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思想與戒規

Related Articles

道教從產生至今,已經走過近兩千多年的歷程。如果從其前身老君(政治家稱老子)的出現算起,則已有兩千五百多年的漫長歷史 如果再追其源 從黃帝求道於廣成子起算五千多年歷史。

如同世界各大宗教一樣,道教的教義中既有對終極本體,即太上大道或它的化身的信仰,有追求自我與自然之道合一(天人合一)的終極目的,也有規範個人言行的價值和倫理標準。這一倫理標準即被稱作“善道”的清規戒律。

道教早期原無正式戒規,但有“以善道教化”民眾的主張,要求信徒奉守道誡,不貪財色,誠信不欺詐。西元四世紀以後,天師道等道教派別吸取儒家禮教和佛教戒律,制定了三戒、五戒、八戒、九戒、十戒、二十七戒、一百八十戒、三百觀身大戒,以及明真科、千真科等戒律和科條。

道教各宗派戒規形成.這些戒規科條,都是約束道士和信徒言行,勸善止惡的道德規範。其中的一些戒律,則體現了人類社會最基本的倫理價值觀念。

以道教經典紀載如:太一宗祖師太上老君所寫《太上老君戒經》規定道教清信弟子所受五戒為:第一戒殺、第二戒盜、第三戒淫、第四戒妄語、第五戒酒。

《洞玄靈寶六齋十直經》規定道教根本戒律為五戒十善。五戒,一不得殺生、二不得嗜酒、三不得口是心非、四不得偷盜、五不得淫色。十善,一孝順父母、二忠事君師、三慈心萬物、四忍性容非,五諫諍蠲惡、六損己救窮、七放生養物種諸果林、八道舍井邊種樹立橋、九為人興利除害、十讀三寶經律,恒奉香花供養奉之具。

陸修靜天師《受持八戒文》規定道士受持的八條戒律:一者不得殺生以自活;二者不得淫欲以為悅;三者不得盜他物以自供給;四者不得妄語以為能;五者不得醉酒以恣意;六者不得雜臥高廣大床;七者不得普習香油以為華飾;八者不得耽著歌舞以作娼妓。

《北帝伏魔神咒妙經》卷六載世人所受九條戒規:一者敬讓,孝養父母;二者克勤,忠於君王;三者不殺,慈救眾生;四者不淫,正身處物;五者不盜,推義損己;六者不嗔,凶怒淩人;七者不詐,諂賊害善;八者不驕,傲忽至真;九者不二,奉戒專一。

清朝王常月真人《初真戒律》載道姑信女所應修持初步戒規:一孝敬柔和,慎言不妒;二貞潔持身,離諸穢行;三惜諸物命,慈湣不殺;四禮誦勤慎,斷絕葷酒;五衣具質素,不事華飾;六調適性情,不生煩惱;七不得數赴齋會;八不得虐使奴僕;九不得竊取人物。

《全真出家傳度儀》載虛皇天尊所說初真十戒:一不得不忠不孝不仁不信,當盡節君親推誠萬物;二不得陰賊潛謀害物利己,當行陰德廣濟群生;三不得殺害眾生以充滋味,當行慈惠以及昆蟲;四不得淫邪敗真穢慢靈,當守真操使無缺犯;五不得敗人成功離人骨肉,當以道助物令九族雍和;六不得讒毀賢良露才揚己,當稱人之美善,不自伐其功能;七不得飲酒食肉犯律違禁,當調和氣性專務清虛;八不得貪求無厭積財不散,當行節儉惠恤貧窮;九不得交遊非賢居處雜穢,當募勝己棲集清虛;十不得輕忽言笑舉動非真,當持重寡辭,以道德為務。

《洞玄靈寶仙公請問經》載太上道君所說十戒:一不得嫉妒勝己,抑絕賢明;二不得飲酒放蕩,穢亂三官;三不得淫犯他妻,好貪細滑;四不得棄薄老病窮賤之人;五不得誹謗善人,毀敗同學;六不得貪積珍寶,勿肯施散;七不得殺生祭祀六天鬼神;八不得議論經典以為虛誕;九不得背師恩愛欺詐新學;十平等一心仁孝一切。

《玉清經本起品》載中品之人所受十戒:第一不得違戾父母師長,反逆不孝;第二不得殺生屠害,割截物命;第三不得叛逆君王,謀害家國;第四不得淫亂骨肉,及其他婦女;第五不得譭謗道法,輕泄經文;第七不得欺淩孤貧,奪人財物;第八不得裸露三光,厭棄老貧;第九不得耽酒任性,兩舌惡口,第十不得凶豪自任,自作威利。

太一宗重要經典所傳《老子化胡經》載化胡十二戒:一不飲酒醉亂、二不殺生食肉、三勿罵詈咒人、四勿欺詐他人、勿偷盜貪利、六勿淫佚好色、七勿慳吝不施、八勿剛強不自屈、九勿遠視極聽、十勿多言煩語、十一勿恚怒心怨恨、十二勿淫祀邪鬼。

道教的戒律還有很多。僅從以上列舉的戒律已可看出,在道教戒律中反復強調的那些戒條,正是自有文明以來人類社會最基本的道德倫理規範。這些規範可分別為:

A、對自身的約束,如節儉、忍讓、誠信、寬容、不淫亂、不飲酒、不交遊惡人等;

B、對他人的道義責任,如不妄語、不爭吵、不恚怒、不偷盜、不欺詐、不殺害,不厭棄孤老貧賤,施散財物救助他人等;

C、對家庭、國家和宗教的責任,如孝順父母、忠於君王、尊敬師長同學、禮誦經文、不違逆王法、不祭祀邪神等;

