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養生入門之法

Related Articles

養生入門

第一法決.安神祖竅

天下地上安祖竅,日西月東聚先天。

玄關之後穀神前,正中有個空不空。

涵養本源在方寸,雙林樹下覓本宗。

垂簾明心守祖竅,手腳和合扣連環。

乾坤合成靈祖竅,包羅天地空不空。

杳杳冥冥圓光獻,這個正位神歸中。

玄札妙今不可言,細入微塵大包天。

人若能知此妙竅,萬年不壞一金仙。

初煉性命之功,先得煉性。

每於靜坐之前,務要掃除一切雜念。寬放衣帶,身體不受束縛,自然血脈流通無阻。

及入坐時,身如槁木,心似寒灰。兩日下觀鼻準,不可太閉,太閉則神氣昏暗; 亦不可過開,過開則神光外馳。當以垂簾看鼻準,意念在兩日中間齊平處為最佳。久之,慧光自然現出。此修丹起初收拾念頭之法。

俟心氣適和後,含眼光,凝耳韻,舌頂上顎,調鼻息。如息不調,恐有閉塞喘急之患。息調,身心全忘。塞兌,終日如愚。”

盤膝穩坐,左腿向外,右腿向內,為陽抱陰。左手大指,捏定中指。右手大揩,進入左手內。

《捏子訣》:右手在外,為陰抱陽。此名子午八封連環訣。

《經》雲:’手腳和合扣連環,四門緊閉守正中’是也。

在我們養生煉性命雙修時首先要煉收心求靜,大家可不要小看此功夫,它是我們在以後的煉功時最基本的功法,又叫築基煉己。有很多人3-5年都無法煉到入靜之功的,道家有言,煉此性命雙修者.性靠自悟命由師來傳,說明了性要自己去體會,心存善念了解人生。

在我們準備煉功前要用一種快樂清淨的心態來煉功,坐功要領,初學者散盤.單盤.雙盤都可,坐定後用雙肩搖晃法來鬆懈身體各部位,然後用宴息法打出七咯,此又叫吐故吶新法,在煉坐功時要放鬆身體,自然正直百會與生死竅為垂直一線,手掐子午,左手拇指掐本左手中指午位,右手大拇指進入左手內掐住左手無名指的根部子位,兩手相抱放在小腹部,這為陰抱陽。但必須說明:掐子午不等於掐訣念咒。因子午這兩道脈通寸、關、尺,而寸、關、尺之脈通心,心通腦,掐子午是為減輕動脈撞心的力量,使其少生雜念,有助於入靜。丹經云“手腳和合扣連環,二目垂簾:即是二目似閉非閉,微開一線同觀鼻尖,看似對眼。太閉則神氣昏暗,太光則神光外馳。故古人有云:“日月合併,金木和合,迴光返照,返觀內視。含眼光,凝耳韻,調鼻息”,“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三者既悟,惟見於空;觀空不空,是乃真空;觀空乃空,是為頑空。”這是古人的所謂“長生久視之道”。

眼觀鼻,鼻觀心

:二目垂簾,眼看鼻尖,神定則心定。兩眼同看鼻準,活動的思維,紛紜複雜的意念就能安定下來。眼觀鼻而心不在鼻,由觀而達到忘觀,外觀其形,形無其形。所謂鼻觀心,是為了下頜微收,使氣嗓管調直,呼吸自然流暢。

閉口藏舌,舌頂上齶:上齶是天池穴,在上牙內寸許凹陷處,口念“兒”字時,舌尖所觸部位。閉天池,一是方面是為了開玄膺(玄膺穴在巧舌之後),使真息往來暢通無阻;另一方面則是閉口免傷真炁。再則,舌根下有生津兩穴,左為金井,右為石泉,閉上天池易於生津。靜坐往往津液滿口,並有清而甜之感,此時應用吞律法將津液吞入腹內。即舌頂上齶不動,將津液吮至舌根,待欲噴嗆時引頸吞下。這樣引吞,可直接入任脈,化為陰精,是造精之捷徑,健身之妙法。

呼吸綿綿,微降丹田:調理呼吸,又謂調息,是初步入靜的重要環節。用功時既然是閉口,無疑要用鼻呼吸,要求深、細、長、勻。不論是順呼吸還是逆呼吸,都要求腹式呼吸,這樣才能深。所謂細,即連自己也聽不到呼吸聲。長,是將呼吸拉長,要息息歸根,下降丹田,不要憋氣,要放鬆自然。勻,即快慢均勻,務要心息相依,不即不離,達到息不調而自調。甚至,至虛極,守靜篤,會出現呼吸頓斷。初學者,要用自然呼吸。呼吸綿綿,深、細、長、勻,能擴大肺活量,促進和加強內臟各個部位的功能,尤其對消化系統功效更為顯著。

