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養生入門之法

Related Articles

養生入門

第一法決.安神祖竅

天下地上安祖竅,日西月東聚先天。

玄關之後穀神前,正中有個空不空。

涵養本源在方寸,雙林樹下覓本宗。

垂簾明心守祖竅,手腳和合扣連環。

乾坤合成靈祖竅,包羅天地空不空。

杳杳冥冥圓光獻,這個正位神歸中。

玄札妙今不可言,細入微塵大包天。

人若能知此妙竅,萬年不壞一金仙。

初煉性命之功,先得煉性。

每於靜坐之前,務要掃除一切雜念。寬放衣帶,身體不受束縛,自然血脈流通無阻。

及入坐時,身如槁木,心似寒灰。兩日下觀鼻準,不可太閉,太閉則神氣昏暗; 亦不可過開,過開則神光外馳。當以垂簾看鼻準,意念在兩日中間齊平處為最佳。久之,慧光自然現出。此修丹起初收拾念頭之法。

俟心氣適和後,含眼光,凝耳韻,舌頂上顎,調鼻息。如息不調,恐有閉塞喘急之患。息調,身心全忘。塞兌,終日如愚。”

盤膝穩坐,左腿向外,右腿向內,為陽抱陰。左手大指,捏定中指。右手大揩,進入左手內。

《捏子訣》:右手在外,為陰抱陽。此名子午八封連環訣。

《經》雲:’手腳和合扣連環,四門緊閉守正中’是也。

在我們養生煉性命雙修時首先要煉收心求靜,大家可不要小看此功夫,它是我們在以後的煉功時最基本的功法,又叫築基煉己。有很多人3-5年都無法煉到入靜之功的,道家有言,煉此性命雙修者.性靠自悟命由師來傳,說明了性要自己去體會,心存善念了解人生。

在我們準備煉功前要用一種快樂清淨的心態來煉功,坐功要領,初學者散盤.單盤.雙盤都可,坐定後用雙肩搖晃法來鬆懈身體各部位,然後用宴息法打出七咯,此又叫吐故吶新法,在煉坐功時要放鬆身體,自然正直百會與生死竅為垂直一線,手掐子午,左手拇指掐本左手中指午位,右手大拇指進入左手內掐住左手無名指的根部子位,兩手相抱放在小腹部,這為陰抱陽。但必須說明:掐子午不等於掐訣念咒。因子午這兩道脈通寸、關、尺,而寸、關、尺之脈通心,心通腦,掐子午是為減輕動脈撞心的力量,使其少生雜念,有助於入靜。丹經云“手腳和合扣連環,二目垂簾:即是二目似閉非閉,微開一線同觀鼻尖,看似對眼。太閉則神氣昏暗,太光則神光外馳。故古人有云:“日月合併,金木和合,迴光返照,返觀內視。含眼光,凝耳韻,調鼻息”,“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三者既悟,惟見於空;觀空不空,是乃真空;觀空乃空,是為頑空。”這是古人的所謂“長生久視之道”。

眼觀鼻,鼻觀心

:二目垂簾,眼看鼻尖,神定則心定。兩眼同看鼻準,活動的思維,紛紜複雜的意念就能安定下來。眼觀鼻而心不在鼻,由觀而達到忘觀,外觀其形,形無其形。所謂鼻觀心,是為了下頜微收,使氣嗓管調直,呼吸自然流暢。

閉口藏舌,舌頂上齶:上齶是天池穴,在上牙內寸許凹陷處,口念“兒”字時,舌尖所觸部位。閉天池,一是方面是為了開玄膺(玄膺穴在巧舌之後),使真息往來暢通無阻;另一方面則是閉口免傷真炁。再則,舌根下有生津兩穴,左為金井,右為石泉,閉上天池易於生津。靜坐往往津液滿口,並有清而甜之感,此時應用吞律法將津液吞入腹內。即舌頂上齶不動,將津液吮至舌根,待欲噴嗆時引頸吞下。這樣引吞,可直接入任脈,化為陰精,是造精之捷徑,健身之妙法。