D、對自然的責任,如不殺生血食、種植果木,慈養萬物,惠及昆蟲等。

E、對自己宗派盡責 尊師重道 以道修為提升 以及對於自身的嚴謹與規章。

道教的這些戒律,如果稍加改動,如將不飲酒改為不吸食毒品,忠於君王改為忠於公職等,就可以成為適用于現代社會的“普遍倫理”規範。

二十世紀末,隨著經濟全球化形勢的發展,出現了建立全球倫理的倡議。在聯合國的組織下,各國學者及宗教人士積極參與對話。進入二十一世紀後,吸取世界上各種宗教文化共同的價值觀和倫理道德,建立“普遍倫理法則”的趨勢將繼續發展。道教應該更積極地參與這種對話,並貢獻自己獨特的智慧。

現代人類社會仍處於雙重的道德困境中。一方面不合理的社會制度還在造成人類所有成員不可剝奪的天賦權力不能普遍實現;另一方面單純強調人的天賦權力,而忽視其天賦責任的傾向,導致濫用個人自由而損害自我身心與社會和諧。因此在繼續促進普遍實現“人的權力”的同時,也使每一享受權力的人類成員自覺承擔“人的責任”,即承認和遵守普遍的道德規範,乃是現代文明社會發展的方向。

在要求人們承擔道德責任時,一方面當然要制定有關的道德規範和律條,但更重要的是怎樣才能使人們自覺遵守這些律條。根據道教的教義,道德戒律的實現基於兩個前提,一是對神靈的敬畏和服從,二是對自然之道的理解和覺悟。前者稱為信仰,後者稱為智慧。就智慧而言,道家的思想不僅對中國傳統社會發生過深刻的影響,而且在經濟發達、政治民主、科技昌明、文化多元化的現代社會中,仍有其永恆的意義。

道教的思想的永恆意義,首先在於它對人類文明社會的負面影響有清醒的認識和批評。人類文明的發展,是一種“創造性破壞”的過程,往往要付出許多意想不到的代價,出現所謂“文明異化”的弊端。文明異化的弊端之一,是對人與自然和諧有序關係的破壞。人類為了自身的物質利益無止境地索取自然資源,污染破壞自然環境。

人類憑藉其科學知識和技術力量,部分超越了自然對人的束縛以後,不再能正確地認識人與自然不可分離,和諧共生的統一關係,誤以為自己是天地萬物的主人,可以戰勝和支配自然,將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看作可以無限榨取和勒索的物件。驕傲自負的“文明人”,生活在人為的機械化、標準化的狹小空間,而不知天地間有大美,山水中有真樂。這些正是人類不能正確認識人與自然關係的惡果,已經並將繼續受到自然的懲罰。資源危機、空氣污染、環境惡化,已經成為現代文明社會難以解決的問題,危及人類的生存。

這些問題的解決,僅用科技手段治理環境是不夠的,還必須從根本上改變人類的思想,拋棄天人相勝,技術萬能的錯誤觀念,重新認識道家“天人合一”,人與自然和諧相處思想的價值。

只有從思想觀念上覺悟,人類對其生存的環境有不可推卸保護責任,尊重自然,愛惜生命,才能為我們自己和子孫後代留下美好的生存空間。

自然環境的破壞只是文明社會弊端的一個方面,另一方面人文環境的破壞則更為驚人。

老君和莊子都曾以其過人的智慧,清醒地看到文明發展造成的負面影響——“人為物役”。人類被自己創造的知識、財富和權勢所迷惑和役使,貪圖名利和物質享受的欲望無限膨脹,以至於喪失了內心的和平與純樸本性,為了謀取金錢、名譽、權力和感官享受,而不擇手段地爭奪傾軋,陷入無休止的爭吵和混亂。這都是文明異化,單純強調個人權力和濫用自由的惡果。其受害者生命不得保障,精神難得安寧。這種失去自由和快樂的社會和人生是多麼可悲可笑,道家的自然主義哲學,對人類文明的這些異化現象作了無情的批判。

要求人們順任自然,除情去欲,消除自我成見,追求高尚超越的人生境界。不以物喜,不為己悲,做一個自由快樂的真人。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他具有高尚的心靈,獨立的人格,善良的道德品質,通達事理的智慧。人應該做自我的主人,他人的朋友,而不應成為權力、資本和商品的奴隸,不應成為囿于偏見小智的知性奴隸和物質消費的感性奴隸。道家哲學教導人們忘懷世俗的功名利祿、利害得失,超越種種庸俗無聊的現實計較,更多地陶冶、培育和豐富人的精神世界和心靈境界。

“心明於物外”,使自我與活潑流動、生機盎然的大自然融合為一,從中獲得生活的力量和生命的意趣。在充滿競爭傾軋、物欲橫流的現代“文明”社會中,也許有人會以為這些老生常談未免迂腐。然而道家哲學畢竟沒有過時,越是在競爭激烈的社會中,個人的心靈越是容易受到傷害,因求取不得而失去平靜,甚至迷失本性,偏激發狂。道家的思想教義對此弊病,不失為一劑良方。

道教的思維方法在現實中也有其意義。道教思維方式的獨特性,首先在於其反思和通觀事物的特點。不僅看到事情的正面,而且看到其負面和反面。人見其有利,我見其亦有弊;人知其有用之用,有為之為,我獨見其無用之用,無為之為,此之謂反觀。能從正反兩方面看問題,才不至於只見有利而盲動。莊子齊萬物,同生死、泯除是非的通觀方法,不是站在自我的立場,而是站在“道”的高度看問題,不僅看到人與我的不同,而且看到一切事情在本質上的相通和聯繫。這有助於不固執己見而與人溝通,從而通達事理,寬容與己不同甚至相反意見的存在。寬容精神是現代民主社會的基礎,是多元文化同時並存的前提。而寬容精神來自通觀物我的思維方法。現代民主社會的建立,正是基於思想、信仰的自由和多元化,承認各種思想學說和宗教信仰都有其存在的權力和價值。

