心視星,以兩手拊心。拊心畢。舉兩手以掩兩耳,乃五閉氣,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液九過,臨閉兩目,心呼辰星真皇君、君夫人名字三過。畢曰: 願得與君、君夫人,共乘八景蒼輿,上登上清上元宮。   畢,又向星微祝曰: 五氣玄飛,光流北方、仰望五門,蒼闕鬱繁。 激芒達觀,靈映景雲,中有黑皇,厥字精源。 龍娥紛藹,俱理玄關,齊服蒼帔,紫錦緋裙。 腰佩虎符,首巾蓮冠,出凌九虛,入響玉津。 前導黑帝,後從六壬,來下見迎,上登紫房。 名書太上,得為玉真。         。   祝畢,去手勿複掩耳,故臨目視星,服星之光芒二十七過,存令五芒盡來入喉中。都畢,又三叩齒。   常行之十四年,辰星中太玄上皇真君,奏聞高上宮,刻琳房玉札,定玉清紫文,位為上清真公。   辰星有五門,門內有五黑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屬於中央玄皇君也。玄皇者,北方之上真,太玄之尊君,出入上虛,與紫精道君為友也。其備門黑帝,或號為黑靈之公,或號黑神,或號黑精一或號黑帝君、並受事於中央太玄黑真上皇君。行八素之隱道,則致北皇來降。已行五靈之外法,則致黑帝君來授書。尊卑差序,故道有隱顯焉。   若天陰夕,及無星見之時,可於室中寢處常修之。此高上之祕道,奔登北辰之法也,非地仙陸行所得聞者也。   玉清、上清、太極、太清九宮,並各有官僚,公卿、大夫、侯伯,置署如一,更相管統,奉屬於上。宮闕次第,類相似,但道有尊貴,德業有升降。   飛登土星之道:鎮星圓鏡土精,鎮癮黃道,鎮星中有四門,門中有四鋒芒,鋒芒光垂四百萬丈,一門各有一黃帝,凡四黃帝,備門奉衛於鎮元黃真君也。星中央有中黃真皇道君,諱藏睦,字耽延;夫人諱空瑤,字非賢,治在鎮星之內,鎮鑑四門,運黃裳流氣,朗映中元,照盼學真者。欲飛登之法,思見鎮星,正心視星,以兩手拊心。村心畢,舉左手以掩洞房上,乃四閉氣,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液九過,臨閉兩目,心呼鎮星真君、君夫人諱字三過。畢曰: 願得與中央太皇道君、君夫人,共乘八景金輿,上登上清宮。 畢,又向星微祝曰: 四氣徘徊,合注中元,仰望九極,傍觀四門。 黃台紫房,乘鋒散芒,靈光鬱散,天華落瓫。 中有黃皇,厥字耽延,夫人潛德,是為非賢。 理和命氣,導玄灌元,齊服黃雲,龍錦虎裙。 腰佩金符,首巾紫冠,出凌玄空,展光金門。 前導黃帝,六己衛軒,來下見迎,上登天闕。 金書太上,瑯簡刻名,飛行太空,得為玉卿。   祝畢,去手勿複掩洞房上,故臨兩目,服星之光二十七遍,存令四芒盡來入喉中。都畢,又三叩齒。   常行之十四年,鎮星中黃上真皇君,奏聞太上宮,刻霄台碧簡,定九玄丹文,位為上清真公,下友四極上真人。   鎮星中有四門,門內有四黃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屬於中央黃真皇君也。中央黃真上皇者,中極之高尊,出入太微,與皇初道君為友也。其黃帝守門,或號曰黃靈之公,或號黃神,或號黃精,或號黃帝君,並受事於中黃上真之君也。行八素之祕道,則致黃真道君來迎。