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道德貴

尊道德貴

Advertisment

道風清 道仕途

太一 雲宗子 道風清 仙逝回歸名曰道,迢迢道途飄何如? 夢魂不憚憶道勞,幾度思親伴祖師。 道仕途 塵世繼代宗傳世 ,與天共齊千萬里? 奉道落雲終成就,盼朝一日在道聚。      

道教思想與戒規

道教從產生至今,已經走過近兩千多年的歷程。如果從其前身老君(政治家稱老子)的出現算起,則已有兩千五百多年的漫長歷史 如果再追其源 從黃帝求道於廣成子起算五千多年歷史。 如同世界各大宗教一樣,道教的教義中既有對終極本體,即太上大道或它的化身的信仰,有追求自我與自然之道合一(天人合一)的終極目的,也有規範個人言行的價值和倫理標準。這一倫理標準即被稱作“善道”的清規戒律。 道教早期原無正式戒規,但有“以善道教化”民眾的主張,要求信徒奉守道誡,不貪財色,誠信不欺詐。西元四世紀以後,天師道等道教派別吸取儒家禮教和佛教戒律,制定了三戒、五戒、八戒、九戒、十戒、二十七戒、一百八十戒、三百觀身大戒,以及明真科、千真科等戒律和科條。 道教各宗派戒規形成.這些戒規科條,都是約束道士和信徒言行,勸善止惡的道德規範。其中的一些戒律,則體現了人類社會最基本的倫理價值觀念。 以道教經典紀載如:太一宗祖師太上老君所寫《太上老君戒經》規定道教清信弟子所受五戒為:第一戒殺、第二戒盜、第三戒淫、第四戒妄語、第五戒酒。 《洞玄靈寶六齋十直經》規定道教根本戒律為五戒十善。五戒,一不得殺生、二不得嗜酒、三不得口是心非、四不得偷盜、五不得淫色。十善,一孝順父母、二忠事君師、三慈心萬物、四忍性容非,五諫諍蠲惡、六損己救窮、七放生養物種諸果林、八道舍井邊種樹立橋、九為人興利除害、十讀三寶經律,恒奉香花供養奉之具。 陸修靜天師《受持八戒文》規定道士受持的八條戒律:一者不得殺生以自活;二者不得淫欲以為悅;三者不得盜他物以自供給;四者不得妄語以為能;五者不得醉酒以恣意;六者不得雜臥高廣大床;七者不得普習香油以為華飾;八者不得耽著歌舞以作娼妓。 《北帝伏魔神咒妙經》卷六載世人所受九條戒規:一者敬讓,孝養父母;二者克勤,忠於君王;三者不殺,慈救眾生;四者不淫,正身處物;五者不盜,推義損己;六者不嗔,凶怒淩人;七者不詐,諂賊害善;八者不驕,傲忽至真;九者不二,奉戒專一。 清朝王常月真人《初真戒律》載道姑信女所應修持初步戒規:一孝敬柔和,慎言不妒;二貞潔持身,離諸穢行;三惜諸物命,慈湣不殺;四禮誦勤慎,斷絕葷酒;五衣具質素,不事華飾;六調適性情,不生煩惱;七不得數赴齋會;八不得虐使奴僕;九不得竊取人物。 《全真出家傳度儀》載虛皇天尊所說初真十戒:一不得不忠不孝不仁不信,當盡節君親推誠萬物;二不得陰賊潛謀害物利己,當行陰德廣濟群生;三不得殺害眾生以充滋味,當行慈惠以及昆蟲;四不得淫邪敗真穢慢靈,當守真操使無缺犯;五不得敗人成功離人骨肉,當以道助物令九族雍和;六不得讒毀賢良露才揚己,當稱人之美善,不自伐其功能;七不得飲酒食肉犯律違禁,當調和氣性專務清虛;八不得貪求無厭積財不散,當行節儉惠恤貧窮;九不得交遊非賢居處雜穢,當募勝己棲集清虛;十不得輕忽言笑舉動非真,當持重寡辭,以道德為務。 《洞玄靈寶仙公請問經》載太上道君所說十戒:一不得嫉妒勝己,抑絕賢明;二不得飲酒放蕩,穢亂三官;三不得淫犯他妻,好貪細滑;四不得棄薄老病窮賤之人;五不得誹謗善人,毀敗同學;六不得貪積珍寶,勿肯施散;七不得殺生祭祀六天鬼神;八不得議論經典以為虛誕;九不得背師恩愛欺詐新學;十平等一心仁孝一切。 《玉清經本起品》載中品之人所受十戒:第一不得違戾父母師長,反逆不孝;第二不得殺生屠害,割截物命;第三不得叛逆君王,謀害家國;第四不得淫亂骨肉,及其他婦女;第五不得譭謗道法,輕泄經文;第七不得欺淩孤貧,奪人財物;第八不得裸露三光,厭棄老貧;第九不得耽酒任性,兩舌惡口,第十不得凶豪自任,自作威利。 太一宗重要經典所傳《老子化胡經》載化胡十二戒:一不飲酒醉亂、二不殺生食肉、三勿罵詈咒人、四勿欺詐他人、勿偷盜貪利、六勿淫佚好色、七勿慳吝不施、八勿剛強不自屈、九勿遠視極聽、十勿多言煩語、十一勿恚怒心怨恨、十二勿淫祀邪鬼。 道教的戒律還有很多。僅從以上列舉的戒律已可看出,在道教戒律中反復強調的那些戒條,正是自有文明以來人類社會最基本的道德倫理規範。這些規範可分別為: A、對自身的約束,如節儉、忍讓、誠信、寬容、不淫亂、不飲酒、不交遊惡人等; B、對他人的道義責任,如不妄語、不爭吵、不恚怒、不偷盜、不欺詐、不殺害,不厭棄孤老貧賤,施散財物救助他人等; C、對家庭、國家和宗教的責任,如孝順父母、忠於君王、尊敬師長同學、禮誦經文、不違逆王法、不祭祀邪神等; D、對自然的責任,如不殺生血食、種植果木,慈養萬物,惠及昆蟲等。 