在傳統的專制社會中,統治者往往將自以為是的獨斷式思想強加於人,以為真理只有一種,強行以統治者認可的某種思想去“教化”人民。其實世界上任何政治學說或倫理思想,或某種教義,即使其中包含有合理因素,但都不可能壟斷真理,更不可能被所有的人接受。合理的思想一旦與政治強權結合,變成獨尊的官學,強制人民接受,那麼這種思想就會變善為惡,成為“以理殺人”的工具。當今世界上還有許多自以為是的當權者和意識形態專家,被自我的偏見和獨斷式思維方式所束縛,自以為壟斷了真理和正義的發明權,固執偏見誑惑人心,以至於人們無法相互理解,陷於無聊地爭辯吵鬧,甚至以暴力鎮壓異己思想,挑起戰爭。某些“政治精英”則偏執理想主義的政治和倫理觀念,甚至是空想的烏托邦。

必須在現實社會中建立某種理想國的想法,導致他們在實踐中用強權推行其一元化的政治理念,以“正義”或“善道”的名義壓制他人的不同意見。

因此在現代多元民主社會的普遍倫理中,固然要強調“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傳統道德觀,但同時也要警惕“己之所欲,必施於人”,強制他人接受某種“善道”和烏托邦理想的傾向。只有承認道德倫理多元化的前提,溝通交流而不是強行統一人們的思想,才能維護社會的民主自由。

但是在現實社會中,有些知識精英確實有要求實現某種政治或道德的理想,傾向于改造或超越“非理想”的現實社會。這種傾向一方面有利於推動社會的發展,另一方面又有威脅多元民主政治制度的危險。化解這種危險傾向的方法,可以用宗教的超越精神來滿足人們對烏托邦的想往。如果某種道德和政治理想僅僅是某些人們的精神信仰,而不必在現實中普遍實施,就可以避免假借善道正義剝奪他人自由的危險。因此宗教與政治信仰的自由或不信仰的自由,是維護現代民主制度的基礎。宗教既能滿足人們精神超越的理想,又能化解執著烏托邦理想而威脅民主自由的危險,這是它在現代社會中的重要社會功能之一。

在道教義理哲學中,都有主張“有無雙遣”,既不執著世俗現實,又不執著超越理想的思想。這種思想一方面要求信仰者在精神上超越現實,解脫世俗名利欲望對自我身心的束縛;另一方面又不可執著於虛無的理想和信仰,脫離現實生活,強求超凡入聖。不可以善度人,亦不可以己善責人。