已行五靈之外法,則致黃帝來授書矣。   天陰無星之時,皆於寢室施行,同存五方也。真人云:在室內存星,亦不異於見星也。勿謂不見星,而當廢之也。此太上之隱道,登辰之祕法矣。   吞服星光芒時,當悉存星真上皇、皇夫人,乘光中來下,入口咽之,臨目仿髴如有其形也。此李君口訣。   恆修太上隱法,招存五星之上皇者,五年之中,仿髴形見。七年都見,與之周行。十四年,五皇一合來下,共乘玄華之輿,三素紫雲,前導五帝,後從萬真,五皇攜之共載,白日登辰,上朝玉清,授書為上清上真人。   太上隱書五皇上真五通之日,太上祕此日,不以告九宮中仙人、真人。唯有太玄玉書,金閣刻名者,當其遇逢,乃知其日耳。夫五通者,天精開暢,上真吉會,羣靈萬仙相慶之日也。   正月六日日中。   二月一日哺時。   三月七日夜半。   四月九日食時。   五月十五日夜半。   六月三日中時。   七月七日夜半。   八月四日中時。   九月二十日平旦。   十月一日平旦。   十一月六日夜半。   十二月十二日夜半。   此十二月,五星中上皇太真道君,俱登上清、玉清,見九玄太上道君。又千真、三十六天帝,下逮太清飛仙以上,並慶會太極上宮。又論世上求真之勤懈,紀書學真者之主名,當刻之金閣,定書蘂簡文,論求真者七祖之功過,罪謫之深淺,校罪多少使真有數品。若七世無罪,身又精勤,皆當書以蘂簡,刻以瓊文,位為上清左真公。若七世多罪,身雖精勤,故為下真耳。若先世積罪,己又多罪雖末精勤,乃成下仙也。罪之先著,非功所消,過之深重,非勤可除。夫五通者,消罪除過之吉會,子知其日,則有冀也。蓋五真上朝,是為五通,通達遠聽,毫末皆照也。子乃欲以其日,請乞七祖之罪咎,己身之宿過乎。吾當旨告三官,乞除刑謫,徑告天帝,削除罪錄,原其徒役,散其厄書,使汝七祖縱任,優游自樂,子既得真,上世獲福,當可乎。今使汝一身啟顙,而慶及於七考,乃要道也。若汝妄洩及此日為五通日者,方更增罪四等,雖謝過千萬,無益於為有也。真人閉口而自書,執之於空地,猶恐百蟲濫眄其文,犯洩露之禁,可不深慎,可不深慎。   李君曰:至其日,入靜室密處燒香,北向五再拜,心呼五星上真皇君、君夫人名字三過,畢,叩齒五通,畢,解巾長跪,謹啟五星、日月上皇高真道君、道君夫人,玉清太上上清上皇上帝、大道聖君幾前。因自陳七​​祖、父母以下,下及一身千罪萬過,上世以來,乞得解脫,三官告下天帝,使罪名離釋,削除黑簡。乞願得與五星之真,俱奔華晨,上登上清,交行玉門。當憶所犯之過根,具列罪狀之多少,任意自陳,辭誠若至,唯使殫盡。   此日謝過,徑聞太上,是太上之吉會,天仙之慶上皇日也。群真上帝,以此日並獻龍衣鳳帔、虎帶飛裳於上皇,是為寶重其日,解脫刑名也。不知此五通日者,不得從解罪之例也。夫學真者,當恆行之,又當隱忌其日,勿令有知者。   後聖李君曰:當以其日思存吉事,心願飛仙,勿有百憂,使精魂悲慘,立德惠施,賑救窮匱,行功布恩,勿行威罰,此太上之吉日也。太上以其日,遣玉童、玉女,密察學道者之,誠。子未言之意,意有善惡之心,皆已知,當刺聞於上皇。當其日也,清齋為善,要言矣。   後聖李君具受玄教,施行道成,時乘八景之輿,上登上清宮,受書為金闕帝君。