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養生內丹

Related Articles

道教養生內丹

內丹,簡單地說,就是人身體之內精、氣、神三者的一種結合物。是藉用外丹的名詞術語,將人體作為煉丹的爐子,把精氣神作為煉丹的藥物,讓氣按照一定的線路在人體經絡問有節奏地運行,在運行中不斷的吐故納新,使人永遠充滿活力,為人的長壽提供原動力,這股原動力被習慣地稱為“內丹”,內丹家以丹像日月,比之如陰陽、心性,神氣,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與天地合一,比之為金剛不壞之體,故亦稱曰金丹。道家歷來稱其為“內丹”。

道家煉養術從外丹發展到內丹,是一個由繁入簡,博而返簡的必然過程。內丹術的出現雖然要比外丹術來得晚,但同樣是源遠流長。內丹術是早期神仙道術中守一、行氣、導引、房中等煉養功夫的綜合發展。

道家煉養之道,亦稱金丹大道。道教養生家認為,內丹是道教煉養工夫的核心,是靜功、動功、氣功、房中、服食等功夫的綜合發展。

《上洞心丹經訣》以行氣、胎息為內丹之義,謂“欲求神仙,當得至要,至要在寶精行氣,服食大藥。雖云行氣,而行氣有數十法,大要在還精補腦。雖云服氣,而服氣之法百餘事,大要在始息。”書中有“修內丹法秘訣”,即以靜坐行氣著手,運精氣過三關直入腑,“腦滿之後,丹自玄膺而下,其味甘,其氣香,至此則內丹成矣”。

《指歸集》序稱:“回風混合法,使精合神,神合氣,氣合真,混崙神丹。百日丹成。”“內丹之說,不過心腎交會,精氣搬運,存神閉息,吐故納新,或專房中之術,或採日月精華,或服餌草木,或辟穀休妻。”據此可知,內丹包容甚廣。

關於內丹學說的緣起,陳致虛《上陽子金丹大要》認為源於黃帝、老子“求於冊者,當以《陰符》、《道德》為祖,《金碧》、《參同》次之。”也就是說,內丹之學肇自先秦兩漢時期。

宋陳顯微《周易參同契解》王夷序稱,“又古今諸仙,多尊《參同契》為丹法之祖。”

至隋代,蘇元朗著《旨道篇》,內丹之說始倡於世。再經唐末五代,崔希範、鍾離權、呂洞賓、陳摶等人大加推行,研討內丹已成風氣。

入宋之後,承鐘呂、陳摶丹法遺風,首推張伯端。其後遞傳,至白玉蟾而成內丹南宗一派。金元之際,王重陽開全真道門,有弟子七人,遂成內丹北宗一派。

其後明代陸潛虛創內丹東派,清代李涵虛創內丹西派,此外尚有三豐派、伍柳派、先天派,青城派等等。這樣一來,內丹便成為宋元明清道教的主要煉養方術而傳播、流行。

內丹家將人體的某些部位比作爐鼎,以精、氣、神為內煉三寶。所謂的精、氣、神,乃指人體先天秉賦的元精、元氣和元神。其中精是基礎,氣是動力,神是主宰。以神(意念)為火候,以精氣為藥物,以神馭氣,以神煉精,使精氣神聚凝不散,而結成內丹。他們又以五行配五臟,認為心在上,屬火,卦象為離;腎在下,屬水,卦象為坎。煉丹的核心就在於心腎相交,取坎中之陽,填離中之陰,而成純陽之乾體。所謂“取將坎位中心實,點化離宮腹裡陰。從此變成乾卦體,潛藏飛躍總由心。”