道教的思想在古代可以對治儒家理想主義政治倫理的偏執,在現代多元民主社會中也可以發揮其社會功能。

More on this topic

前一篇文章道教是華人的根
下一篇文章道風清 道仕途

Comments

熱門紀事

太上隱書八素真經

經名:上清太上八素真經。撰人不詳,約出朴東晉南朝。系早期上清派重要經典之一。一卷。 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玄部玉訣類。 上清太上八素真經   《太上隱書八素真經》者,乃玄清玉皇之道也。上皇天帝以此書授太微天帝君、三元紫精道君、真陽元老君。此君受書,施行道成後,以付太上道君。太上道君以傳金闕後聖李君,李君以付太虛真人、南嶽赤君,使下授學道,宿有金名玉字,高閣刻名,當為真人者。太上之隱文,不傳於地仙,地仙亦自不得獲之矣。   太上曰:夫五星者,是日月之靈根,天胎之五藏也。是以天精結纏,以成五星,天地賴以綜氣,日月擊之而明。若夫天氣不育,則三合虧盈,地氣不育,則萬物枯滯,虧盈則天震地動。若夫列宿不守,則日月薄蝕,五星亂度,則二象失光。天地泰則五星映清,天精合則五星光明。星之靈道,太山上應,德神玉清,上照太虛,下朗萬兆。兆有得失,則五度錯逆,兆有和吉,則流行順道,映洞禍福,毫縷畢彰,玄照纖末,幽存功過者也。   五帝上言於星中真皇,真皇上奏於太上玉君,是以辰光轉燭以示萬生,傍行越位以告災祥也。地建五嶽之山,以像五行之星;人立五臟之神,以擬五行之用。三氣回合,是以天地列備矣。星之為精,上通眾精,下共光津,吐納則三華漱澤萬靈,傍達三六,中含養生,其事洞而微極,其器浩而長攬也。仙人唯知飛丹召霜,煎煉雲朱水玉,解金九爐炎霄,勤苦極於營贍,司候足於劬勞,就有成者,不過升身上天,超躍玄洲耳。此故仙人而已,遠可遊於九宮之間矣,則未有得真人之門戶也。   吾今有一道,乃為上真之法,不但中真而已。子乃欲招致五星,與同輦駕三素以上騰,坐八景以遊盼,登太帝之西墉,縱形太空,白日登晨乎。吾昔受之於玉皇,行之迄今,四十六萬年而不休者,翫此道之奇妙,樂五星之接遇也。既得分形億兆,生雲育澤,上游玉清,下看太極矣,遂為太上之真人者,致五星之精也。   隱祕妙術,藏之雲閣,蘊抱靈訣,與之俱遊者矣。子當下封萬生,為十天之帝,玄名碧書,早刻瓊閣,宜令初學真人,受此祕章,令子傳付施行,必當得人。此書是上真之訣,不得傳地仙之夫也。出傳之始,皆當須玄應感悟,靈告其人,乃當清齋委約,誓盟三天,七百年中得三傳,限盡藏之五嶽,不復得出也。洩漏天文隱書,已告天帝,誅其三祖,又下三官,絕其身命,生被水火,死為下鬼矣。   諸學真之人而受此書,皆有太帝目名西華宮,有瑯簡蘂書於紫宮,當為真人者,乃得此文也。乃是子未生之前五千歲,已有玄名定錄,當遇此經也。子勿以始受此書,而謂非宿命之分矣。玉皇下盼游生,見有得此書者,即告太上,使遣飛靈玉童三十六人,侍此書之所在處也。又告太極遣南陵玉女三十二人,衛此五星真君、君夫人之名字也。又並使玉童、玉女,衛護有書之身。有書皆盛以別笈,開發省按,皆向書再拜,燒香左右。玉童、玉女司視功過,察人誠向,有違有善,徑聞太上,不可不慎。   修行此道,五年之中,玉童、玉女見形,為子使役。行之十四年,道成,得與五星同輿,上詣玉清宮。   夫上真之道有七,太上之道有三,中真之道有六,下真之道有八。   上真之道有七,列篇目於左:   第一曰太上鬱儀奔日文。   第二曰太上結璘奔月章。   第三曰太上八素奔辰隱書。   第四曰太微帝君飛天綱上經。   第五曰高上大洞真經三十九章。   第六曰金闕靈書紫文上經。   第七曰黃老八道九真中經。   右上真之道,總而行之,為上清真人,給玉童、玉女各三千人,位為諸天帝之位。行則三色之節,從羣神萬真,前導鳳歌,後從玄鈞,白虎啟路,飛龍翼轅。   太上之道有三,列篇目於左:   玉清隱書。   神虎大符。   金虎真符。   右太上之道,總而行之,為太上之道,給玉童、玉女各二千人,位為上真玉皇之君。行則五色神節,從千真羣仙,前導天鈞,後從鸞歌,三真侍轅,騰翥九天。   中真之道有六,列篇目於左:   太丹隱書朝真上經玉帝神符。   三天正法鳳真之文九真昇玄文。   三元布經四真之章太上金策。   方諸洞房玉字上經六甲靈飛。   靈寶祕文三皇內文天文大字。   青要紫書曲素訣辭三五順行。   右中真之道,總而行之,則為上清中道真人,給玉童、玉女各一千人,位為上清左右卿相之師。行則紫毛之節,從萬神千真,前吹鳳嗚,後奏天鈞,玄龍啟道,五帝驗軒,飛行太空,遨戲丹霄。   下真之道有八,列篇目於左:   上清九化十變三九素語。   丹景道精隱地八術。   天關三圖玄皇玉書。   神州七變七轉洞經。   紫度中方石精玉馬之母。   絳錄黃道玉目龍書眾文。   素奏中章五行祕符。   五帝玉玄上元五書。   右下真之道,總而行之,則為上清下元真人,給玉童玉女五百人,位為上清左右大夫之官。行則五色之節,從眾神玉女,前嘯九鳳,後吹八鸞,白虯啟道,太極驗軒,飛行倒景,遨遊紫房。   上清上真、中道真人、下元真人,所應施修道經,各有篇目,分別為部第,令相隨也。若總修一真之事者,當盡得一真之部書,兼而行之,則為上清真人。   若所得書不備具,或得上經,或得中篇,或得下文,雖專修行而闕其餘者,但可飛仙而已。遠詣太極,下游五嶽,自不得為上清三真也。子當勤心天地,啟告神玄,遠遊名山,祝愿千靈,尋求寶文,令道德備焉。