E、對自己宗派盡責 尊師重道 以道修為提升 以及對於自身的嚴謹與規章。 道教的這些戒律,如果稍加改動,如將不飲酒改為不吸食毒品,忠於君王改為忠於公職等,就可以成為適用于現代社會的“普遍倫理”規範。 二十世紀末,隨著經濟全球化形勢的發展,出現了建立全球倫理的倡議。在聯合國的組織下,各國學者及宗教人士積極參與對話。進入二十一世紀後,吸取世界上各種宗教文化共同的價值觀和倫理道德,建立“普遍倫理法則”的趨勢將繼續發展。道教應該更積極地參與這種對話,並貢獻自己獨特的智慧。 現代人類社會仍處於雙重的道德困境中。一方面不合理的社會制度還在造成人類所有成員不可剝奪的天賦權力不能普遍實現;另一方面單純強調人的天賦權力,而忽視其天賦責任的傾向,導致濫用個人自由而損害自我身心與社會和諧。因此在繼續促進普遍實現“人的權力”的同時,也使每一享受權力的人類成員自覺承擔“人的責任”,即承認和遵守普遍的道德規範,乃是現代文明社會發展的方向。 在要求人們承擔道德責任時,一方面當然要制定有關的道德規範和律條,但更重要的是怎樣才能使人們自覺遵守這些律條。根據道教的教義,道德戒律的實現基於兩個前提,一是對神靈的敬畏和服從,二是對自然之道的理解和覺悟。前者稱為信仰,後者稱為智慧。就智慧而言,道家的思想不僅對中國傳統社會發生過深刻的影響,而且在經濟發達、政治民主、科技昌明、文化多元化的現代社會中,仍有其永恆的意義。 道教的思想的永恆意義,首先在於它對人類文明社會的負面影響有清醒的認識和批評。人類文明的發展,是一種“創造性破壞”的過程,往往要付出許多意想不到的代價,出現所謂“文明異化”的弊端。文明異化的弊端之一,是對人與自然和諧有序關係的破壞。人類為了自身的物質利益無止境地索取自然資源,污染破壞自然環境。 人類憑藉其科學知識和技術力量,部分超越了自然對人的束縛以後,不再能正確地認識人與自然不可分離,和諧共生的統一關係,誤以為自己是天地萬物的主人,可以戰勝和支配自然,將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看作可以無限榨取和勒索的物件。驕傲自負的“文明人”,生活在人為的機械化、標準化的狹小空間,而不知天地間有大美,山水中有真樂。這些正是人類不能正確認識人與自然關係的惡果,已經並將繼續受到自然的懲罰。資源危機、空氣污染、環境惡化,已經成為現代文明社會難以解決的問題,危及人類的生存。 這些問題的解決,僅用科技手段治理環境是不夠的,還必須從根本上改變人類的思想,拋棄天人相勝,技術萬能的錯誤觀念,重新認識道家“天人合一”,人與自然和諧相處思想的價值。 只有從思想觀念上覺悟,人類對其生存的環境有不可推卸保護責任,尊重自然,愛惜生命,才能為我們自己和子孫後代留下美好的生存空間。 自然環境的破壞只是文明社會弊端的一個方面,另一方面人文環境的破壞則更為驚人。 老君和莊子都曾以其過人的智慧,清醒地看到文明發展造成的負面影響——“人為物役”。人類被自己創造的知識、財富和權勢所迷惑和役使,貪圖名利和物質享受的欲望無限膨脹,以至於喪失了內心的和平與純樸本性,為了謀取金錢、名譽、權力和感官享受,而不擇手段地爭奪傾軋,陷入無休止的爭吵和混亂。這都是文明異化,單純強調個人權力和濫用自由的惡果。其受害者生命不得保障,精神難得安寧。這種失去自由和快樂的社會和人生是多麼可悲可笑,道家的自然主義哲學,對人類文明的這些異化現象作了無情的批判。 要求人們順任自然,除情去欲,消除自我成見,追求高尚超越的人生境界。不以物喜,不為己悲,做一個自由快樂的真人。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他具有高尚的心靈,獨立的人格,善良的道德品質,通達事理的智慧。人應該做自我的主人,他人的朋友,而不應成為權力、資本和商品的奴隸,不應成為囿于偏見小智的知性奴隸和物質消費的感性奴隸。道家哲學教導人們忘懷世俗的功名利祿、利害得失,超越種種庸俗無聊的現實計較,更多地陶冶、培育和豐富人的精神世界和心靈境界。 “心明於物外”,使自我與活潑流動、生機盎然的大自然融合為一,從中獲得生活的力量和生命的意趣。在充滿競爭傾軋、物欲橫流的現代“文明”社會中,也許有人會以為這些老生常談未免迂腐。然而道家哲學畢竟沒有過時,越是在競爭激烈的社會中,個人的心靈越是容易受到傷害,因求取不得而失去平靜,甚至迷失本性,偏激發狂。道家的思想教義對此弊病,不失為一劑良方。 道教的思維方法在現實中也有其意義。