臨去之日,及手書五星中皇上真道君、君夫人諱字,及太上五通吉日,以白玉為簡,丹玉書之一通,封以雲蘂之函,印以三光之章,以付西嶽華陰山素石笥之內,又刻題笥上其文曰:天地之寶珍,名山之絕藏。   又書一通,以青玉為簡,黃玉書之,封以鳳玉之函,印以朝真之章,以付東岳泰山青石笥之內,又刻題笥上,其文曰:十天之奧章,上靈之幽窟。   又書一通,以玄玉為簡,碧玉書之,封以瓊剛之函,印以太玄之章,以付南嶽衡山黃石笥之內,又刻題筍上,其文曰:八玄之高寶,上真之靈囿。   又書一通,以黃金為簡,青玉書之,封以朱琳之函,印以高皇之章,以付北岳恆山白石笥之內,又刻題笥上,其文曰:七靈之上道,太真之殊宮。   又書一通,以碧玉為簡,黃金書之,封以文瑯之函,印以中黃之章,以付中嶽嵩高山玄石笥之內,又刻題笥上,其文曰:九天之別藏,五嶽之府淵。   又書一通,各付五嶽,使五嶽君領守之焉。須壬辰吉會,聖君來下,當命召五嶽,出此笥書,以付上相四輔,使教上真之才也。   又書一通,以白素之紋,八色之彩,筆自而書之。差次祝說為致真之法,吐納進退求登五辰之道,分書五通,使解罪咎之日,題之曰:八素真經太上之隱書也。以付太虛真人南嶽赤君,使下授學道,宿有真金玉字,刻在金閣,當為真人者,不得越傳於地仙也。   有得太上八素隱書者,皆玄錄著於紫宮,玉名刊於上清,當受命為真人,故得之也。俗世之人,千萬之中誤有一人為天神所授,以得此經,或得而不行者,皆因緣傳驛為上真之使耳。子無疑焉,雖受而不行,故當為屍解之仙,但當不得作飛仙真人耳。屍解之後,自複漸令涉高妙之塗,悟其迷網之心也。但用年歲,是為小久而反真超跡矣。子其勗哉,子其隱哉。   太虛真人受教而下告曰:此太上之靈文,登晨之妙道也。七百年聽三傳。   上宰王君曰:百年之內,有二人可授,及得真靈之感應者,亦授之,要在七百年內,唯聽三傳而已。皆清齋七日,乃付此經,受者亦然。又當敵盟告誓,以啟其心。其受行五星致上真之道者,脆有經之師,白絹四十尺,銀環二雙。受修五通之事者,脆有經之師,青布三十二尺,為終身切血不洩之約,不漏之信。於是三官徑奏天帝,天帝上請玉女,給受書者;徑奏上清,上清上請玉童,給侍八素之靈文也。各三十二人,並司有書者之過,記有書者之功,勤纖芥毫釐,輒刺上宮。其非人而授,限過而出,露言隱書,宣洩吉日,不奉盟誓,不信祕言,皆犯《四極明科》洩閉之罪,三祖、父母,獲考三官,身為下鬼,撻蒙山之石,副諸五嶽,汲冥海之水,灌諸四瀆,身無仙冀,而七考地獄。子於傳授之際,修行之時,深當精慎,每為寶祕。   太上告李君,殷勤者恐其失道故也。又此經上有五皇上真道君、君夫人之諱字,及五通之日,不宜令含生者知之,增為祕隱之煩重也。   後聖李君曰:子處俗在家,未修至道者,恐世上百邪、千妖百魔犯子神炁者,但以夜半時,向五方先閉氣五過,各陰祝吾刻五嶽石笥上文三過,從西嶽白玉為簡,餘四岳又以書一通,始不得及白素之篇也,祝之三過。三過祝畢,叩齒三十六下,除百邪,拘三魂,制七魄也。此之祝說,非外舍之道經云雲,此語無章句也,百邪、三魂、七魄亦不畏此矣。   夫道之妙祕,真玄絕眾,外題猶能製百邪,檢魂魄,況其石笥中所寶上者乎。百鬼万精,千邪眾妖,皆行走名山,為諸靈驅使,皆見一五嶽李君石笥上刻題之文,但為不知笥內是何道之經文耳。道士宜恆祝此刻文,諸鬼輩謂人當修筍內之經,故致畏懼,而不敢近也。   