心神意守祖竅:祖竅,在二目中心,是過去經書不載、歷代祖師秘而不傳的一竅。千峰老人曰:“天下地上安祖竅,日西月東聚先天。玄關之後穀神前,正中有個空不空”。此竅是玄關出人、明心見性的門戶,是鎖心猿拴意馬的樁柱,也是延年益壽的階梯。初步煉性先守此竅。含眼光,兩眼觀此竅;凝耳韻,兩耳聽此竅。這即是古人所謂:“常有欲以觀其竅,常無欲以觀其妙”。守竅是為了忘竅,故有“知而不守是正功”之說。“以有心求則有相,以五心守則落空”。故云:無忘無助,似守非守。性要自悟,命要師傳。心靜念止是先天,意動神馳是後天。只有守定祖竅,才能使瞬息萬變的活動思想安靜下來。百尺竿頭再進一步,做到心靜念止,身如槁木,心若止水,意似寒灰,一念不起,一意歸中,萬籟俱寂,身心兩忘,恍恍惚惚,杳杳冥冥,此時感到一股電流在身上奔騰咆哮,猶如觸電,全身酥麻,其舒服感妙不可言。這正是形神俱妙,了在其中。此景過後,但覺眼明心亮,神清氣爽,精神振奮。如能得到五分鐘的真靜,足能消除一天的疲勞。如能每日堅持坐功,即使得不到真靜,有時也會感到手腳出汗、丹田發曖、臉似蟻爬、頭頂氣旋。這些現象,都是坐功的收穫,日積月累,祖炁修足自然玄關出現。

玄關與祖竅同樣都是過去道家三口不說、六耳不傳之秘。玄關與祖竅往往連在一起,實際玄關是玄關,祖竅是祖竅。可以說:祖竅是玄關出人的門戶。玄關不在身上,祖竅不在身外。玄關者乃玄妙之機關也,不在身上,離身難尋。《節要篇》雲:“一竅玄關要路頭,非心非腎最深幽。膀胱谷道空勞力,脾腎泥丸實可羞。神氣根基常恍惚,虛無窟穴細搜求。原來只是靈明處,養就還丹跨鶴遊。”又道:玄關不在心腎,不在口鼻,不在肝肺,不在肚輪,不在尾閭,不在谷道,不在兩腎中間一穴,不在腰間臍後,不在明堂泥丸,不在關元氣海,不在臍下一寸三分。又道:“道發三千六百門,門門各執一苗根,惟有些子玄關竅,不在三千六百門”。又說,此玄關一竅乃人生死之穴,無極之根,太極之母,是父母未生前先天真一之炁。過去把玄關說得神乎其神,玄之又玄,好像誰能知道玄關所在之處,就能立地昇仙似的。玄關到底是何物,又在何處呢?根據余祖師千峰老人及父親繼承道教龍門派傳統的說法,通過收心求靜,靜極而動,炁發則收炁,精動則下手煉精化炁,補腦養神,精炁神足,坐靜時,眼前出現一圓光,這即是玄關,又叫慧光、神光、靈光。歷代修持者都把玄關看成超凡入聖的階梯,故不輕易傳人。雖然從經書上偶有透露,也只是一些不易看懂的隱語,況且其說不同,使人無所適從。

下座拂面熨雙睛:每逢坐完功後,先將兩手搓熱,趁熱用手摀住兩眼,熱散後兩手猛然向兩側分開,兩眼同時隨之使勁一睜,如此三至五次,再左右轉睛。左轉九週,再向右轉九週。經常堅持,不但保持眼球靈活不得眼疾,還使通眼腦氣筋通暢,

全身上下搓一遍:全身乾搓,又叫幹沐浴,是非常行之有效的健身方法。緊接拂面熨眼轉雙睛之後,兩手從頭部開始搓起,繼而由前額、兩太陽穴、迎香、兩耳前後,大腦、小腦、風池、風府、兩臂內外至兩手背,再由胸前肺部、兩脅,兩手並行搓小腹兩側、肚臍、兩腰眼、兩腿外側內側、膝蓋、腳心。兩手搓時必搓熱,最後再揉睾丸。以上各點,搓時最好用數字來約束,以免點到從事。幹沐浴倘能持之以恆,定有意想不到的功效。重點是鼻窩、脖頸、腰眼、睾丸、尾胝湧泉。搓完後舒筋氣。