道教思維方式的獨特性,首先在於其反思和通觀事物的特點。不僅看到事情的正面,而且看到其負面和反面。人見其有利,我見其亦有弊;人知其有用之用,有為之為,我獨見其無用之用,無為之為,此之謂反觀。能從正反兩方面看問題,才不至於只見有利而盲動。莊子齊萬物,同生死、泯除是非的通觀方法,不是站在自我的立場,而是站在“道”的高度看問題,不僅看到人與我的不同,而且看到一切事情在本質上的相通和聯繫。這有助於不固執己見而與人溝通,從而通達事理,寬容與己不同甚至相反意見的存在。寬容精神是現代民主社會的基礎,是多元文化同時並存的前提。而寬容精神來自通觀物我的思維方法。現代民主社會的建立,正是基於思想、信仰的自由和多元化,承認各種思想學說和宗教信仰都有其存在的權力和價值。 在傳統的專制社會中,統治者往往將自以為是的獨斷式思想強加於人,以為真理只有一種,強行以統治者認可的某種思想去“教化”人民。其實世界上任何政治學說或倫理思想,或某種教義,即使其中包含有合理因素,但都不可能壟斷真理,更不可能被所有的人接受。合理的思想一旦與政治強權結合,變成獨尊的官學,強制人民接受,那麼這種思想就會變善為惡,成為“以理殺人”的工具。當今世界上還有許多自以為是的當權者和意識形態專家,被自我的偏見和獨斷式思維方式所束縛,自以為壟斷了真理和正義的發明權,固執偏見誑惑人心,以至於人們無法相互理解,陷於無聊地爭辯吵鬧,甚至以暴力鎮壓異己思想,挑起戰爭。某些“政治精英”則偏執理想主義的政治和倫理觀念,甚至是空想的烏托邦。 必須在現實社會中建立某種理想國的想法,導致他們在實踐中用強權推行其一元化的政治理念,以“正義”或“善道”的名義壓制他人的不同意見。 因此在現代多元民主社會的普遍倫理中,固然要強調“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傳統道德觀,但同時也要警惕“己之所欲,必施於人”,強制他人接受某種“善道”和烏托邦理想的傾向。只有承認道德倫理多元化的前提,溝通交流而不是強行統一人們的思想,才能維護社會的民主自由。 但是在現實社會中,有些知識精英確實有要求實現某種政治或道德的理想,傾向于改造或超越“非理想”的現實社會。這種傾向一方面有利於推動社會的發展,另一方面又有威脅多元民主政治制度的危險。化解這種危險傾向的方法,可以用宗教的超越精神來滿足人們對烏托邦的想往。如果某種道德和政治理想僅僅是某些人們的精神信仰,而不必在現實中普遍實施,就可以避免假借善道正義剝奪他人自由的危險。因此宗教與政治信仰的自由或不信仰的自由,是維護現代民主制度的基礎。宗教既能滿足人們精神超越的理想,又能化解執著烏托邦理想而威脅民主自由的危險,這是它在現代社會中的重要社會功能之一。 在道教義理哲學中,都有主張“有無雙遣”,既不執著世俗現實,又不執著超越理想的思想。這種思想一方面要求信仰者在精神上超越現實,解脫世俗名利欲望對自我身心的束縛;另一方面又不可執著於虛無的理想和信仰,脫離現實生活,強求超凡入聖。不可以善度人,亦不可以己善責人。 道教的思想在古代可以對治儒家理想主義政治倫理的偏執,在現代多元民主社會中也可以發揮其社會功能。

道教是華人的根

道教的建立、成長、擴張與演變 道教演變是道家思想與漢族文化與諸子百家同時產生,我們要明白道教,不得不先知道科學。科學應用起源可以說:都是歷代道士們研究或用於生活的結果。因為道士們的責任,就是要將玄渺自然的天則來解釋或自然定律,發展人事物預知。 現今科學的始祖應為『道教』在中華文化的前身初期,都可以找出來。《國語·楚語》載巫術說“古者民神不雜。民之精爽不攜貳者,而又能齊肅衷正:其知,能上下比義;其聖,能光遠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聰,能聽徹之。如是道法威儀,則明神降之,在男日巫,在女回現”(巫或現的意思是指:道士前身也可稱為法師)。歷代道士們的聰明與預知都超過常人,當時的道士們,多數學習開始《易》是中國宗教與思想源頭,故研究道家與道教不可不先學《易人《易》底八卦相傳出於《河圖》、《洛書》,這兩種文字大概是居於河洛漢人所遺留(河洛意指河南與洛陽),所以除去練丹以外,還有解夢、卜卦、預言、中醫、祭祀科儀、日常生活的運用等等的科學依據,然而道教代表著中華文化之根。道教為根據中國固有文化所創設之宗教,其立教的過程,追溯歷史約可劃分為十個演變時期。 道教組織與信仰 道教組織系自混沌空之無極界,至二儀判分天地肇定之太極界,以至現世界,其體系由天曹、地府、神道、人道所組成。 無極之先,渺冥空洞,道炁混融,無如祖炁,太無混一大道君太聖祖,化生至道之中,激盪無極始炁,結凝天地之精-元始天王聖祖,主宰無極界施張造化,運導陰陽生育天地,綱維萬象,是為道生天地,天地生人。