太虛真人口訣   太虛真人曰:先師見教,以五通日,日出三四丈許,正立,以心對日,存三魂神與日光俱入心中,良久,閉氣三息,咽液三過,微祝曰: 太陽散輝,垂光紫青,來入我魂,照我五形, 卻鬼試心,使心平正,內徹九氣,外通胎命, 飛仙上清,玉籙已定。         。   祝畢,以手拭目二七,叩齒二七,都畢。此法使人三魂凝明,丹心方正,萬邪藏術,心試不行,真要道也,子當常行之。諸以五通日,向日趣令嚏,若不得嚏,以軟物向日引導鼻中,亦即嚏也,嚏即祝曰: 天光來進,六胎上通,三魂守神,七魄不亡。 承日嗚嚏,與日同光,飛仙上清,位為真公。   祝畢,拭目二十七。是內精上交日光,三魂發明於內,使人心開神解,百精流轉於內府也。若非五通日,可不須爾也。   又春乙卯日、夏丙午日、秋庚申日、冬壬子日,冥臥時,先搗硃砂、雄黃、雌黃三物,分等細搗之,以綿裹之,使如棗大。臨臥時,以塞兩耳中,此消三尸、煉七魄之道,祕法也。勿令有知者矣。明日日中時,以東流水洗浴,畢,更飾床席,易著衣服浣故者,更著履而洗澡之,卻又灑掃於所寢床下,通令所住一室盛潔也。更安枕,臥向上,閉氣握固,良久,而微祝曰: 天道有常,改易故新,上帝吉日,沐浴為真, 三氣消屍,朱黃安魂,寶煉七魄,與我相親。   祝畢。此道是消煉屍穢之上法,改易新形之要訣也。四時唯各取一日為之耳。受經布訣,每令精上玉童、玉女,皆察看取與處所,審心訣之根,盡與不盡也。子當識此處意旨矣,受訣者慎無私散以營飢寒。犯之者身沒三官,為下濁之鬼,三官又當以此之罪,加咎於三祖。此太上之盟誓,裂血之寶約矣。身入名山,當仙之日,皆當投之川林岫室之間,或賑散山棲之夫矣。若歿經太陰者,臨去若無靈告感應,使有所付,皆當抱以自隨。受書亦然,其時玄中亦必致夢想之驗,上真玉童照以形言之信,自當處分,審其所宜矣。 上清太上八素真經

當代道教傳奇人物 道教太一宗四十七代大宗師 黃史

當代道教傳奇人物 道教太一宗四十七代大宗師 黃史 中華偉大的道家老子的傳人----黃史宗師,一位奉天行道的道家典範,他稟承老子的智慧和傳統的道家思想,傳佈大道濟世利生的精神,寫下近代道教發展史的嶄新格局。 黃宗師字史,名金榜,一九七八年承老子太一宗脈,接任「道教太一宗嗣熊四十七代大宗師」,成立「中華道教嗣熊宗師府」掌教行化,台灣南北設立老子道場---玄都玉京山大羅天總府、玉京山大羅上仙府、雲台山大羅金仙府、紫霞山大羅真宰府、崆峒山大羅天仙府、崑崙山大羅昇仙府、太初道元院等,周興法教,廣敷宣化。又相繼成立「中華道教青年總會」、「中國道家協會」、「世界道教總會」等,其信徒十數萬人,遍布海內外。 道教是大中華民族固有的宗教,是兩岸同根同源的宗教,數千年的歷史文化,道教發揮巨大的傳承貢獻,黃宗師一向以道教致力於兩岸的和平發展,促進兩岸的和諧交流,他認為中華民族不容切割,血脈不容分歧,傳統不容背離,團結是每個人民共同的責任,唯有團結一致,才能營造全民之福,才能為萬代子孫開啟繁榮昌盛的美好時代。 黃宗師以宏揚道教固有文化,整合道教體系,規範正統科律典制,神職奏授儀規,沿襲傳統祈禳醮祭,護國安民,廣化道德思想,佈善行仁,淨化社會人心,促進國家安定祥和,世界和平為目的。 