呼吸綿綿,微降丹田:調理呼吸,又謂調息,是初步入靜的重要環節。用功時既然是閉口,無疑要用鼻呼吸,要求深、細、長、勻。不論是順呼吸還是逆呼吸,都要求腹式呼吸,這樣才能深。所謂細,即連自己也聽不到呼吸聲。長,是將呼吸拉長,要息息歸根,下降丹田,不要憋氣,要放鬆自然。勻,即快慢均勻,務要心息相依,不即不離,達到息不調而自調。甚至,至虛極,守靜篤,會出現呼吸頓斷。初學者,要用自然呼吸。呼吸綿綿,深、細、長、勻,能擴大肺活量,促進和加強內臟各個部位的功能,尤其對消化系統功效更為顯著。

心神意守祖竅:祖竅,在二目中心,是過去經書不載、歷代祖師秘而不傳的一竅。千峰老人曰:“天下地上安祖竅,日西月東聚先天。玄關之後穀神前,正中有個空不空”。此竅是玄關出人、明心見性的門戶,是鎖心猿拴意馬的樁柱,也是延年益壽的階梯。初步煉性先守此竅。含眼光,兩眼觀此竅;凝耳韻,兩耳聽此竅。這即是古人所謂:“常有欲以觀其竅,常無欲以觀其妙”。守竅是為了忘竅,故有“知而不守是正功”之說。“以有心求則有相,以五心守則落空”。故云:無忘無助,似守非守。性要自悟,命要師傳。心靜念止是先天,意動神馳是後天。只有守定祖竅,才能使瞬息萬變的活動思想安靜下來。百尺竿頭再進一步,做到心靜念止,身如槁木,心若止水,意似寒灰,一念不起,一意歸中,萬籟俱寂,身心兩忘,恍恍惚惚,杳杳冥冥,此時感到一股電流在身上奔騰咆哮,猶如觸電,全身酥麻,其舒服感妙不可言。這正是形神俱妙,了在其中。此景過後,但覺眼明心亮,神清氣爽,精神振奮。如能得到五分鐘的真靜,足能消除一天的疲勞。如能每日堅持坐功,即使得不到真靜,有時也會感到手腳出汗、丹田發曖、臉似蟻爬、頭頂氣旋。這些現象,都是坐功的收穫,日積月累,祖炁修足自然玄關出現。

玄關與祖竅同樣都是過去道家三口不說、六耳不傳之秘。玄關與祖竅往往連在一起,實際玄關是玄關,祖竅是祖竅。可以說:祖竅是玄關出人的門戶。玄關不在身上,祖竅不在身外。玄關者乃玄妙之機關也,不在身上,離身難尋。《節要篇》雲:“一竅玄關要路頭,非心非腎最深幽。膀胱谷道空勞力,脾腎泥丸實可羞。神氣根基常恍惚,虛無窟穴細搜求。原來只是靈明處,養就還丹跨鶴遊。”又道:玄關不在心腎,不在口鼻,不在肝肺,不在肚輪,不在尾閭,不在谷道,不在兩腎中間一穴,不在腰間臍後,不在明堂泥丸,不在關元氣海,不在臍下一寸三分。又道:“道發三千六百門,門門各執一苗根,惟有些子玄關竅,不在三千六百門”。又說,此玄關一竅乃人生死之穴,無極之根,太極之母,是父母未生前先天真一之炁。過去把玄關說得神乎其神,玄之又玄,好像誰能知道玄關所在之處,就能立地昇仙似的。玄關到底是何物,又在何處呢?根據余祖師千峰老人及父親繼承道教龍門派傳統的說法,通過收心求靜,靜極而動,炁發則收炁,精動則下手煉精化炁,補腦養神,精炁神足,坐靜時,眼前出現一圓光,這即是玄關,又叫慧光、神光、靈光。歷代修持者都把玄關看成超凡入聖的階梯,故不輕易傳人。雖然從經書上偶有透露,也只是一些不易看懂的隱語,況且其說不同,使人無所適從。

下座拂面熨雙睛:每逢坐完功後,先將兩手搓熱,趁熱用手摀住兩眼,熱散後兩手猛然向兩側分開,兩眼同時隨之使勁一睜,如此三至五次,再左右轉睛。左轉九週,再向右轉九週。經常堅持,不但保持眼球靈活不得眼疾,還使通眼腦氣筋通暢,