聖祖再一炁化三清,第一化為玉清元始天尊,第二化為上清靈寶天尊,第三化為太清道德天尊,稱為「道經師」為教徒皈依之三寶。元始天王復與太元聖母通氣結精,化生東王木公,西王金母,生育陰陽,為萬物之首,並分掌天下三界十方男女登仙之籍,凡世人修真得道,功成行滿昇天之時,尤其校定階品功以封之。先天真聖原本自無生有,化化相生,如九天真王、太上真人、金闕老君、九天普化天尊、九天玄女娘娘、九天玄祖天尊、九天妙道天尊、九天元皇天尊、無上元君、鐵岩上帝、鐵峰上帝、鐵仙上帝、鐵洞上帝、鐵翁上帝、太乙元君等。木公、金母再化五方五老-中央黃靈混元老君、東方青靈始老君、南方丹靈真老君、北方五靈玄老君,此乃五行之精,各掌五方運化,以上形成無極界之神道組織。 五老合一炁化為斗姥天尊、斗姥為眾星之母、主宰太極界、(燮)理五行、升降二炁、功沾三界、德潤群生。五老再按五行化五方五帝,以分佈四方,主司四時。 青靈始老君化為東方青帝,主木,司春。 丹靈真老君化為南方赤帝,主火,司夏。 皓靈皇老君化為西方白帝,主金,司秋。 五靈玄老君化為北方黑地,主水,司冬。 中央黃老君化為中央黃帝,主土,司四季。 自此四方位猷,五行運化而無窮盡。   「昊天玉皇上帝」統御諸天。綜領萬聖,為太極界至尊之神,下列四極、三官、五斗、星辰列宿如後: 四極大帝-北極紫微大帝綜御萬星,南極長生大帝綜御萬靈,西極天皇大帝綜御萬神,東極青華大帝御萬類,四極大帝係輔佐玉皇上帝統御萬天。 三官大帝-上元天官,主宰眾生善惡之籍,至諸仙升降之司。中元地官掌理八極四維五嶽,考眾生禍福之機,核男女善惡之籍。下元水官,主管江河淮海水域萬靈,長死魂鬼神之籍,錄眾生功過之條。 五斗星君-北斗星君曰七元,主解厄,計七宮:第一天樞陽明貪狼星君,第二天璇陰精巨門星君,第三天璣真人祿存星君,第四天權玄明文曲星君,第五天衡丹元廉貞星君,第六闓陽北極舞曲星君,第七瑤光明衝破軍星君。南斗星君曰六司主延壽,計六宮:第一天府司命星君,第二天相司祿星君,第三天梁延壽星君,第四天同益算星君,第五天樞度厄星君,第六天機上生星君。東斗星君主紀算,計五宮:第一蒼靈延生星君,第二陵光護命星君,第三關天集福星君,第四大明和陽保和星君,第五尾極總監星君。西斗星君主紀名,計四宮:一宮白標星君,二府高元星君,三典皇靈星君,四將巨威星君。中斗星君曰大魁,計三宮:第一赫靈度世星君,第二斡化上聖星君,第三沖和至德星君。 五方五德星君-東方木德重華星君,南方火德熒惑星君,西方金德太白星君,北方水德伺晨星君,中央土德地猴星君。 九曜-日曜(太陽帝君)、月曜(太陰皇君)、火曜(熒惑星)、水曜(晨星)、木曜(歲星)、金曜(太白星)、土曜(鎮星)、羅()黃旛星、計都(豹尾星),此九曜照耀世間,亦司善惡。 四靈-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天之四靈,以正四方,綜二十八宿星君。 二十八宿星君-東方青龍君,綜角宿、亢宿、氐宿、房宿、心宿、尾宿、箕宿七星君。北方玄武星尹綜斗宿、牛宿、女宿、虛宿、危宿、室宿、璧宿七星君。西方白虎星君,綜奎宿、婁宿、胃宿、昴宿、畢宿、參宿、七星君。南方朱雀星君綜井宿、鬼宿、柳宿、星宿、張宿、翼宿、軫宿七星君。 六十甲子值年太遂:掌人間禍福之神,為一歲之主宰,甲子年金辨,乙丑年陳枋、丙寅年沈興、丁卯年耿章、戊辰年趙逢、己巳年郭燦、庚午年王清、辛未年李愫、壬申年留旺、癸酉年康志、甲戌年詹廣、乙亥年任保、丙子年邵喜、丁丑年汪文、戊寅年曾光、己卯年龔仲、庚辰年董德、辛巳年鄭但、壬午年陸明、癸未年魏仁、甲申年方杰、乙酉年蔣崇、丙戌年白敏、丁亥年封濟、戊子年茅鏜、己丑年潘佐、庚寅年鄔桓、辛卯年范甯、壬辰年彭泰、癸巳年徐華、甲午年張許、乙未年楊賢、丙申年蕭仲、丁酉年唐傑、戊戌年姜武、己亥年謝燾、庚子年虞鄒、辛丑年湯信、壬寅年賢諤、癸卯年皮時、甲辰年呂誠、乙巳年吳遂、丙午年艾析、丁未年伍炳、戊申年俞誥、己酉年程實、庚戌年倪復、辛亥年蔡堅、壬子年丘德、癸丑年朱簿、甲寅年章朝、乙卯年萬春、丙辰年辛亞、丁巳年商諺、戊午年黎卿、己未年傅儻、庚申年毛梓、辛酉年石政、壬戌年洪克、癸亥年盧程。 以上組成太極界神道組織,然凡是後天仙真,或修道成真,忠臣孝子為後是欽拜者或地方社稷等亦屬太極界之神如太乙真人、玄天上帝、觀音大士、驪山老母、文王、金闕後聖帝君、葛仙翁、東極真人陵陽子明、西極真人王方平、南極真人赤松子、北極真人安期生、希夷真人、靈妙道真君、三茅真君-聖佑沖虛真君、德佑沖靜真君、仁佑沖慧真君、東華帝君、潛虛帝君、道純帝君、文昌帝君、白鶴真人、李白真人、鬼谷仙師、南華真人、姜子牙真人、孫臏真人、張良真人。