其推動台灣道教,拓展道務情形如下: 推動兩岸道教文化交流,促進兩岸人民之和諧,增進兩岸人民之情誼。 推廣佈道工作,以道德善化人心,由個人而家庭,由家庭而延及於社會,各個推己及人,互相轉遞,互相傳化,共同創造一個沒有犯罪的和諧社會。 輔導道教廟宇正統的科儀、經典、禮節、規戒等協助處理宗教相關事宜,予以扶持道務之推動與發展。 台灣政府內政部授權辦理神職人員資格審核及授證工作。 設立道教學術研究進修機構,研究及推廣道教學術,培育專業人才,普及道學教育。 舉辦與推行各項慈善濟助公益活動。 整合道教各宗脈,將具有正宗的教義、法門、脈流、派別、保存宗派泒流之歷史循源與傳承。 八、舉辦科醮法會,如金籙大齋、玉籙齋醮、黃籙齋儀、羅天大醮、清醮、水醮、火醮、平安醮、謝土醮及安龍伏虎等。為地方人民上禳天災,下解地禍,護安國家境域,保佑社稷百姓。 以神算易卜推斷流年行運之禍福,氣數之興衰, 為信徒消災解厄,趨吉避凶。 黃宗師具有根深的崇道思想,主張修德行仁,及溯本追源敬天法祖,這是人類的老祖宗用以啟發人們 黃史大宗師 於台灣六十年代至今 培養及提攜的許多現今道教中生代人物 偉大的黃宗師 我們緬懷黃史大宗師!

道教的淵源

道教的淵源 綜觀人類各民族文化與文明的起源,其初大半是從觀察自然,認識宇宙事物的表面現象;由於對庶物的信仰崇拜,而建立人文的哲學思想,更進而確定精神文明的基礎,諸如此類,幾已成為世界人類文化發展的共通原則。但在世界所有各種民族中,唯有中華民族的遠古文化,應當另作別論。我們從相傳的古籍,與現在新獲得的歷史資料,可知上古的中華民族,一開始即孕育出良好的原始科學、哲學與宗教合一的文明;時間經歷五千餘年,空間縱橫一萬公里,直至二十世紀,與現代所謂科學時代的宗教、哲學相接觸,吾人所能誇耀傳統,溫故而知新的,仍須仰仗上古以來列祖列宗所遺留的智慧結晶。無論現代有些中國人如何鄙棄自家故物,終有一日會翻然覺醒,開啟自己的寶藏,並擴而充之,與世界各國民族共同互助研究,進於天下太平的局面。 列舉世界科學發展的資料而言,諸如天文、數學、化學、物理等,無可否認的,應推中華民族發明得最早,歷史最悠久。從現代人的觀念而言,所可惜的是,我們往往剛有初步科學知識的發現,便立即與宗教、哲學互相混雜不分,故難與現代科學互爭長短。至少在過去的事實是如此,當然,對未來尚不敢置喙,但因此也可以了解此種文化風格,正是中華民族不同於其他民族的精神所在。 一、黃帝先後時期學術思想的初步規模由天文學說的建立,發展為人文學術的初步雛形: (一)從道教應用科學而言:以北斗七星來確定天體運行,與地球磁場的關係,併發明指南車。從日月行度、天文數字建立九章歷算的先期數學。 (二)從道教理論科學而言:(壹)以八卦、五行之說,歸納統攝萬象,作為天地宇宙、人事、物理抽象理論的法則。(貳)辨別日月行度,初步劃分星、辰為二十八宿,以定曆法,作為配合以農立國所需實用氣象學的張本。 (三)從效法天文、地理、物理的運動法則,創始生理、心理的無疾而先養生的道教學說,並為有病而求醫藥的醫理學之根據。更由此而建立醫藥方伎的一砭、二針、三灸、四湯藥;外加精神治療與心理治療的祝由、巫覡(現稱道教科儀)等方法。 (四)人文思想的發展,認識天地、神鬼、以及萬物,皆一體同根,即所謂“道”的本原。 天的觀念有二:(壹)物理的天體,認識蒼蒼者之為天。