全身上下搓一遍:全身乾搓,又叫幹沐浴,是非常行之有效的健身方法。緊接拂面熨眼轉雙睛之後,兩手從頭部開始搓起,繼而由前額、兩太陽穴、迎香、兩耳前後,大腦、小腦、風池、風府、兩臂內外至兩手背,再由胸前肺部、兩脅,兩手並行搓小腹兩側、肚臍、兩腰眼、兩腿外側內側、膝蓋、腳心。兩手搓時必搓熱,最後再揉睾丸。以上各點,搓時最好用數字來約束,以免點到從事。幹沐浴倘能持之以恆,定有意想不到的功效。重點是鼻窩、脖頸、腰眼、睾丸、尾胝湧泉。搓完後舒筋氣。

伸臂長腰舒筋氣:幹沐裕後,仍坐床上,上身坐正,兩腿伸直,舌頂上齶,然後上身後仰,兩臂隨之向上伸舒。兩眼向上翻看,腳尖前繃,腳跟後收,身體整個仰臥床上。然後,上身由仰臥坐起前撲,以頭靠攏兩膝,兩手打兩腳湧泉穴,兩眼往下看,鼻子呼氣,兩腳尖向裡勾,腳跟向前蹬。如此一仰一俯,反复七次為止。此法有舒筋活絡,長腰增力,抻筋活腰,強肺健胃,通帶踵、養大腦的作用。

收心求靜,也是為了求動。這種動是通過堅持不懈的用功,並能經常入靜,在坐靜中大腦得到充足的調養,日積月累,腦氣胞日漸充實,身體日漸強壯,面色日漸紅潤,精神面貌幾有煥發青春之感。當然由於年齡、的不同,體質強弱的各異,以及用功的勤怠,入靜的程度深淺,必然會在每個人的進度上出現千差萬別。儘管在進度上每人有快慢之分,但從靜中得來的心身日漸愉快和健壯必有同樣之感。

靜極而動,是在靜坐時,心裡清清靜靜絲毫雜念沒有的前提下,外陽勃然而起,這即是活子時到。此時不等念起,急用收炁降龍法,將這初步靜養來的養生至寶收歸我有。具體做法詳見第二步功法。

收心求靜即是築基煉己的功夫。所謂煉己即是煉心、煉性。煉即是鍛煉的意思。心不煉不死,性不煉不活,神不煉不靈。只有煉得識死、性活,神自然會靈。呂祖雲:“七返還丹,在人先須煉己待時。”柳華陽祖師曰:“若不煉己還虛,則臨時熟景難忘,神馳炁散,安能奪得造化之機。”應該怎樣煉呢?柳祖又云:“眼雖見色而內不受納者曰煉,耳雖聞聲而內不受音者曰煉,神雖感交而內不起思者曰煉,見物內醒而不迷者曰煉,日用平常如如,而先煉己純熟”。上面呂祖所謂煉己待時之時,與柳祖所說的臨時之時,同是指的陽舉炁發活子時之時,下手採藥煉精化炁之時。此時若煉己不純,意志不堅,很容易順熟路而去,前功盡棄。故古聖先賢(指善養生者)強調,修性養命,首先必須築基煉己,打好基礎,否則雖有所得,也容易得而復失。只有煉得識死性活,對景無心,常寂常靜常覺照,性自圓明神自靈。在靜中求動,動中採補,循序漸進,待精盡化炁,虧損補滿,則築基煉己才算告一段落。

初步收心求靜,與各家靜養功大致相同。所不同的是龍門派的靜養功是小還虛,這個“時”正是靜極而動一陽炁發的活子時,時來炁發為之命動,命動炁發即收回才算性命雙修;不知炁動收炁、精動煉精,就不算性命雙修。