八仙-鍾離、呂洞賓、張果老、韓湘子、李鐵拐、曹國舅、藍采和、何仙姑。海膽帝君及南宗七祖-張紫陽、石杏林、薛道光、陳泥丸、白紫清、劉永年、彭鶴林。重陽帝君及北宗七真-邱長春、馬丹陽、劉長生、譚長真、郝廣甯、王玉陽、孫不二真人。趙元帥、康元帥、托塔天王、王天君、關聖帝君、保生大帝、註生娘娘、天上聖母、順天聖母、岳王武穆、延平君王、開漳聖王、三田都元帥、五府千歲、三山國王、中譚元帥、清水祖師、靈安尊王、廣利尊王、廣澤尊王、門神(秦叔寶、尉遲恭)、東廚司命、福德正神、財神爺、地祇主等。 現世界之始,為洪荒之世,天地混沌,時天皇氏出,其上察天象之儀,以自然至理,啟迪族人,篤德深道,設教導民,以歸之根本。於是五運始興,人民於焉繁息,文化方始建立。天皇傳之地皇,其深察天體,極軸族轉之理,而定晝夜日月時辰,推測四時復始,啟示四方,民始知季節氣候,其時,正是萬物精靈孕育之初,乾坤陰陽昭明。人皇氏定九區以治市政,宜化八方,教民尊卑之道,分別男女,定夫妻制,化民成俗,社會秩序於焉井然改觀。有巢氏立火,積柴儲薪,只天布躔,以劃分七政,設傳教之台,受民請益,立師道之始。祝融氏教民溫順相和,努力勤樸,屯墾荒地,為民施醫治疾,民莫不敬慕德政,天下洽和,萬物叢生。伏羲氏出,教以畜牧、佃魚以養民,創列星分度制甲曆以序民,做八卦、象天地萬物名色以啟民智,並制嫁聚,定人倫,形成家族氏系,民生漸形繁育。神農氏立,教民耕稼之法,興農利民,顧後世耕田之人謂之農人。嚐百草,著醫經,並以日中為市,教民聚貨,交易而退,後世之醫農商政從此起源。又設祭祀之禮,敬奉天地之儀,設教宣道,化俗為樸,興教於天下,萬國雍和。黃帝承神農之後而立政,創始人類諸多發明,命史官倉頡依類象形而造字,又以天干地支分配甲子,建築宮室,鑄造貨幣,發明蠶絲,著作醫經,訂定律呂,官司分職,區劃土地分州邑,成井田之制等等,孕育人類文明之始,成為中華民族之始祖。 地府由太乙救苦天尊主統御之權,下列五嶽,城隍十殿二十四地獄。 五嶽: 東嶽泰山大生齊仁聖帝-司糾察、陰陽地府、善惡之權 西嶽華山大利金天順聖帝-司金銀財寶飛禽 南嶽衡山大化司天照聖帝-司星辰分野水族龍魚 北嶽恆山大貞安天元聖帝-司河淮江齊 中嶽嵩山大寧中天崇聖帝-司大地訓谷走獸 府縣城隍:府(省)城隍治一省之事,縣城隍治一縣之事,主司賞善罰惡。 酆都大帝-天下鬼神之宗,下佈六天宮,凡人逝後,由之審判其功罪。第一約絕陰天宮,第二太殺諒事宗天宮,第三明晨耐犯武城天宮,第四恬照罪氣天宮,第五宗靈七非天宮,第六敢司連宛屢犯天宮。 太乙救苦天尊化十方救苦天尊(另一稱呼十殿冥王或十殿閻王): 第一殿秦廣王,第二殿楚江王,第三殿宋帝王,第四殿五官王,第五殿閻羅王,第六殿汴城王,第七殿泰山王,第八殿平等王,第九殿都市王,第十殿轉輪王。 二十四地獄: 一曰鑊湯地獄,二曰銅柱地獄,三曰鐵犁耕舌地獄,四曰刀山劍樹地獄,五曰剉碓地獄,六曰毒蛇食心地獄,七曰鎔銅灌口地獄,八曰爐炭地獄,九曰鐵輪地獄,十曰運石為山地獄,十一曰鐵床地獄,十二曰劍林地獄,十三曰寒冰地獄,十四曰猛火地獄,十五曰鐵杖亂拷地獄,十六曰大石壓身地獄,十七曰鐵錐刺身地獄,十八曰鐵丸地獄,十九曰吞火食炭地獄,二十曰磑磨碓擣地獄,二十一曰鐵汁地獄,二十二曰拔舌地獄,二十三曰鐵鎖地獄,二十四曰鋸解地獄。 道教天曹地府之神道系統,莫不以規範人類善惡,定奪祿算,掌御禍福,奉勸世人,天地鬼神森列昭布,當恪意行善修德,自可免卻災煞厄難,更獲福報,所求皆遂。    

太一宗傳承淺談 黃炎宗師

黃炎宗師漫談流年氣數與善惡 黃炎宗師得自父親黃史大真人 傳授太上老君數千年的獨門心法真傳,精通梅易玄卜、神機妙算,以數理推演流年氣數,精闢獨到。他言:「虛無自然之氣,化生天地,正氣充滿,邪氣消滅,邪氣猖行則正氣消散,人受天地養育,性命五體皆有本命星官之所主宰,行運氣數否泰,亦繫於正邪之氣,而正邪之氣致因善惡之力,為善則正氣多而本命星辰昌旺,致福為祥,為惡則邪氣行而本命暗昧,招災為禍。」 老君曰:「人生在世,吉凶禍福,興衰厄難,皆由本命所屬星君所主掌,而是非善惡,亦有掌判之官。」因此世人所欲求之金銀珍寶,田財莊宅,事業官祿,農禾耕稼,生意斗秤,官訟獄曹,身體疾厄,壽命歲算,求官覓職,婚姻妻室,貧困災患等均有主司之者。北斗經言:「凡人性命五體,悉屬本命星官之所主宰,本命神將常垂蔭佑,主持人命,使保天年。」