伸臂長腰舒筋氣:幹沐裕後,仍坐床上,上身坐正,兩腿伸直,舌頂上齶,然後上身後仰,兩臂隨之向上伸舒。兩眼向上翻看,腳尖前繃,腳跟後收,身體整個仰臥床上。然後,上身由仰臥坐起前撲,以頭靠攏兩膝,兩手打兩腳湧泉穴,兩眼往下看,鼻子呼氣,兩腳尖向裡勾,腳跟向前蹬。如此一仰一俯,反复七次為止。此法有舒筋活絡,長腰增力,抻筋活腰,強肺健胃,通帶踵、養大腦的作用。

收心求靜,也是為了求動。這種動是通過堅持不懈的用功,並能經常入靜,在坐靜中大腦得到充足的調養,日積月累,腦氣胞日漸充實,身體日漸強壯,面色日漸紅潤,精神面貌幾有煥發青春之感。當然由於年齡、的不同,體質強弱的各異,以及用功的勤怠,入靜的程度深淺,必然會在每個人的進度上出現千差萬別。儘管在進度上每人有快慢之分,但從靜中得來的心身日漸愉快和健壯必有同樣之感。

靜極而動,是在靜坐時,心裡清清靜靜絲毫雜念沒有的前提下,外陽勃然而起,這即是活子時到。此時不等念起,急用收炁降龍法,將這初步靜養來的養生至寶收歸我有。具體做法詳見第二步功法。

收心求靜即是築基煉己的功夫。所謂煉己即是煉心、煉性。煉即是鍛煉的意思。心不煉不死,性不煉不活,神不煉不靈。只有煉得識死、性活,神自然會靈。呂祖雲:“七返還丹,在人先須煉己待時。”柳華陽祖師曰:“若不煉己還虛,則臨時熟景難忘,神馳炁散,安能奪得造化之機。”應該怎樣煉呢?柳祖又云:“眼雖見色而內不受納者曰煉,耳雖聞聲而內不受音者曰煉,神雖感交而內不起思者曰煉,見物內醒而不迷者曰煉,日用平常如如,而先煉己純熟”。上面呂祖所謂煉己待時之時,與柳祖所說的臨時之時,同是指的陽舉炁發活子時之時,下手採藥煉精化炁之時。此時若煉己不純,意志不堅,很容易順熟路而去,前功盡棄。故古聖先賢(指善養生者)強調,修性養命,首先必須築基煉己,打好基礎,否則雖有所得,也容易得而復失。只有煉得識死性活,對景無心,常寂常靜常覺照,性自圓明神自靈。在靜中求動,動中採補,循序漸進,待精盡化炁,虧損補滿,則築基煉己才算告一段落。

初步收心求靜,與各家靜養功大致相同。所不同的是龍門派的靜養功是小還虛,這個“時”正是靜極而動一陽炁發的活子時,時來炁發為之命動,命動炁發即收回才算性命雙修;不知炁動收炁、精動煉精,就不算性命雙修。