既修行一部,上登上清,所給玉童、玉女,便有千數百矣。若偏得一書,而不都具,則玉童、玉女,故自依所受書限,而給衛之耳。   唯修《太上鬱儀奔日文》、《結璘奔月章》、《八素奔辰隱書》,便登上清為下元真人,以不盡修上真之事故也。過其餘者,皆應兼修,兼修道成,乃升上清。   若都總修三真之道經,聞見玉清之隱書,佩神虎之大符,便上為玉皇之君太上之真,給玉童、玉女三萬人,遨遊高上之闕,出入玉清之宮,於是天帝太微君,來受事於玉皇焉。   《玉清隱書》有四卷,乃高上玉皇昔受之於玉玄太皇道君禁書也。玉皇君所寶妙者也,以付太極四真人,使掌祕藏之,五千年內聽三授,授於上清之玉真人也。若一千年中過三人,亦聽之也。授限訖,不得複傳。世俗之中,千萬之人,時有一人當為天真所授,以得此書者,太上玄台已有玉名,當為上真故也。有書者在家給玉童三百人,玉女三百人,旦夕當致眾真仙神、名山之靈,詣其寢房,論道講德矣。此謂有書者在家處俗,未去學道時也。山尋真,研味靈文,則威制六天,役使山神,五嶽來朝,玉童玉女形見,侍真燒香。   《太上神虎符》,太上虛皇道君以授於太上也。太上道君以付三天真皇,使授諸真人及天帝眾官也。此符有真名於上清者,皆受佩之也。但有此符而無《玉清隱書》者,皆不得為上清之真,但太極之上真耳。   《太微天帝金虎符》,太上玉真保皇道君以授於太上太微天帝君也。天帝有三十六,其太微天帝最尊貴,諸天帝皆詣受事矣。受此符皆威制萬神,使役千靈,龍虎衛從,得乘三素之雲,上升太極上清,拜為左公。   《玉清隱書》玄遠絕邈,下真及飛仙之徒,便當息心於無窮之冀耳。《神虎符》、《金虎符》,飛仙輩勤求不已,或有得理矣。自無玄名靈籙,复求不與此文相遇者,比肩也、況玉清之道乎。   太上曰:昔謂太清不可登,而況於太極乎。乃謂上清不可聞,而況於玉清乎。明真中有高卑,玄中有階次也。過此以前,非所复議。   玉清宮之下真人,乃上清宮之上真人。太極宮之上真人,乃上清宮之下真人。太清宮之上真人,乃太極宮之下真人。從此以下,次得九宮之飛仙也。   《玉清隱書》當傳之時,太極四真人各奉執一卷,以上呈上皇、高上、玉皇、玉玄四道君,探按金格玉名,當為上真玉君者,然後乃出傳之耳。有此者立致眾真仙人,來詣其房寢,若修至道,太上不復試其情狀也。是宿有金格玉名,必當為上真故也。《玉清隱書》,道妙於《鬱儀文》矣。   有《太上鬱儀奔日文》、《結璘奔月章》、《八素奔辰經》,修行其法,太極真人不復下試。   有《大洞真經》者,修行其法,七祖、父母皆離脫鬼名,原貸三官考謫,度錄仙府,解釋艱羅,使詣朱火丹陵宮,受學仙道。仙道成,使翼佐五帝,為九宮之仙也。謂其人備《大洞真經》者也。此書依四極定法,偏為其七祖獲仙,不同於他經矣,甚不可不修行也。若既修之而被試,不過或偏行一道,或中路而息者,自救不暇,亦不能為其七世致仙也。夫鬼可以學仙,如人可以學道,七世立德,故慶流子孫,令致神仙也。一身修道,備明洞經者,則祚及七祖,故當反此胎形,以為仙官耳。中央黃老君以此洞經之妙,而為七世獲福,尤深祕之,與《鬱儀文》同笈。上清眾真亦貴此道,以其功加於七祖,德昇於上世故也。   後聖李君奉受《八素真經奔辰隱書》,施行其法,乃致太微天帝下迎,五星同輿,乘華三素,上登玉清,受書為上清金闕帝君。   登飛木星之道:歲星圓鏡木精,玄朗東陽之陔,星中有九門,門中出九鋒芒,鋒芒光垂九百萬丈,一門輒有一青帝,備門奉衛於中央青皇真君也。中央有始陽上真青皇道君,諱澄瀾,字清凝;夫人諱寶容,字飛雲,治在木星之內,鎮守九門,運青光流鋒,以照上下之真。欲飛登之法,常思見歲星,當'正心視星,以右手拊心而禮之,左手掩兩目,乃九閉氣,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液九過,使目閉於手下,心呼歲星中真皇之君、君夫人名諱字三過,畢曰:願得與始陽青皇真君、君夫人,共乘八景碧輿,上登太上宮。言畢,乃臨閉目於手下,向星微祝曰: 天地交和,精流東方。仰望九門,飛霞散鋒。 始陽碧台,中有青皇。青牙垂暉,映照九方。 鬱察夫人,字曰飛雲。齊服靈錦,龍帔虎裙。 腰帶鳳符,首巾華冠。出無入虛,遨游太元。 前策青帝,後從千神。來見迎接,得為飛真。 上登玉清,高上之房。         。   祝畢,去手,臨目對星,服星之光二十七吞,存視星九芒,使盡來入喉中也。都畢,又叩齒三通。   常行之十四年,木星中青皇大君,奏聞高上玉清宮,刻太微蘂簡,定名玉書,位為上清上飛真人。   木星有九門,門內有九青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承於中央青皇上真大君也。青皇者,東方之上真,始精之尊神也,出入玉清,與高上為友也。其門內青帝,或號青靈之公,或號青神,或號青精,或號青帝之君,並受事於中央青皇也。行八素之祕道,則致青皇來降。已行五靈之外法者,則致青神來授書。是故道有深淺,致有尊卑。   天無星之時,天陰之夕,可於寢室中向東存修而祝也。天道微妙,玄綱毫分,不必對星而行之也。有星時可出庭中,坐立適意。所謂上真之道,登東辰之法,不傳地仙輩也。   飛登火星之道:火星玄鏡丹精,映觀南軒,星有三門,門中出三鋒芒,光垂三百萬文,一門內輒有一赤帝,凡三赤帝,備門奉衛於南真上皇真君。星中央有丹火朱陽赤皇上道真君,諱維渟,字散融;夫人諱華瓶,字玄羅,治在火星內,鎮守三門,運赤光飛雲,以朗天下之真人也。