(貳)形而上理念境界的精神之天,是合物理之天,與精神境界之天而為一,乃後世道教天道觀念的依據。 神的觀念:從天之垂象所示,可與天地上下交通而謂之“神”,故“神”字從示從申。天有天的神,人有人的神,萬物有萬物的神,是為後世道教神道觀念的根本。 鬼的觀念:從而下墮即為鬼。鬼者歸也,故“鬼”字從田而下行,凡神散歸於地稱謂“鬼”,為後世道教鬼道觀念的濫觴。 人的觀念:人秉天命而生,人的生命即天命,與天地鬼神上下通者即為神。散歸於地,不能上下通者便為鬼。天地、神鬼皆以人為中心。 道的觀念:能生萬物而非萬物之所生,能使神而神、鬼而鬼的即是道,歸結來說:(一)形而上的全能本體謂之“道”。(二)形而下的事物法則亦謂之“道”。 上古文化思想,以“道”之一字,上下交通,聯繫形上、形下的全環。後世道家與道教即淵源“道”字的觀念而加以擴充,統攝天地、鬼神、物理、與人生的共通原則而立教。 故言道家或道教,都通稱之謂“黃老之術”。其實,所謂黃帝的學術,並無專書可考,只如司馬遷所說:“黃帝者,學者之共術也。”所謂“共術”,就是指中國文化的淵源,所以裁定從黃帝時期開始,所以稱黃帝時期的道教學術,即是代表記載著中國文化原始淵源總稱。 道教自黃帝學道於廣成子。據此簡要史實,大概就可了解中華民族在上古人們由道教的智慧中產生科學及文化與生活的淵源了。 (五)、三代(堯、舜、禹)時期天人合一思想的規模,讀《尚書》翻開《堯典》,除了認識道教所著稱之“先王”或“先聖”的政治哲學思想,皆秉作之君、作之師、作之親的精神之外,《堯典》所載帝堯為政的首先要務,就是“治歷以明時”。所謂“歷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乃是建立一個天人之間,互相關聯的天道觀念,確定天文與曆法的重要,以為順天應人的政治基礎。 《舜典》所載帝舜就職的第一要務,便是繼承帝堯未竟的事業,以積極發展天文的研究,所謂“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因此進而建立對天地,山川、神祇的尊敬,焚柴舉燎,封禪四岳,從此建立天人關係的道教信仰。同時在人文方面從道教知識中更產生,定器物,制律、度、量、衡,作刑法以輔助政治教化的不足。及至大禹時代,社會文明漸趨進步,人心思想也愈趨複雜。所以在舜、禹禪讓授受之際,即有如《大禹謨》所載:“天之歷數在汝躬,汝終陟元後。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可愛非君,可畏非民”等告誡的記述。 由此而知,三代文化自確定天、神、人三位一體的思想以後,後世儒家的天人合一學說,與道家人神同體的觀念,以及道教的敬天、事神等宗教儀式的建立,都是基於中國上古三代文明而出發,便形成為道教思想,如加以人格化,便成中國的人文哲學,而且因此亦可了解中國文化何以特別注重人生哲學的根本原因之所自來。 (六)、夏、商、周三代文化的演變,自大禹以後,所稱夏代的文明,由大禹治水,“敷土,隨山刊木,奠高山大川”開始,繼堯、舜時代以天文為為政治世的要務,漸已趨向發揮地理,物理的效用,而成為政治世的當務之急,對於山川形勢的重視,已經超過天文觀念的政治階段。