是以天曹有注祿壽之星,檢校世人罪福之目,地府有主是非之官,掌人間善惡之報,如三官大帝賜福消災解厄,五斗星君注生定算, 福壽增延,祿貴昭顯,六十甲子歲星長掌每年行運,二十八宿星君能化解冤結厄難,三十六天罡可驅除禍殃,長保亨通,七十二地煞可卻邪避凶,增祿增貴,日月十一曜可照本命元辰光彩,興昌旺泰等等,若逢疾病困苦,凶惡危難,或運途衰敗,五虛六耗,煞刑悲泣,一切諸患,亦可祈恩赦罪,賜福消災。老君曰:「世人罪福善惡,皆屬天司,懺罪消災,可求本命所屬星君或所司神官,上章拜表,投詞設欸,請祈恩福,謝過懺罪,消災燃燈,則所有災殃厄難,悉皆消滅。」道教傳統科儀各種醮祭祈安,表奏文疏,消災斗燈,為人解謝罪業,禳災度厄,卻衰除禍,安奉斗燈,乃以個人所犯災煞或刑傷剋害,或欲求之事,而安奉本宿主掌星君,助其元辰光彩,祈恩請福。 黃炎宗師精於各種傳統古法,如陽遁太一直使,陰遁太 一直使,太一遁時玄空法,乾坤二遁計神法,十精太乙風雲變化,太一玄命推演,太乙運式陰陽逆轉,以上諸法傳自黃帝時代,黃帝為安定天下,登壇致祭,而得九天玄女傳授,用以護國佑民,利濟蒼生之玄門大法,黃宗師以之為國為民祈安祈福,為善信解制各種災劫厄難,慕名求教者不計其數。 黃炎宗師專研道教文化 自小受父親引響 喜聽道教文化典故源由 對於經典 生活化道教 有獨特見解 並實行推廣 歡迎各界有心有志之士 一同推廣 宣揚教。    

道教的人物

道教的人物 唐高祖的尊奉道教,自古中外的宗教,其根本雖然都建立在群眾的信仰上,但它的發展,大都仰仗帝王政權的崇奉而取得優勢。如果宗教也可以範圍於命運之說,則道教的命運,一至於唐初開國,實為鼎盛時期,此時不但在政治地位上,有所保障,且在民間道教上,也足與當時的佛教分庭抗禮。道教從此穩定基礎與展開後來的局面,全仗大唐天子與老子是同宗的關係,誠為不可思議的史實。 史稱:當唐高祖(李淵)武德三年五月,據太原起家而稱帝的時候,因晉州人吉善行,自言在平陽府浮山縣東南羊角山(一名龍角山),見白衣老父日:“為吾語唐天子,吾為老君,吾爾祖也。”因此便下詔在其地立老子廟。及唐太宗當政以後,便正式冊封老子為道教教主“太上老君”,亦信奉道教不輟。到玄宗時代,老、列、莊三子之書,便正式改名為道教的真經:《老子》稱為《道德經》,《列子》稱為《清虛經》,《莊子》稱為《南華經》。道教之隆,前無其盛。然其道教儀式與內容,自南北朝以來,已影響佛教,大多佛教援用道教制度而設置,至唐代更為明顯,此亦古今中外,所有宗教,大都潛相仿傚的常例。 玄宗雖隨祖宗遺制,同時崇奉道教,且親受道教道法,具有道士的身份,後來唐代帝王定有受籙的規矩,而當時貴妃楊玉環也皈依道教,號為“太真”,後來唐室內廷宮嬪出為女道士的風氣。故中唐之世,隨著女道士的風氣,處彌漫著文學境界的浪漫氣息,例如許多女道士,唐朝詩人贊詠懷思女道士的作品,俯拾皆是。 但道教在唐代雖然成為正式的宗教,並高於佛教的政治地位,然自南北朝以來,道、佛兩教的爭競,其勢仍未稍戢。當初唐之際,互爭尤烈,如史稱唐初三教之爭云: 武德七年二月丁巳,高祖(李淵)釋奠於國學,召名儒僧道論義,道士劉進喜問沙門惠乘曰:悉達(釋迦)太子六年苦行,求證道果,是則道能生佛,佛由道成,故經(佛經)曰:求無上道。又曰:體解大道,發無上心。以此驗之,道宜先佛。乘曰:震旦之於天竺,猶環海之比鱗洲,老君與佛先後三百餘年,豈昭王時佛而求敬王時之道哉,進喜曰:太上大道,先天地生,郁勃洞靈之中,煒燁玉清之上,是佛之師也。乘曰:按七籍九流,經國之典,宗本周易,五運相生,二儀斯辟,妙萬物之謂神,一陰一陽之謂道,寧雲別有大道先天地生乎,道既無名,曷由生佛經《中庸》曰:率性之謂道。車胤曰:在己為德,及物為道,豈有頂戴金冠,身披黃褐,鬢垂素發,手執玉璋,居大羅之上,獨稱大道,何其謬哉!進喜無對。已而太學博士陸德明隨方立義,偏析其要。帝悅曰:三人皆勍敵也。然德明一舉輒蔽之,可謂賢矣。遂各賜之帛。 這是初唐開國時期,宗教在御前辯論的第一回合,參加主要的對象,是道、佛兩教的重要人物,但其結論,卻以儒家為主的陸德明作了公允的評判,而且最後折衷,歸之儒理。後來開始道、佛兩教劇烈爭競的人物,雖然陰由宮廷的推波助瀾,而主使其事,當推太史令(類似現代的天文台長等職)傅奕為主: 武德八年(乙酉)太史令庾儉,恥以術官,薦傅奕自代。奕在隋為黃冠(道士),甚不得志。既承革政,得志朝廷。及為令,有道士傅仁均者,頗閑歷學,奕舉為太史丞,遂與之附合,上疏請除釋教事,十有一條。疏奏,不報。九年,太史令傅奕,前後七上疏請除罷釋氏之教,詞皆激切。後付廷議,宰相蕭瑀斥奕為妄,且雲:地獄正為此人設也。高祖復以奕疏,頒示諸儒,問出家於國何益?時有佛教法師法琳,作《破邪論》二卷以陳。 是歲夏四月,太子建成、秦王世民,怨隙已成,將興內難,傅奕毀佛益力,乞行廢教之請,高祖因春秋高而遲遲未決。及法琳等諸僧著論辯之,合李黃門《內德論》,同進之於朝。帝由是悟奕等譽道毀佛為協私,大臣不獲已,遂兼汰二教,付之施行。五月辛巳,詔書有雲:正本澄源,宜從沙汰,諸僧、尼、道士、女冠,有精勤練行,守戒律者,並令就大寺觀居止,供給衣食,不令乏短。其不能精進無行業,弗堪供養者,並令罷道,各還桑梓。所司明為條式,務依教法,違制之坐,悉宜停斷。京城留寺(佛寺)三所,觀(道觀)三所,其餘天下各州,各留一所,余悉毀之。六月四日,秦王以府兵平內難,高祖以秦王為太子,付以軍國政事。是月癸亥,大赦天下,停前沙汰二教詔。 由此可見道、佛兩教的爭競,在初唐高祖時代,已經牽涉到宮廷內幕的大案,凡古今中外,宗教與政治,始終結為不解之緣,殊足發人深省。  