欲飛登之法,思見熒惑星,正心視星,以左手拊心而禮之,右手掩口,乃三閉氣,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液九過,臨閉兩目,心呼熒惑真皇君、熒惑夫人諱字三過,畢曰: 願得與丹火赤皇君、君夫人,共乘八景丹輿,上登玉清宮。   畢,乃向星微祝曰: 玄象流映,丹光南冥,仰望三門,朱雲絳城。 中有丹皇,名曰維渟,夫人內照,是為華瓶。 齊服雲霜,鳳華龍鈴,腰帶虎書,首巾飛青。 出元入玄,翱翔五城,首導赤帝,後從六丁。 來見招延,得真之名,上登玄虛,金書玉清。   祝畢,去手勿複掩口,故臨目視星,服星之光二十七吞,存令星三芒盡來入喉中。都畢,又叩齒三通。   常行之十四年,熒惑星中赤皇上真道君,奏聞三元玄上宮,刻玄圃瓊簡,定名金書,位為上清上飛真人。   熒惑星有三門,門內有三赤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屬於中央赤皇君也。赤皇者,南方之上真,丹宮之貴神,出入玉清,與三元上皇為友也。其星中赤帝君者,或號赤靈之公,或號赤神,或號赤精,或號赤帝,並受事於中央赤皇上真大君。子行八素之隱書,則致赤皇來降。已行五靈之外法,則致赤神來授書。是以道有隱外,文有祕顯,爾乃招真有尊卑之差,求神有上下之序。   若無星之時,天陰之夕,可於寢室南向存之。有星可出中庭,坐立任意。此所謂奔南辰之法,不傳地仙,傳之犯洩漏之罪。   地仙自複有八素經,論服王氣吐納之道也。又有九素經,論召鬼使精行廚檢魂魄之事,正陸行名山長生不死而已。八素經後有天鈞上曲陽歌九章,九素經後有鳳吹龍嘯陰歌八章,此是地仙之祕書也。今所謂太上奔辰八素,行上清之道,非地仙之八素也。地仙之嘯歌,以待上清之行遊耳。   飛登金星之道:太白星圓鏡金精,煥耀西辰,太白星中有七門,門中有七鋒芒,鋒芒光垂七百萬丈,一門內各有一白帝,凡有七白帝,備門奉衛於西真上皇道君。星中央有大素少陽白皇上真道君,諱寥凌,字振尋;夫人諱飇英,字靈恩,治在金星之內,鎮守七門,運白光飛精,以映上元真人。欲飛登之法,思見太白星,當正心視星,以右手拊心而禮之,左手掩兩鼻孔,乃七閉氣,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液九過,臨閉兩目,心存太白真皇君、君夫人諱字三過。畢曰: 願得與大素少陽君、君夫人,共乘八景素輦,上登玉清宮。   畢,又向星微祝曰: 七氣艷飛,光照西方,仰望七門,靈闕激鋒。 素暉燭映,德標金宗,中有少陽,號曰白皇。 夫人靈恩,治在玉房,齊服皓錦,流鈴虎章。 首巾扶晨,腰佩金鐺,出空入虛,遊步玉剛。 前導白帝,後從六庚,來下見迎,北登墉宮。 名書上清,得為真公。         。   呪畢,去手勿複掩鼻,故臨兩目視星,服星之光芒二十七吞,存令七芒盡來入喉中。都畢,乃又叩齒三通。   常行之十四年,太白星中少陽白真上皇君,奏聞太帝玉皇宮,刻上清金閣,定名玉簡,位為上清左真公,以綜太極。   太白星有七門,門內有七白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屬於中央白皇道君也。白皇者,西方之上真,太素之尊皇,出入玄清,與皇初道君為友也。其門內白帝君,或號白靈之公,或號白神,或號白精,或號白帝之君,並受事於中央白皇上真大君也。行八素之祕妙,則致白皇來降。已行五靈之外道,則致白神來授書。尊卑玄盻,故道有淵階矣。   若無星之時,天陰之夕,可於寢室中西向存之。有星可出庭中,坐立任意。若靜齋道士,亦可通於室中存五星之真方面,而並修之也。皆上真之道,奔西辰之法,不傳地仙。   一夕服五星,令常周遍,春服星光以東方為始,夏服星光以南方為始,隨王月以王星為先,口訣也。麼星行不必在方面,亦一隨星所在,一向而修行口訣也。   行事時,不欲令人見其所為,當隱僻而為之也。此是太上之隱道,所謂隱書者也。隱而復隱,猶恐鬼神竊看其篇題,何可令世之臭取輕傳授者,聞此標蹟者乎。不可以盲瞽愚人,云無所知,而令見其首題,其人身中亦有七神,見之亦為洩漏,不可不深慎也。修隱書之道,而發洩隱書之名目者,既當受考三官,又適足以作禍也。每欲省按,皆先屏左右人,及雞犬之生物,燒香再拜,乃視之也。   飛登水星之道:辰星圓鏡水精,洞映北冥,辰星中有五門,門中出五鋒芒,鋒芒光垂五百萬丈,一門各有一黑帝,凡五黑帝,並備門奉衛於北真上皇。星中央有太玄陰元黑皇道君,諱啟喧,字精淳;夫人諱玄華,字龍娥,治在水星之內,鏡守五門之中,運玄光流明之氣,以朗耀北元之庭當為真人者。欲飛登之法,思見水星,正心視星,以兩手拊心。拊心畢。舉兩手以掩兩耳,乃五閉氣,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液九過,臨閉兩目,心呼辰星真皇君、君夫人名字三過。畢曰: 願得與君、君夫人,共乘八景蒼輿,上登上清上元宮。   畢,又向星微祝曰: 五氣玄飛,光流北方、仰望五門,蒼闕鬱繁。 激芒達觀,靈映景雲,中有黑皇,厥字精源。 龍娥紛藹,俱理玄關,齊服蒼帔,紫錦緋裙。 腰佩虎符,首巾蓮冠,出凌九虛,入響玉津。 前導黑帝,後從六壬,來下見迎,上登紫房。 名書太上,得為玉真。         。   祝畢,去手勿複掩耳,故臨目視星,服星之光芒二十七過,存令五芒盡來入喉中。都畢,又三叩齒。   常行之十四年,辰星中太玄上皇真君,奏聞高上宮,刻琳房玉札,定玉清紫文,位為上清真公。   