同時氏族世系與宗法社會的傳統觀念,也從此奠定基礎。但畢竟還是樸實無華的古代文明狀態,所以史稱夏代的文化,為“尚忠”的階段。“尚忠”就是樸實質直,簡單誠篤的人文形態。但到商湯以後,雖仍承繼三代以來的天、地、人的文化傳統思想,卻變為特別注重天神、鬼神的信仰,類似後世所謂的“神道設教”思想,用以輔助政治的不足,故史家稱殷商的歷史精神,即為有名的“尚鬼”階段。後來春秋、戰國時期的墨家思想,大抵是以夏、商文化思想為其主要的淵源。漢代以後,道教宗教部分天、人、神、鬼思想的建立,也是遠承夏、商文化思想的源流。因在夏、商歷史文明的過程中,已從堯、舜以來樸實的天文知識,漸次演變為理論的天文思想,從此建立抽象的天文數學符號,所謂十天干:即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二地支:即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以及干支排比的甲子、乙丑……等六十甲子;更有五行、八卦,與干支配合,用來解釋人、事、物等各種理論的逆天預知,充滿神秘的道教意味,成為後來道家與道教所有學術思想的五術。周朝建國,對於上古以來的政治體制,禮樂教化等所有思想制度,一律加以整理與變革,文王、武王、周公父子兄弟三人,綜羅上古文化思想,歸納成為一貫,極力建立以人為本位,由人而上通天文、下及地理、旁通物理的人文文化體系;《周易》的文言、象辭、爻辭等,即為周代文化思想最高原理的總匯,所以孔子推論三代以來的文明,特別讚許周代文明,為“鬱郁乎文哉”後世儒家思想學說之所以如此演進,受其影響至深。雖然如此,但稱為文化思想的最高理則,仍然歸納謂之“道”,是以當時的“道”,並無門墻的紛爭,亦無派別的對立,周朝後據經典云:道教已有許多宗派,如周朝傳世奉老子為祖師宗派,太一宗經典中曾云:太一者大道之源,萬化之始。太上言:「天常清地常寧皆太一之道也。故事貴有始則有常,有常則無生滅,無生滅則天地不為之賊而稱太一也。」西王母亦曰:「太一者元祖也,養之不窮用之不竭,能生萬物乃炁之祖宗,造化之基地。」故天有太一萬物生焉,人有太一五行用焉。太上老君成道億劫,造化萬天,宰制太一,普殖生靈,劫劫相生,化化相承,在天為眾聖之尊,在世為萬教之主,無世不出,垂經立教接誘訓化,商陽甲十七年庚申,自太清境分神化炁,託孕於聖母玄妙玉女(即無上元君)處胎八十一載,商武丁九年庚辰二月十五日,聖母逍遙李樹下,剖母左腋而生,生而皓首,故號老子,指樹為姓,姓李,名耳,字伯陽,又號聃,楚苦縣厲鄉曲仁里人,文王時為守藏史,武王時遷為柱下史,以至道無為,廣行教化,照王時,老君欲開化西域,乃於昭王二十三年癸丑五月二十九日離周西行,時函谷關令尹喜善觀天象,見紫氣東來,知有聖人將至,齋戒以候。七月十二日果欲老君乘青牛而至,尹喜禮迎之乞為著書,老君乃授予道德經五千言,爾後西入流沙,度化胡風。道德經彌綸大道,賅括眾妙,為載道之經,萬古聖典。昭王二十五年乙卯,老君分身降於蜀州雲台山,演經說法,建立法度,創立太一宗,太一之道自此呈顯於世,為大道啟萬古之教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