道教的淵源

道教的淵源 綜觀人類各民族文化與文明的起源,其初大半是從觀察自然,認識宇宙事物的表面現象;由於對庶物的信仰崇拜,而建立人文的哲學思想,更進而確定精神文明的基礎,諸如此類,幾已成為世界人類文化發展的共通原則。但在世界所有各種民族中,唯有中華民族的遠古文化,應當另作別論。我們從相傳的古籍,與現在新獲得的歷史資料,可知上古的中華民族,一開始即孕育出良好的原始科學、哲學與宗教合一的文明;時間經歷五千餘年,空間縱橫一萬公里,直至二十世紀,與現代所謂科學時代的宗教、哲學相接觸,吾人所能誇耀傳統,溫故而知新的,仍須仰仗上古以來列祖列宗所遺留的智慧結晶。無論現代有些中國人如何鄙棄自家故物,終有一日會翻然覺醒,開啟自己的寶藏,並擴而充之,與世界各國民族共同互助研究,進於天下太平的局面。 列舉世界科學發展的資料而言,諸如天文、數學、化學、物理等,無可否認的,應推中華民族發明得最早,歷史最悠久。從現代人的觀念而言,所可惜的是,我們往往剛有初步科學知識的發現,便立即與宗教、哲學互相混雜不分,故難與現代科學互爭長短。至少在過去的事實是如此,當然,對未來尚不敢置喙,但因此也可以了解此種文化風格,正是中華民族不同於其他民族的精神所在。 一、黃帝先後時期學術思想的初步規模由天文學說的建立,發展為人文學術的初步雛形: (一)從道教應用科學而言:以北斗七星來確定天體運行,與地球磁場的關係,併發明指南車。從日月行度、天文數字建立九章歷算的先期數學。 (二)從道教理論科學而言:(壹)以八卦、五行之說,歸納統攝萬象,作為天地宇宙、人事、物理抽象理論的法則。(貳)辨別日月行度,初步劃分星、辰為二十八宿,以定曆法,作為配合以農立國所需實用氣象學的張本。 (三)從效法天文、地理、物理的運動法則,創始生理、心理的無疾而先養生的道教學說,並為有病而求醫藥的醫理學之根據。更由此而建立醫藥方伎的一砭、二針、三灸、四湯藥;外加精神治療與心理治療的祝由、巫覡(現稱道教科儀)等方法。 (四)人文思想的發展,認識天地、神鬼、以及萬物,皆一體同根,即所謂“道”的本原。 天的觀念有二:(壹)物理的天體,認識蒼蒼者之為天。(貳)形而上理念境界的精神之天,是合物理之天,與精神境界之天而為一,乃後世道教天道觀念的依據。 神的觀念:從天之垂象所示,可與天地上下交通而謂之“神”,故“神”字從示從申。天有天的神,人有人的神,萬物有萬物的神,是為後世道教神道觀念的根本。 鬼的觀念:從而下墮即為鬼。鬼者歸也,故“鬼”字從田而下行,凡神散歸於地稱謂“鬼”,為後世道教鬼道觀念的濫觴。 人的觀念:人秉天命而生,人的生命即天命,與天地鬼神上下通者即為神。散歸於地,不能上下通者便為鬼。天地、神鬼皆以人為中心。 道的觀念:能生萬物而非萬物之所生,能使神而神、鬼而鬼的即是道,歸結來說:(一)形而上的全能本體謂之“道”。(二)形而下的事物法則亦謂之“道”。 上古文化思想,以“道”之一字,上下交通,聯繫形上、形下的全環。後世道家與道教即淵源“道”字的觀念而加以擴充,統攝天地、鬼神、物理、與人生的共通原則而立教。 故言道家或道教,都通稱之謂“黃老之術”。其實,所謂黃帝的學術,並無專書可考,只如司馬遷所說:“黃帝者,學者之共術也。”所謂“共術”,就是指中國文化的淵源,所以裁定從黃帝時期開始,所以稱黃帝時期的道教學術,即是代表記載著中國文化原始淵源總稱。 道教自黃帝學道於廣成子。據此簡要史實,大概就可了解中華民族在上古人們由道教的智慧中產生科學及文化與生活的淵源了。 (五)、三代(堯、舜、禹)時期天人合一思想的規模,讀《尚書》翻開《堯典》,除了認識道教所著稱之“先王”或“先聖”的政治哲學思想,皆秉作之君、作之師、作之親的精神之外,《堯典》所載帝堯為政的首先要務,就是“治歷以明時”。所謂“歷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時”,乃是建立一個天人之間,互相關聯的天道觀念,確定天文與曆法的重要,以為順天應人的政治基礎。 