辰星有五門,門內有五黑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屬於中央玄皇君也。玄皇者,北方之上真,太玄之尊君,出入上虛,與紫精道君為友也。其備門黑帝,或號為黑靈之公,或號黑神,或號黑精一或號黑帝君、並受事於中央太玄黑真上皇君。行八素之隱道,則致北皇來降。已行五靈之外法,則致黑帝君來授書。尊卑差序,故道有隱顯焉。   若天陰夕,及無星見之時,可於室中寢處常修之。此高上之祕道,奔登北辰之法也,非地仙陸行所得聞者也。   玉清、上清、太極、太清九宮,並各有官僚,公卿、大夫、侯伯,置署如一,更相管統,奉屬於上。宮闕次第,類相似,但道有尊貴,德業有升降。   飛登土星之道:鎮星圓鏡土精,鎮癮黃道,鎮星中有四門,門中有四鋒芒,鋒芒光垂四百萬丈,一門各有一黃帝,凡四黃帝,備門奉衛於鎮元黃真君也。星中央有中黃真皇道君,諱藏睦,字耽延;夫人諱空瑤,字非賢,治在鎮星之內,鎮鑑四門,運黃裳流氣,朗映中元,照盼學真者。欲飛登之法,思見鎮星,正心視星,以兩手拊心。村心畢,舉左手以掩洞房上,乃四閉氣,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液九過,臨閉兩目,心呼鎮星真君、君夫人諱字三過。畢曰: 願得與中央太皇道君、君夫人,共乘八景金輿,上登上清宮。 畢,又向星微祝曰: 四氣徘徊,合注中元,仰望九極,傍觀四門。 黃台紫房,乘鋒散芒,靈光鬱散,天華落瓫。 中有黃皇,厥字耽延,夫人潛德,是為非賢。 理和命氣,導玄灌元,齊服黃雲,龍錦虎裙。 腰佩金符,首巾紫冠,出凌玄空,展光金門。 前導黃帝,六己衛軒,來下見迎,上登天闕。 金書太上,瑯簡刻名,飛行太空,得為玉卿。   祝畢,去手勿複掩洞房上,故臨兩目,服星之光二十七遍,存令四芒盡來入喉中。都畢,又三叩齒。   常行之十四年,鎮星中黃上真皇君,奏聞太上宮,刻霄台碧簡,定九玄丹文,位為上清真公,下友四極上真人。   鎮星中有四門,門內有四黃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屬於中央黃真皇君也。中央黃真上皇者,中極之高尊,出入太微,與皇初道君為友也。其黃帝守門,或號曰黃靈之公,或號黃神,或號黃精,或號黃帝君,並受事於中黃上真之君也。行八素之祕道,則致黃真道君來迎。已行五靈之外法,則致黃帝來授書矣。   天陰無星之時,皆於寢室施行,同存五方也。真人云:在室內存星,亦不異於見星也。勿謂不見星,而當廢之也。此太上之隱道,登辰之祕法矣。   吞服星光芒時,當悉存星真上皇、皇夫人,乘光中來下,入口咽之,臨目仿髴如有其形也。此李君口訣。   恆修太上隱法,招存五星之上皇者,五年之中,仿髴形見。七年都見,與之周行。十四年,五皇一合來下,共乘玄華之輿,三素紫雲,前導五帝,後從萬真,五皇攜之共載,白日登辰,上朝玉清,授書為上清上真人。   太上隱書五皇上真五通之日,太上祕此日,不以告九宮中仙人、真人。唯有太玄玉書,金閣刻名者,當其遇逢,乃知其日耳。夫五通者,天精開暢,上真吉會,羣靈萬仙相慶之日也。   正月六日日中。   二月一日哺時。   三月七日夜半。   四月九日食時。   五月十五日夜半。   六月三日中時。   七月七日夜半。   八月四日中時。   九月二十日平旦。   十月一日平旦。   十一月六日夜半。   十二月十二日夜半。   此十二月,五星中上皇太真道君,俱登上清、玉清,見九玄太上道君。又千真、三十六天帝,下逮太清飛仙以上,並慶會太極上宮。又論世上求真之勤懈,紀書學真者之主名,當刻之金閣,定書蘂簡文,論求真者七祖之功過,罪謫之深淺,校罪多少使真有數品。若七世無罪,身又精勤,皆當書以蘂簡,刻以瓊文,位為上清左真公。若七世多罪,身雖精勤,故為下真耳。若先世積罪,己又多罪雖末精勤,乃成下仙也。罪之先著,非功所消,過之深重,非勤可除。夫五通者,消罪除過之吉會,子知其日,則有冀也。蓋五真上朝,是為五通,通達遠聽,毫末皆照也。子乃欲以其日,請乞七祖之罪咎,己身之宿過乎。吾當旨告三官,乞除刑謫,徑告天帝,削除罪錄,原其徒役,散其厄書,使汝七祖縱任,優游自樂,子既得真,上世獲福,當可乎。今使汝一身啟顙,而慶及於七考,乃要道也。若汝妄洩及此日為五通日者,方更增罪四等,雖謝過千萬,無益於為有也。真人閉口而自書,執之於空地,猶恐百蟲濫眄其文,犯洩露之禁,可不深慎,可不深慎。   李君曰:至其日,入靜室密處燒香,北向五再拜,心呼五星上真皇君、君夫人名字三過,畢,叩齒五通,畢,解巾長跪,謹啟五星、日月上皇高真道君、道君夫人,玉清太上上清上皇上帝、大道聖君幾前。因自陳七​​祖、父母以下,下及一身千罪萬過,上世以來,乞得解脫,三官告下天帝,使罪名離釋,削除黑簡。乞願得與五星之真,俱奔華晨,上登上清,交行玉門。當憶所犯之過根,具列罪狀之多少,任意自陳,辭誠若至,唯使殫盡。   此日謝過,徑聞太上,是太上之吉會,天仙之慶上皇日也。群真上帝,以此日並獻龍衣鳳帔、虎帶飛裳於上皇,是為寶重其日,解脫刑名也。不知此五通日者,不得從解罪之例也。夫學真者,當恆行之,又當隱忌其日,勿令有知者。   後聖李君曰:當以其日思存吉事,心願飛仙,勿有百憂,使精魂悲慘,立德惠施,賑救窮匱,行功布恩,勿行威罰,此太上之吉日也。太上以其日,遣玉童、玉女,密察學道者之,誠。子未言之意,意有善惡之心,皆已知,當刺聞於上皇。