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中元法會 與 佛教盂蘭盆法會 差異大不同

Related Articles

道教中元法會 與 佛教盂蘭盆法會 差異大不同

道教的中元法會 盛行七月的鬼節 所請的是太乙救苦天尊的尋聲救苦普渡法事,太乙救苦天尊,是道教中專責救度亡魂的地獄主宰,而道教超度科儀中以太乙救苦天尊為主神者,名目繁多。如 :《太乙救苦天尊說拔度血湖寶懺》、《靈寶煉度》、《太乙救苦天尊接引浮生法事》、《九幽燈儀》等等。南方則流行諸多道教懺法,各道門的宗派有不同,如:《三元滅罪水懺》意義在三官大帝中的地官大帝生日,請得地官赦罪赦免先人罪孽;《三元賜福寶懺》是為先人求取冥福 道教中元普渡 講的是 廣度死者入道,安生定冥。

如道教的《太乙救苦天尊接引浮生法事》為例:由道教的道長扮演太乙救苦天尊,端坐高臺正中。諸道士扮演眾仙弟子,立於兩側主法。請太乙救苦天尊下凡(道長飾),廣義為天尊滅地獄之火,以主法破地獄之門,引鬼魂出離地獄,後開始為眾仙、地獄鬼眾與悠遊人世之亡靈講經說法,天尊說法畢,意是拯救四方鬼魂與信徒之祖先。此時天尊作法,並用柳枝或桃枝等,蘸金瓶中的甘露法水灑下(也有改為丟擲糖、餅,供信徒拾取),代表著施食餓鬼眾並超度其出離地獄前往東方長樂世界。

佛教的盂蘭盆法會是根據《盂蘭盆經》,學習中元節定在於每年農曆七月十五日舉行,以佛法供養三寶的功德,迴向現生父母身體健康。

部派佛教時期,印度就常興辦盂蘭盆會而在中國時以,《佛說盂蘭盆經》在西晉時由竺法護譯出,因強調藉由供養十方自恣僧,以報答雙親養育之恩,乃至度脫七世父母的思想與中元節慶融合推廣盂蘭  學習與中國崇尚孝道的倫理傳統相符,因此中國歷代帝王的提倡而盛行不衰。南北朝梁武帝時代,始興盂蘭盆法會,以報答父母祖先恩德。唐朝時期,法會活動呈現興盛,官民共樂由此可見 佛教所強調的並不是普施五方孤魂眾 最早的原意與現今差異還是滿大的 。

道教地獄主岝 太乙救苦天尊 坐騎 九頭獅王 在道教經典記載中 自朝代來說 在中國古代道教在六朝之前就出現神祇紀載 而佛教的地藏王是六朝之後佛教的經典才記載的 也是騎獅王

More on this topic

Comments

熱門紀事

道教中元法會 與 佛教盂蘭盆法會 差異大不同

道教中元法會 與 佛教盂蘭盆法會 差異大不同 道教的中元法會 盛行七月的鬼節 所請的是太乙救苦天尊的尋聲救苦普渡法事,太乙救苦天尊,是道教中專責救度亡魂的地獄主宰,而道教超度科儀中以太乙救苦天尊為主神者,名目繁多。如 :《太乙救苦天尊說拔度血湖寶懺》、《靈寶煉度》、《太乙救苦天尊接引浮生法事》、《九幽燈儀》等等。南方則流行諸多道教懺法,各道門的宗派有不同,如:《三元滅罪水懺》意義在三官大帝中的地官大帝生日,請得地官赦罪赦免先人罪孽;《三元賜福寶懺》是為先人求取冥福 道教中元普渡 講的是 廣度死者入道,安生定冥。 如道教的《太乙救苦天尊接引浮生法事》為例:由道教的道長扮演太乙救苦天尊,端坐高臺正中。諸道士扮演眾仙弟子,立於兩側主法。請太乙救苦天尊下凡(道長飾),廣義為天尊滅地獄之火,以主法破地獄之門,引鬼魂出離地獄,後開始為眾仙、地獄鬼眾與悠遊人世之亡靈講經說法,天尊說法畢,意是拯救四方鬼魂與信徒之祖先。此時天尊作法,並用柳枝或桃枝等,蘸金瓶中的甘露法水灑下(也有改為丟擲糖、餅,供信徒拾取),代表著施食餓鬼眾並超度其出離地獄前往東方長樂世界。 佛教的盂蘭盆法會是根據《盂蘭盆經》,學習中元節定在於每年農曆七月十五日舉行,以佛法供養三寶的功德,迴向現生父母身體健康。 部派佛教時期,印度就常興辦盂蘭盆會而在中國時以,《佛說盂蘭盆經》在西晉時由竺法護譯出,因強調藉由供養十方自恣僧,以報答雙親養育之恩,乃至度脫七世父母的思想與中元節慶融合推廣盂蘭  學習與中國崇尚孝道的倫理傳統相符,因此中國歷代帝王的提倡而盛行不衰。南北朝梁武帝時代,始興盂蘭盆法會,以報答父母祖先恩德。唐朝時期,法會活動呈現興盛,官民共樂由此可見 佛教所強調的並不是普施五方孤魂眾 最早的原意與現今差異還是滿大的 。 道教地獄主岝 太乙救苦天尊 坐騎 九頭獅王 在道教經典記載中 自朝代來說 在中國古代道教在六朝之前就出現神祇紀載 而佛教的地藏王是六朝之後佛教的經典才記載的 也是騎獅王