此第一步功法學者要記住,入靜.調吸.吞津法.氣入丹田是非常重要的環節。

More on this topic

Comments

熱門紀事

道家變道教的過程

道家變道教的過程 (一)中國上古文化一統於“道”。乃原始觀察自然的基本科學,與信仰天人一貫的道教哲學的混合時期。約當公元前四、五千年,中國上古史所稱的三皇五帝,以至黃帝軒轅氏的階段,為道教學術思想之遠古淵源所本。 (二)精神文明與物質文明開始發達,從此建立民族文化具體的規模;而以政治教化互為體用,是君道師道合一不分的時期。約當公元前二千二、三百年開始,即唐堯、虞舜、夏禹三代,為道教學術思想的胚胎階段。 (三) 道、儒本不分家,天人、鬼神等宗教哲學思想萌芽的時期。約當公元前一千七、八百年開始,白商湯至西周間,為道教學術思想的充實階段。 (四) 道、儒漸次分家,諸子百家的學說門庭分立,正逢東周的春秋、戰國時期。約當公元前七百餘年開始,是儒家思想與道家各立門戶,後世道教與道家學術思想開始分野的階段。 (五)諸子百家學術思想從繁入簡,分而又合。神仙方士思想(方士意指道士前身)乘時興起,配合順天應人的天人信仰,帝王政權與天命攸關的思想大為鼎盛時期。約當公元前二百餘年開始,自秦、漢以至漢末、三國期間,為道教學術思想的孕育階段。 (六)漢末、魏、晉時期,道士學術與道教宗教思想合併,約當公元一百餘年開始,為道教的成熟時期。(現今有道教人士稱道教自創於漢代張家天師昧之史實) (七)南北朝時期,因佛教的輸入,促使中華民族文化的自覺,遂欲建立自己的宗教,藉以抗拒外來的文化思想,約當公元二百年開始,為促成道教的成長時期。 (八)唐代開國,正式宣布道教為李唐時代的國教,約當公元六百年間開始,是為道教的擴張時期。 (九)宋代以後,歷元、明、清三朝,約當公元九百年間開始,為道教的演變時期。 (十)二十一世紀的現在,道教實已衰落之極,五百年而有王者興,道教前途命運的興衰,將視中國文化道、儒、釋的三大主流是否真正合一,以及東西方文化的融會貫通情形而定。在未來的世紀中,道教或許能另外形成一光芒四射的人類宗教亦未可知,於此唯有期諸來推廣。  

道教與諸子百家

淺談 道道道 道教之始為「大道」,起源於中國,五千年前太昊伏羲制郊禪,升荐群祠,炎帝神農謹時祀致敬於鬼神,啟發人類元始之信仰思想,成為世界最古老之宗教。逮皇帝順天地之紀,幽明之占,以道化民治國,開中國文化之始,繼而堯、舜、禹、湯、咸遵黃帝之道,敬天修禮,而謂「國之大事在祀與戎」,戎以禦外,祀以和內祀,形成政教合一之世。 同時,老子(太上老君或稱道德天尊)崇尚自然,順符道德,其學說普及,至道廣傳,於是,周秦之際,墨、名、法、兵、陰陽等諸家,亦相繼源自道家而輩出。東漢張道陵。承道家之理論,尊黃老而立教,設科儀、典章、制度、敬天事神,視範徒眾,奉黃帝為始祖,老子為道祖,道教始正式成為宗教,並尊張道陵為天師,一時民風淳樸,道學興盛。唐宋時期,君主多篤信道教,奉為國教,治國理民,莫不行乎以道,故政尚寬厚,君賢臣良,八荒賓服。達乎郅治。金元之際,邊族為患,屠掠甚重,道教為之溝通文化,諧和民族,居功厥偉,如王重陽大隆真一教於冀魯,邱長春遠謁成吉思汗於雪山,使大河南北之民,多獲庇護而免於難。明清以來朝代更替,國勢動盪,民間敬神祭祖之習性,仍沿道統,迄今不墬,如此,歷經五千多年的道教文化,締造成中國煇煌之歷史,亦陶鑄為亙古不變之民族性。而今,且讓我們炎黃子孫的血脈,繼續肩負起傳遞的使命,綿延不絕,直至永恆。   中間(知名藝人白雲)參加道教宗師所舉辦的道教法會

