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風清 道仕途

Related Articles

太一 雲宗子

道風清

仙逝回歸名曰道,迢迢道途飄何如?

夢魂不憚憶道勞,幾度思親伴祖師。

道仕途

塵世繼代宗傳世 ,與天共齊千萬里?

奉道落雲終成就,盼朝一日在道聚

 

 

 

More on this topic

Comments

熱門紀事

祭解 改運 補運 的儀式 報乎你知!

祭解,通稱補運、改運,或作祭改,是一種道教的神職人員為的百姓 生活疑難所濟世一種儀式。在該儀式中,分為上中下道法 上者 演法 中者科儀 下者作法 而百姓會親自到場或委託親友帶著衣物 到宮廟參加法會或是專項的法事 ,並委請道長俗稱「紅頭」)紅頭法師為之 並舉行一連串儀式,以使其運勢轉趨順遂 如病符 官符 事業 婚姻 求子等等! 通常這些儀式中 注重有哪些? 一•淨壇 請神 (恭請諸神下凡  作盟證) 二•誦經 拜懺  (針對事物念何種經 如災難 恭誦太上老君說消災妙靜) 三•宣疏 表文(疏文是凡人祈求于神仙的公文,是溝通的橋梁 如法院訴訟書一樣。) 四•針對事物的方式(如犯陰時...