太上老君曰養生經

記載中太上老君隱居宋國沛地,自耕而食,自織而衣。豈知其名,無足自行,慕其名者接踵而至,求問修道之方,學術之旨,處世之要,於是其弟子遍天下。 有個弟子名庚桑楚,深得老子之道,住在北部畏壘山上。住三年,畏壘之地民風大變:男耕而有粟可食,女織而有衣可穿,各盡其能,童叟無欺,百姓和睦,世間太平。眾人欲推庚桑楚為君主。庚桑楚聞之,心中不悅,意欲遷居。弟子不解,庚桑楚道:“巨獸張口可以吞車,其勢可謂強矣,然獨步山林之外,則難免網羅之禍;巨魚,張口可以吞舟,其力可謂大矣,然躍於海灘之上,則眾蟻可以食之。故鳥不厭天高,獸不厭林密,魚不厭海深,兔不厭洞多。天高,鳥可以飛矣;林密,獸可以隱矣;海深,魚可以藏矣;洞多,兔可以逃矣。皆為保其身而全其生也。保身全生之人,宜斂形而藏影也,故不厭卑賤平庸、” 庚桑楚弟子中有一人,名南榮,年過三十,今日聞庚桑楚養生高論,欲求養生之道。庚桑楚道:“古人曰:土蜂不能孵青蟲,越雞不能孵鴻鵠,各有所能,各有所不能也。桑楚之才有限,不足以化汝,汝何不南去宋國沛地求教老子先生?”南榮聞言,辭別庚桑楚,頂風冒雪,行七日七夜而至老聃居舍。 南榮拜見老子,道:“弟子南榮,資質愚鈍難化,特行七日七夜,來此求教聖人。”太上老君道:“汝求何道?”“養生之道。”老聃曰:“養生之道,在神靜心清。靜神心清者,洗內心之污垢也。心中之垢,一為物慾,一為知求。去欲去求,則心中坦然;心中坦然,則動靜自然。動靜自然,則心中無所牽掛,於是乎當臥則臥,當起則起,當行則行,當止則止,外物不能擾其心。故學道之路,內外兩除也;得道之人,內外兩忘也。內者,心也;外者,物也。內外兩除者,內去欲求,外除物誘也;內外兩忘者,內忘欲求,外忘物誘也。由除至忘,則內外一體,皆歸於自然,於是達於大道矣!如今,汝心中念念不忘學道,亦是欲求也。除去求道之欲,則心中自靜;心中清靜,則大道可修矣?蹦先?聞言,苦心求道之意頓消。如釋重負,身心已變得清涼爽快 舒展曠達、平靜淡泊。於是拜謝老聃道:“先生一席話,勝我十年修。如今榮不請教大道,但願受養生之經。” 太上老君道:“養生之經,要在自然。動不知所向,止不知所為,隨物捲曲,隨波而流,動而與陽同德,靜而與陰同波。其動若水,其靜若鏡,其應若響,此乃養生之經也。”南榮問道。“此乃完美之境界乎?”老聃道:“非也。此乃清融己心,入於自然之始也。倘入完美境界,則與禽獸共居於地而不以為卑,與神仙共樂於天而不以為貴;行不標新立異,止不思慮計謀,動不勞心傷神;來而不知所求,往而不知所欲。”南榮問道:“如此即至境乎?”老聃道。“未也。身立於天地之間,如同枯枝槁木;心居於形體之內,如同焦葉死灰。如此,則赤日炎炎而不覺熱,冰雪皚皚而不知寒,劍戟不能傷,虎豹不能害。於是乎禍亦不至,福亦不來。禍福皆無,苦樂皆忘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