當其日也,清齋為善,要言矣。   後聖李君具受玄教,施行道成,時乘八景之輿,上登上清宮,受書為金闕帝君。臨去之日,及手書五星中皇上真道君、君夫人諱字,及太上五通吉日,以白玉為簡,丹玉書之一通,封以雲蘂之函,印以三光之章,以付西嶽華陰山素石笥之內,又刻題笥上其文曰:天地之寶珍,名山之絕藏。   又書一通,以青玉為簡,黃玉書之,封以鳳玉之函,印以朝真之章,以付東岳泰山青石笥之內,又刻題笥上,其文曰:十天之奧章,上靈之幽窟。   又書一通,以玄玉為簡,碧玉書之,封以瓊剛之函,印以太玄之章,以付南嶽衡山黃石笥之內,又刻題筍上,其文曰:八玄之高寶,上真之靈囿。   又書一通,以黃金為簡,青玉書之,封以朱琳之函,印以高皇之章,以付北岳恆山白石笥之內,又刻題笥上,其文曰:七靈之上道,太真之殊宮。   又書一通,以碧玉為簡,黃金書之,封以文瑯之函,印以中黃之章,以付中嶽嵩高山玄石笥之內,又刻題笥上,其文曰:九天之別藏,五嶽之府淵。   又書一通,各付五嶽,使五嶽君領守之焉。須壬辰吉會,聖君來下,當命召五嶽,出此笥書,以付上相四輔,使教上真之才也。   又書一通,以白素之紋,八色之彩,筆自而書之。差次祝說為致真之法,吐納進退求登五辰之道,分書五通,使解罪咎之日,題之曰:八素真經太上之隱書也。以付太虛真人南嶽赤君,使下授學道,宿有真金玉字,刻在金閣,當為真人者,不得越傳於地仙也。   有得太上八素隱書者,皆玄錄著於紫宮,玉名刊於上清,當受命為真人,故得之也。俗世之人,千萬之中誤有一人為天神所授,以得此經,或得而不行者,皆因緣傳驛為上真之使耳。子無疑焉,雖受而不行,故當為屍解之仙,但當不得作飛仙真人耳。屍解之後,自複漸令涉高妙之塗,悟其迷網之心也。但用年歲,是為小久而反真超跡矣。子其勗哉,子其隱哉。   太虛真人受教而下告曰:此太上之靈文,登晨之妙道也。七百年聽三傳。   上宰王君曰:百年之內,有二人可授,及得真靈之感應者,亦授之,要在七百年內,唯聽三傳而已。皆清齋七日,乃付此經,受者亦然。又當敵盟告誓,以啟其心。其受行五星致上真之道者,脆有經之師,白絹四十尺,銀環二雙。受修五通之事者,脆有經之師,青布三十二尺,為終身切血不洩之約,不漏之信。於是三官徑奏天帝,天帝上請玉女,給受書者;徑奏上清,上清上請玉童,給侍八素之靈文也。各三十二人,並司有書者之過,記有書者之功,勤纖芥毫釐,輒刺上宮。其非人而授,限過而出,露言隱書,宣洩吉日,不奉盟誓,不信祕言,皆犯《四極明科》洩閉之罪,三祖、父母,獲考三官,身為下鬼,撻蒙山之石,副諸五嶽,汲冥海之水,灌諸四瀆,身無仙冀,而七考地獄。子於傳授之際,修行之時,深當精慎,每為寶祕。   太上告李君,殷勤者恐其失道故也。又此經上有五皇上真道君、君夫人之諱字,及五通之日,不宜令含生者知之,增為祕隱之煩重也。   後聖李君曰:子處俗在家,未修至道者,恐世上百邪、千妖百魔犯子神炁者,但以夜半時,向五方先閉氣五過,各陰祝吾刻五嶽石笥上文三過,從西嶽白玉為簡,餘四岳又以書一通,始不得及白素之篇也,祝之三過。三過祝畢,叩齒三十六下,除百邪,拘三魂,制七魄也。此之祝說,非外舍之道經云雲,此語無章句也,百邪、三魂、七魄亦不畏此矣。   夫道之妙祕,真玄絕眾,外題猶能製百邪,檢魂魄,況其石笥中所寶上者乎。百鬼万精,千邪眾妖,皆行走名山,為諸靈驅使,皆見一五嶽李君石笥上刻題之文,但為不知笥內是何道之經文耳。道士宜恆祝此刻文,諸鬼輩謂人當修筍內之經,故致畏懼,而不敢近也。   太虛真人口訣   太虛真人曰:先師見教,以五通日,日出三四丈許,正立,以心對日,存三魂神與日光俱入心中,良久,閉氣三息,咽液三過,微祝曰: 太陽散輝,垂光紫青,來入我魂,照我五形, 卻鬼試心,使心平正,內徹九氣,外通胎命, 飛仙上清,玉籙已定。         。   祝畢,以手拭目二七,叩齒二七,都畢。此法使人三魂凝明,丹心方正,萬邪藏術,心試不行,真要道也,子當常行之。諸以五通日,向日趣令嚏,若不得嚏,以軟物向日引導鼻中,亦即嚏也,嚏即祝曰: 天光來進,六胎上通,三魂守神,七魄不亡。 承日嗚嚏,與日同光,飛仙上清,位為真公。   祝畢,拭目二十七。是內精上交日光,三魂發明於內,使人心開神解,百精流轉於內府也。若非五通日,可不須爾也。   又春乙卯日、夏丙午日、秋庚申日、冬壬子日,冥臥時,先搗硃砂、雄黃、雌黃三物,分等細搗之,以綿裹之,使如棗大。臨臥時,以塞兩耳中,此消三尸、煉七魄之道,祕法也。勿令有知者矣。明日日中時,以東流水洗浴,畢,更飾床席,易著衣服浣故者,更著履而洗澡之,卻又灑掃於所寢床下,通令所住一室盛潔也。更安枕,臥向上,閉氣握固,良久,而微祝曰: 天道有常,改易故新,上帝吉日,沐浴為真, 三氣消屍,朱黃安魂,寶煉七魄,與我相親。   祝畢。此道是消煉屍穢之上法,改易新形之要訣也。四時唯各取一日為之耳。受經布訣,每令精上玉童、玉女,皆察看取與處所,審心訣之根,盡與不盡也。子當識此處意旨矣,受訣者慎無私散以營飢寒。犯之者身沒三官,為下濁之鬼,三官又當以此之罪,加咎於三祖。此太上之盟誓,裂血之寶約矣。身入名山,當仙之日,皆當投之川林岫室之間,或賑散山棲之夫矣。若歿經太陰者,臨去若無靈告感應,使有所付,皆當抱以自隨。受書亦然,其時玄中亦必致夢想之驗,上真玉童照以形言之信,自當處分,審其所宜矣。 上清太上八素真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