道教的人物

道教的人物 唐高祖的尊奉道教,自古中外的宗教,其根本雖然都建立在群眾的信仰上,但它的發展,大都仰仗帝王政權的崇奉而取得優勢。如果宗教也可以範圍於命運之說,則道教的命運,一至於唐初開國,實為鼎盛時期,此時不但在政治地位上,有所保障,且在民間道教上,也足與當時的佛教分庭抗禮。道教從此穩定基礎與展開後來的局面,全仗大唐天子與老子是同宗的關係,誠為不可思議的史實。 史稱:當唐高祖(李淵)武德三年五月,據太原起家而稱帝的時候,因晉州人吉善行,自言在平陽府浮山縣東南羊角山(一名龍角山),見白衣老父日:“為吾語唐天子,吾為老君,吾爾祖也。”因此便下詔在其地立老子廟。及唐太宗當政以後,便正式冊封老子為道教教主“太上老君”,亦信奉道教不輟。到玄宗時代,老、列、莊三子之書,便正式改名為道教的真經:《老子》稱為《道德經》,《列子》稱為《清虛經》,《莊子》稱為《南華經》。道教之隆,前無其盛。然其道教儀式與內容,自南北朝以來,已影響佛教,大多佛教援用道教制度而設置,至唐代更為明顯,此亦古今中外,所有宗教,大都潛相仿傚的常例。 玄宗雖隨祖宗遺制,同時崇奉道教,且親受道教道法,具有道士的身份,後來唐代帝王定有受籙的規矩,而當時貴妃楊玉環也皈依道教,號為“太真”,後來唐室內廷宮嬪出為女道士的風氣。故中唐之世,隨著女道士的風氣,處彌漫著文學境界的浪漫氣息,例如許多女道士,唐朝詩人贊詠懷思女道士的作品,俯拾皆是。 但道教在唐代雖然成為正式的宗教,並高於佛教的政治地位,然自南北朝以來,道、佛兩教的爭競,其勢仍未稍戢。當初唐之際,互爭尤烈,如史稱唐初三教之爭云: 武德七年二月丁巳,高祖(李淵)釋奠於國學,召名儒僧道論義,道士劉進喜問沙門惠乘曰:悉達(釋迦)太子六年苦行,求證道果,是則道能生佛,佛由道成,故經(佛經)曰:求無上道。又曰:體解大道,發無上心。以此驗之,道宜先佛。乘曰:震旦之於天竺,猶環海之比鱗洲,老君與佛先後三百餘年,豈昭王時佛而求敬王時之道哉,進喜曰:太上大道,先天地生,郁勃洞靈之中,煒燁玉清之上,是佛之師也。乘曰:按七籍九流,經國之典,宗本周易,五運相生,二儀斯辟,妙萬物之謂神,一陰一陽之謂道,寧雲別有大道先天地生乎,道既無名,曷由生佛經《中庸》曰:率性之謂道。車胤曰:在己為德,及物為道,豈有頂戴金冠,身披黃褐,鬢垂素發,手執玉璋,居大羅之上,獨稱大道,何其謬哉!進喜無對。已而太學博士陸德明隨方立義,偏析其要。帝悅曰:三人皆勍敵也。然德明一舉輒蔽之,可謂賢矣。遂各賜之帛。 這是初唐開國時期,宗教在御前辯論的第一回合,參加主要的對象,是道、佛兩教的重要人物,但其結論,卻以儒家為主的陸德明作了公允的評判,而且最後折衷,歸之儒理。後來開始道、佛兩教劇烈爭競的人物,雖然陰由宮廷的推波助瀾,而主使其事,當推太史令(類似現代的天文台長等職)傅奕為主: 武德八年(乙酉)太史令庾儉,恥以術官,薦傅奕自代。奕在隋為黃冠(道士),甚不得志。既承革政,得志朝廷。及為令,有道士傅仁均者,頗閑歷學,奕舉為太史丞,遂與之附合,上疏請除釋教事,十有一條。疏奏,不報。九年,太史令傅奕,前後七上疏請除罷釋氏之教,詞皆激切。後付廷議,宰相蕭瑀斥奕為妄,且雲:地獄正為此人設也。高祖復以奕疏,頒示諸儒,問出家於國何益?時有佛教法師法琳,作《破邪論》二卷以陳。 是歲夏四月,太子建成、秦王世民,怨隙已成,將興內難,傅奕毀佛益力,乞行廢教之請,高祖因春秋高而遲遲未決。及法琳等諸僧著論辯之,合李黃門《內德論》,同進之於朝。帝由是悟奕等譽道毀佛為協私,大臣不獲已,遂兼汰二教,付之施行。五月辛巳,詔書有雲:正本澄源,宜從沙汰,諸僧、尼、道士、女冠,有精勤練行,守戒律者,並令就大寺觀居止,供給衣食,不令乏短。其不能精進無行業,弗堪供養者,並令罷道,各還桑梓。所司明為條式,務依教法,違制之坐,悉宜停斷。京城留寺(佛寺)三所,觀(道觀)三所,其餘天下各州,各留一所,余悉毀之。六月四日,秦王以府兵平內難,高祖以秦王為太子,付以軍國政事。是月癸亥,大赦天下,停前沙汰二教詔。 由此可見道、佛兩教的爭競,在初唐高祖時代,已經牽涉到宮廷內幕的大案,凡古今中外,宗教與政治,始終結為不解之緣,殊足發人深省。  

茶與道教 知道乎

茶與道教 晉時道教代表人物葛洪,他提倡修身煉丹,得道成仙,宣揚「仁愛清靜,積而修習,漸至長生,自然神化。」因為這樣,所以在三國至南北朝茶文化的建構過程中,隨時都能發現道教的思想。舉例來說:晉時壺居士《食忌》載:「苦茶,久食羽化」。道教茅山派陶弘景在《雜錄》中也稱:「苦茶,輕身換骨,昔丹丘子、黃山君服之,…」在道教的看法和宣傳中,不僅把茶看作是一種極好的飲料,甚至誇大為輕身換骨和羽化成仙的「妙藥」。 道教把茶看得如此貴重,所以《宋錄》中記載著:「新安王子鸞,豫章王子尚,詣譚濟道人於八公山。道人設茶茗,子尚味之曰:『此甘露也,何言茶茗』。」這不僅是表現道教把茶引進他們的修煉生活,並且顯示,他們對茶的加工、烹飲有深入研究。因此,在我國江南丘陵山坡地,凡是道教宮觀林立之處,多有茶樹栽培。宮觀道士不但自己以飲茶為樂,而且提倡以茶待客,進而還以茶作為祈禱、祭獻、齋戒,直至長為「驅鬼捉妖」的貢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