《舜典》所載帝舜就職的第一要務,便是繼承帝堯未竟的事業,以積極發展天文的研究,所謂“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因此進而建立對天地,山川、神祇的尊敬,焚柴舉燎,封禪四岳,從此建立天人關係的道教信仰。同時在人文方面從道教知識中更產生,定器物,制律、度、量、衡,作刑法以輔助政治教化的不足。及至大禹時代,社會文明漸趨進步,人心思想也愈趨複雜。所以在舜、禹禪讓授受之際,即有如《大禹謨》所載:“天之歷數在汝躬,汝終陟元後。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可愛非君,可畏非民”等告誡的記述。 由此而知,三代文化自確定天、神、人三位一體的思想以後,後世儒家的天人合一學說,與道家人神同體的觀念,以及道教的敬天、事神等宗教儀式的建立,都是基於中國上古三代文明而出發,便形成為道教思想,如加以人格化,便成中國的人文哲學,而且因此亦可了解中國文化何以特別注重人生哲學的根本原因之所自來。 (六)、夏、商、周三代文化的演變,自大禹以後,所稱夏代的文明,由大禹治水,“敷土,隨山刊木,奠高山大川”開始,繼堯、舜時代以天文為為政治世的要務,漸已趨向發揮地理,物理的效用,而成為政治世的當務之急,對於山川形勢的重視,已經超過天文觀念的政治階段。同時氏族世系與宗法社會的傳統觀念,也從此奠定基礎。但畢竟還是樸實無華的古代文明狀態,所以史稱夏代的文化,為“尚忠”的階段。“尚忠”就是樸實質直,簡單誠篤的人文形態。但到商湯以後,雖仍承繼三代以來的天、地、人的文化傳統思想,卻變為特別注重天神、鬼神的信仰,類似後世所謂的“神道設教”思想,用以輔助政治的不足,故史家稱殷商的歷史精神,即為有名的“尚鬼”階段。後來春秋、戰國時期的墨家思想,大抵是以夏、商文化思想為其主要的淵源。漢代以後,道教宗教部分天、人、神、鬼思想的建立,也是遠承夏、商文化思想的源流。因在夏、商歷史文明的過程中,已從堯、舜以來樸實的天文知識,漸次演變為理論的天文思想,從此建立抽象的天文數學符號,所謂十天干:即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二地支:即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以及干支排比的甲子、乙丑……等六十甲子;更有五行、八卦,與干支配合,用來解釋人、事、物等各種理論的逆天預知,充滿神秘的道教意味,成為後來道家與道教所有學術思想的五術。周朝建國,對於上古以來的政治體制,禮樂教化等所有思想制度,一律加以整理與變革,文王、武王、周公父子兄弟三人,綜羅上古文化思想,歸納成為一貫,極力建立以人為本位,由人而上通天文、下及地理、旁通物理的人文文化體系;《周易》的文言、象辭、爻辭等,即為周代文化思想最高原理的總匯,所以孔子推論三代以來的文明,特別讚許周代文明,為“鬱郁乎文哉”後世儒家思想學說之所以如此演進,受其影響至深。雖然如此,但稱為文化思想的最高理則,仍然歸納謂之“道”,是以當時的“道”,並無門墻的紛爭,亦無派別的對立,周朝後據經典云:道教已有許多宗派,如周朝傳世奉老子為祖師宗派,太一宗經典中曾云:太一者大道之源,萬化之始。太上言:「天常清地常寧皆太一之道也。故事貴有始則有常,有常則無生滅,無生滅則天地不為之賊而稱太一也。」西王母亦曰:「太一者元祖也,養之不窮用之不竭,能生萬物乃炁之祖宗,造化之基地。」故天有太一萬物生焉,人有太一五行用焉。太上老君成道億劫,造化萬天,宰制太一,普殖生靈,劫劫相生,化化相承,在天為眾聖之尊,在世為萬教之主,無世不出,垂經立教接誘訓化,商陽甲十七年庚申,自太清境分神化炁,託孕於聖母玄妙玉女(即無上元君)處胎八十一載,商武丁九年庚辰二月十五日,聖母逍遙李樹下,剖母左腋而生,生而皓首,故號老子,指樹為姓,姓李,名耳,字伯陽,又號聃,楚苦縣厲鄉曲仁里人,文王時為守藏史,武王時遷為柱下史,以至道無為,廣行教化,照王時,老君欲開化西域,乃於昭王二十三年癸丑五月二十九日離周西行,時函谷關令尹喜善觀天象,見紫氣東來,知有聖人將至,齋戒以候。七月十二日果欲老君乘青牛而至,尹喜禮迎之乞為著書,老君乃授予道德經五千言,爾後西入流沙,度化胡風。道德經彌綸大道,賅括眾妙,為載道之經,萬古聖典。昭王二十五年乙卯,老君分身降於蜀州雲台山,演經說法,建立法度,創立太一宗,太一之道自此呈顯於世,為大道啟萬古之教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