此第一步功法學者要記住,入靜.調吸.吞津法.氣入丹田是非常重要的環節。

More on this topic

Comments

熱門紀事

太上老君曰養生經

記載中太上老君隱居宋國沛地,自耕而食,自織而衣。豈知其名,無足自行,慕其名者接踵而至,求問修道之方,學術之旨,處世之要,於是其弟子遍天下。 有個弟子名庚桑楚,深得老子之道,住在北部畏壘山上。住三年,畏壘之地民風大變:男耕而有粟可食,女織而有衣可穿,各盡其能,童叟無欺,百姓和睦,世間太平。眾人欲推庚桑楚為君主。庚桑楚聞之,心中不悅,意欲遷居。弟子不解,庚桑楚道:“巨獸張口可以吞車,其勢可謂強矣,然獨步山林之外,則難免網羅之禍;巨魚,張口可以吞舟,其力可謂大矣,然躍於海灘之上,則眾蟻可以食之。故鳥不厭天高,獸不厭林密,魚不厭海深,兔不厭洞多。天高,鳥可以飛矣;林密,獸可以隱矣;海深,魚可以藏矣;洞多,兔可以逃矣。皆為保其身而全其生也。保身全生之人,宜斂形而藏影也,故不厭卑賤平庸、” 庚桑楚弟子中有一人,名南榮,年過三十,今日聞庚桑楚養生高論,欲求養生之道。庚桑楚道:“古人曰:土蜂不能孵青蟲,越雞不能孵鴻鵠,各有所能,各有所不能也。桑楚之才有限,不足以化汝,汝何不南去宋國沛地求教老子先生?”南榮聞言,辭別庚桑楚,頂風冒雪,行七日七夜而至老聃居舍。 南榮拜見老子,道:“弟子南榮,資質愚鈍難化,特行七日七夜,來此求教聖人。”太上老君道:“汝求何道?”“養生之道。”老聃曰:“養生之道,在神靜心清。靜神心清者,洗內心之污垢也。心中之垢,一為物慾,一為知求。去欲去求,則心中坦然;心中坦然,則動靜自然。動靜自然,則心中無所牽掛,於是乎當臥則臥,當起則起,當行則行,當止則止,外物不能擾其心。故學道之路,內外兩除也;得道之人,內外兩忘也。內者,心也;外者,物也。內外兩除者,內去欲求,外除物誘也;內外兩忘者,內忘欲求,外忘物誘也。由除至忘,則內外一體,皆歸於自然,於是達於大道矣!如今,汝心中念念不忘學道,亦是欲求也。除去求道之欲,則心中自靜;心中清靜,則大道可修矣?蹦先?聞言,苦心求道之意頓消。如釋重負,身心已變得清涼爽快 舒展曠達、平靜淡泊。於是拜謝老聃道:“先生一席話,勝我十年修。如今榮不請教大道,但願受養生之經。” 太上老君道:“養生之經,要在自然。動不知所向,止不知所為,隨物捲曲,隨波而流,動而與陽同德,靜而與陰同波。其動若水,其靜若鏡,其應若響,此乃養生之經也。”南榮問道。“此乃完美之境界乎?”老聃道:“非也。此乃清融己心,入於自然之始也。倘入完美境界,則與禽獸共居於地而不以為卑,與神仙共樂於天而不以為貴;行不標新立異,止不思慮計謀,動不勞心傷神;來而不知所求,往而不知所欲。”南榮問道:“如此即至境乎?”老聃道。“未也。身立於天地之間,如同枯枝槁木;心居於形體之內,如同焦葉死灰。如此,則赤日炎炎而不覺熱,冰雪皚皚而不知寒,劍戟不能傷,虎豹不能害。於是乎禍亦不至,福亦不來。禍福皆無,苦樂皆忘也。”

製鞋業的祖師爺:孫臏

製鞋業的祖師爺:孫臏   孫臏(公元前382年∽公元前316年) 出生於(今山東省陽穀縣阿城鎮、菏澤市鄄城縣北一帶),活躍於戰國中期軍事家,兵家代表人物。孫臏原名孫伯靈,因受過臏刑故稱【孫臏】 孫臏曾與龐涓為同窗師承於【鬼谷子】,因受龐涓迫害遭受臏刑,身體殘疾,後在齊國使者的幫助下投奔齊國,被齊威王任命為軍師,輔佐齊國大將田忌兩次擊敗龐涓,取得桂陵之戰和馬陵之戰的勝利,奠定齊國的霸業。 其著作有《孫臏兵法》又稱《齊孫子》 孫臏在民間享有很高的聲譽,製鞋業及鞋類零售業者皆 尊孫臏為祖師爺、祖神 虔誠奉祈 同時孫臏也是歷史有紀錄最早做【生基】的先聖,但因為保護下屬家屬不受龐涓迫害而主動現身破壞了自己的生基寶地。 唐德宗時將孫臏等歷史上六十四位武功卓著的名將供奉於武成王廟內,被稱為武成王廟六十四將。宋徽宗時追尊孫臏為武清伯,位列宋武廟七十二將之一。 本府《玄都玉京山大羅天總府(九皇神燈)》有供奉 孫臏聖像 歡迎 製鞋業 運動用品業、零售商 前來參拜請示 部份資料參考維基百科介紹_道教特約小編編輯

2022 壬寅年道士法師課程班 更改 上課地點

上課為期十五週 本院週日班為每個星期日 早上9:00至下午4:30 註冊時間: 五月二十九日  (早上9:00至17:30 報到,繳費,領書,填表) 本院上課地點:新北市鶯歌區中正一路303巷1號  鶯歌孫臏廟教室 孫臏廟聯絡電話:02-26734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