道教的人物

道教的人物 唐高祖的尊奉道教,自古中外的宗教,其根本雖然都建立在群眾的信仰上,但它的發展,大都仰仗帝王政權的崇奉而取得優勢。如果宗教也可以範圍於命運之說,則道教的命運,一至於唐初開國,實為鼎盛時期,此時不但在政治地位上,有所保障,且在民間道教上,也足與當時的佛教分庭抗禮。道教從此穩定基礎與展開後來的局面,全仗大唐天子與老子是同宗的關係,誠為不可思議的史實。 史稱:當唐高祖(李淵)武德三年五月,據太原起家而稱帝的時候,因晉州人吉善行,自言在平陽府浮山縣東南羊角山(一名龍角山),見白衣老父日:“為吾語唐天子,吾為老君,吾爾祖也。”因此便下詔在其地立老子廟。及唐太宗當政以後,便正式冊封老子為道教教主“太上老君”,亦信奉道教不輟。到玄宗時代,老、列、莊三子之書,便正式改名為道教的真經:《老子》稱為《道德經》,《列子》稱為《清虛經》,《莊子》稱為《南華經》。道教之隆,前無其盛。然其道教儀式與內容,自南北朝以來,已影響佛教,大多佛教援用道教制度而設置,至唐代更為明顯,此亦古今中外,所有宗教,大都潛相仿傚的常例。 玄宗雖隨祖宗遺制,同時崇奉道教,且親受道教道法,具有道士的身份,後來唐代帝王定有受籙的規矩,而當時貴妃楊玉環也皈依道教,號為“太真”,後來唐室內廷宮嬪出為女道士的風氣。故中唐之世,隨著女道士的風氣,處彌漫著文學境界的浪漫氣息,例如許多女道士,唐朝詩人贊詠懷思女道士的作品,俯拾皆是。 但道教在唐代雖然成為正式的宗教,並高於佛教的政治地位,然自南北朝以來,道、佛兩教的爭競,其勢仍未稍戢。當初唐之際,互爭尤烈,如史稱唐初三教之爭云: 武德七年二月丁巳,高祖(李淵)釋奠於國學,召名儒僧道論義,道士劉進喜問沙門惠乘曰:悉達(釋迦)太子六年苦行,求證道果,是則道能生佛,佛由道成,故經(佛經)曰:求無上道。又曰:體解大道,發無上心。以此驗之,道宜先佛。乘曰:震旦之於天竺,猶環海之比鱗洲,老君與佛先後三百餘年,豈昭王時佛而求敬王時之道哉,進喜曰:太上大道,先天地生,郁勃洞靈之中,煒燁玉清之上,是佛之師也。乘曰:按七籍九流,經國之典,宗本周易,五運相生,二儀斯辟,妙萬物之謂神,一陰一陽之謂道,寧雲別有大道先天地生乎,道既無名,曷由生佛經《中庸》曰:率性之謂道。車胤曰:在己為德,及物為道,豈有頂戴金冠,身披黃褐,鬢垂素發,手執玉璋,居大羅之上,獨稱大道,何其謬哉!進喜無對。已而太學博士陸德明隨方立義,偏析其要。帝悅曰:三人皆勍敵也。然德明一舉輒蔽之,可謂賢矣。遂各賜之帛。 這是初唐開國時期,宗教在御前辯論的第一回合,參加主要的對象,是道、佛兩教的重要人物,但其結論,卻以儒家為主的陸德明作了公允的評判,而且最後折衷,歸之儒理。後來開始道、佛兩教劇烈爭競的人物,雖然陰由宮廷的推波助瀾,而主使其事,當推太史令(類似現代的天文台長等職)傅奕為主: 武德八年(乙酉)太史令庾儉,恥以術官,薦傅奕自代。奕在隋為黃冠(道士),甚不得志。既承革政,得志朝廷。及為令,有道士傅仁均者,頗閑歷學,奕舉為太史丞,遂與之附合,上疏請除釋教事,十有一條。疏奏,不報。九年,太史令傅奕,前後七上疏請除罷釋氏之教,詞皆激切。後付廷議,宰相蕭瑀斥奕為妄,且雲:地獄正為此人設也。高祖復以奕疏,頒示諸儒,問出家於國何益?時有佛教法師法琳,作《破邪論》二卷以陳。 是歲夏四月,太子建成、秦王世民,怨隙已成,將興內難,傅奕毀佛益力,乞行廢教之請,高祖因春秋高而遲遲未決。及法琳等諸僧著論辯之,合李黃門《內德論》,同進之於朝。帝由是悟奕等譽道毀佛為協私,大臣不獲已,遂兼汰二教,付之施行。五月辛巳,詔書有雲:正本澄源,宜從沙汰,諸僧、尼、道士、女冠,有精勤練行,守戒律者,並令就大寺觀居止,供給衣食,不令乏短。其不能精進無行業,弗堪供養者,並令罷道,各還桑梓。所司明為條式,務依教法,違制之坐,悉宜停斷。京城留寺(佛寺)三所,觀(道觀)三所,其餘天下各州,各留一所,余悉毀之。六月四日,秦王以府兵平內難,高祖以秦王為太子,付以軍國政事。是月癸亥,大赦天下,停前沙汰二教詔。 由此可見道、佛兩教的爭競,在初唐高祖時代,已經牽涉到宮廷內幕的大案,凡古今中外,宗教與政治,始終結為不解之緣,殊足發人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