More on this topic

Comments

熱門紀事

道教神仙與道教義理

“神仙”一般是指修煉得道,神通廣大,變化莫測而又長生不死之人。即“神仙者,所以保性命之真而遊求於外者”。“仙”也稱“仙人”、“真人”,統稱“仙真”。其實,神與仙是有區別的,神是先天自然之神,是出於天地未分之前,也稱先天之聖,是先天就存有的真聖,按《抱朴予》的說法,是屬於神異類,“非可學也”。比如三清尊神、玉皇大帝、南極仙翁等天界尊神,就不是世間的凡人通過修道能夠修成的。仙是後天在世俗中修煉得道之人,也稱後天得道仙真,凡是通過長期的修煉,最終達到長生不老的人,就是仙人。中國古籍中的“神”字,內涵相當豐富,既包含有“超自然力”,人們難於預測、駕馭者謂之神,如《易》曰:“陰陽不測之謂神”,又日:“唯神也,不疾可速,不行而至”。又有精氣等謂之神,如“子曰:'氣也者神之盛也,魄也者鬼之盛世”。又有“聖人之精氣謂之神,賢智之精氣謂之鬼”。還有長生不死者謂之神,如《家語》曰:“不食者,不死而神”。可見“神”既包含先天神靈,也包含有精氣之神和希求不死之願望。道教謂老而不死曰仙。漢末劉熙所著《釋名》一書解釋:仙,遷也;遷入山也,故其製字人旁作山也。葛洪說:若夫仙人,以藥物養身,以術數延命,使內疚不生,外患不入,雖久視不死,而舊身不改。苟其有道,無以為難也。鐘、呂認為,所謂仙與人的分野,在於陰陽狀況的不同。純陽而無陰者,仙也;陰陽相雜者,人也。負陰抱陽而為人也。 道教經書甚多,明代刊行的《道藏》便有5485卷,明代以後陸續出現的經書亦略有數千卷(近人彙編有《藏外道書》)。卷帙浩繁,內容包羅萬象,揆敘萬類,諸如義理哲言、科儀規範、靈符神咒、修養方術等。而要對其義理規范進行清晰明辨,則務必先進行一番大致的梳理、歸納,使能對其主體綱要有所了解、把握。關於這方面的探討,古往今來,議論頗多,見仁見智,各從其志。現對道教義理的主體思想結構,作簡要剖析如下: 一、道教的根本信仰為“道”。它既是根本的信仰,也是其教理教義的思想中心。一切理論、修養、規範、科儀皆圍繞這個思想中心運作,即闡發、延伸、融攝。一切道經道書,其出發點與落腳點,都在於論證“道”的永恆常在與創造、支配宇宙一切的無限權威和力量。一切運作、行持,皆以尊道、循道、法道、證道、與道合一為圭旨。道教的信仰與文化體系,就建築在這個基礎之上。而“道”這個字,從文字解釋的角度來說,是一個有多種含義的詞,在我國的傳統文化中,運用得十分廣泛。道教思想,淵源於我國殷商時代的鬼神崇拜,戰國時代的方仙信仰,漢代的黃老道。它所說的“道”,除具有本原、運化規律、理念、道路、方技等意外,更具有靈性、悟性、善性、神性、陰陽變化、五行生剋等宗教性含意。道教崇仰的“道”,信者認為外能創造、支配宇宙一切,維護宇宙和諧與人世社會安寧;內則能主導人的心性、形體的安適和康健。 二、在“道”的統攝之下,道教教理教義中較具有學術思想性的內容,可梳理出四大支幹,一曰重生,二曰重和,三曰重德,四曰重術。重生即重在闡發和論證“生”與“道”的關係。“仙道貴生”,生道相依相守,有道則生,失道則死,生道合一,則長生久視;重生輕死,務生為樂;我命在我,不屬天地;更主生態平衡,珍視一切動植物生命。重和即闡發和論證“道法自然”則宇宙和諧。反對戰爭,反對以強凌弱,使社會安寧;內求陰陽調和,則體安人壽;處世“和光同塵”,則謙虛受益,自然和諧,社會和平,世人泰和,無水旱蟲兵疫之災,是人類幸福、社會發展的關鍵。重德即闡發和論證道德是維護社會秩序,保障人與人之間和善相處的綱紀。修養道德既是作人的基本要求,也是修證成仙的階梯,勸善規過,勉人為善,功德圓滿,必獲吉慶;善惡報應,如影隨行,天道承負,無可逃慝;醮儀祭祀,解厄度亡;慈心於物,濟世利民;地獄五道,警人為惡;清規戒律,嚴謹修持;功過寶典,檢束自律;忠孝友悌,正己化人,矜孤卹寡,敬老懷幼;天有司過之神,世有懲惡之刑,不履邪徑,不欺暗室。重術即道教素重養生延命,重視性命雙修之方法與眾術,有“道”無“術”不行之說,亦即信行方術是修道的途徑。諸如內外丹道,諸種氣法,動靜功夫,道醫療病,養性延命,以及形形色色的星相佔驗數術。 以上四大思想觀念,是道教義理規範的四大基點。 三、道教信行的理想,有入世與出世之別。世俗的理想則是用道教入世法教化世人,使其遏惡揚善,為有道德正信之善人,大家和平友善相處,共建共居於太平國土,有聖賢治理國事,人各勞作食其精力,天下無水旱兵蟲疫之災,人壽年豐,太平安樂。其宗教性的出世理想,則是用道教的出世法,引導和感悟有善性者修行長生久視之道,得道成仙人,肉體飛升或精神昇玄,進入神仙極樂之境。總的來說,道教信行的理想是兩種人格和兩種境界。道教認為,善人是修仙的基礎和新的起點,登仙是善人最美好前景與歸宿,兩者是相聯繫的、一致的,前者是基礎階段,後者為超越階段,也可說前者為世俗同塵階段,後者為超脫塵俗階段。

道教與佛教 中元跟盂蘭的差異 報乎你知!

道教與佛教 中元跟盂蘭的差異 報乎你知! 中元節 道教與漢人的生活 習習相關 而自古至今 漢人採用道教的儀式中 以整年度年的盛會可分為三次(合稱為「三元」),古人重視著「三元」就是天官大帝、地官大帝及水官大帝 三官大帝的別稱,正月十五、七月十五以及十月十五為三官大帝的誕辰。 正月十五日稱為「上元」,是天官生日,主要是舉行賜福的儀式。 七月十五日稱為「中元」,是地官生日,用以赦免亡魂的罪。十月十五日稱為「下元」,是水官生日,是為有過失的人解除厄運。地官誕是農民慶賀豐收、酬謝土地與萬靈的日子,也是為亡魂赦罪的日子。 盂蘭節 以印度根據並沒有特定的祭祀鬼魂的日子 而盂蘭的意思事來自 (佛說盂蘭盆經)的記載,「盂蘭盆(ullambana)」是梵語उल्लम्बन,「盂蘭」意思是「倒懸」;「盆」的意思是「救器」,所以,「盂蘭盆」的意思是用來救倒懸痛苦的器物,衍生出來的意思是:用盆子裝滿百味五果,供養佛陀和僧侶,以拯救入地獄的苦難眾生 所以佛教盂蘭也是採用道教中元而來 ! 道教的地獄教主 太乙救苦天尊 而居 東方長樂世界

太一宗歷代四十七位宗師傳承的是對於凡眾不捨與牽掛

太一宗傳承到四十七代 從每一代傳承大宗師傳道的過程中 我們看到是歷代宗師對眾生牽掛 近代的太一宗四十七代大宗師黃史仙逝得道 從甲仙大真人府 落成安座 凡眾對於太一宗四十七代大宗師黃史 宏願道教的復興及對於眾生不捨的堅持 在歲月流逝中大宗師一生的道路中 雖然一直朝著修至真之道 但是為了凡眾 拖著年邁過八十的身軀 為眾生演法 祈福平安  大宗師從歲月宏亮的聲音演變成年邁的沙啞痕跡 雖然大宗師離開這個家 凡眾們看著不捨都無處淚灑   但我們再一次見到 微笑臉頰的大宗師 頻頻回頭看的是眾生 這凡眾生 你們能感受到嗎 大宗師曾經渡百萬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