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老君與樓觀台

Related Articles

樓觀台勝紀

天下名山大川,仙真幽居之所,道家稱為洞天福地,宇內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天下第一福地即道教祖庭終南山樓觀台。

樓觀台古稱地肺山,位於古都西安周至縣,南依秦嶺,北望渭水,千山捧嶽,嵐煙川流,含藏日月,吐納雲霞,峰穴林谷,溪洞潭泉,奇麗萬象;宮觀堂閣,金鼎石室,巍峨莊嚴,氣發舒祥,匪人間之風物,比象外之樓台,歷紀以來詔誥之隆,碑誌之繁,粲然大備,不可名紀,古云:「關中河山百二,以終南為最盛,終南千峰聳翠,以樓觀為最名」。

樓觀臺原創於周康王大夫尹喜,尹真人名喜字公文,母夢天絳霄流繞身,而後真人降世,眼有日精,姿形長雅,堂堂有天人之貌,少時好習墳索易典,善天文秘緯,仰觀俯察,莫不洞徹,大度恢宏,損身濟物,于雍州地肺山結草樓為居,每於樓台仰觀乾象,瞻望斗宿,故稱「樓觀台」。昭王二十三年癸丑尹真人登樓四望,見紫氣西邁,知有大聖人度關而來,乃求出任函谷關令,預期齋戒,令門吏掃路四十里,夾道燒香以候聖人入境,七月十二日甲子果遇老子駕青牛而至,尹真人即具朝服出迎,跪伏叩請老子暫留神駕,再三推辭,歷試尹喜三試皆過,老子怡然允諾,於是就官舍中設座供養,行弟子之禮,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奉請老子歸草樓,拜請著書,垂示大道, 老子乃設壇講著「道德經」

五千言,其以清靜之宗,道德之旨,本於自然,臻於至妙,從修身之本,至理國之方,洪纖畢舉,靡綸無遺,為橫亘古今,至道至德之萬古聖典,樓觀顯道,天光煥臨,經教遐布,故尊為道教祖庭聖地。又名「說經台」。翌年四月二十八日老子於此台乘雲升入太微,亦名「升仙台」。尹真人以老子所言理國修身之要,去奢滅欲之言,編著三十六章名「西昇經」遂於草樓潛修至道而超凡入聖。

樓觀台因老子垂降大道,歷代帝王增築道觀,宮觀更形偉盛,氣宇狀麗,周穆王修建樓觀宮,成為道教立觀之始;始皇封禪泰山,親臨樓觀拜謁老子,詔令修老子殿,規模宏大;漢武帝傾慕黃老,時往朝拜,大興宮闕;隋文帝尊尚篤奉,加以擴大修葺再添其盛,大唐更奉為皇室祖廟時臨朝謁,樓觀盛名益大顯於天下。

樓觀台秉靈異於肇立之初,應仙聖於虛無之表,方士真人,神仙會聚,如道祖老子、尹喜真人、王少陽真人、鍾離老祖、純陽帝君、陳希夷老祖、劉海蟾祖師、張三豐祖師、韓湘子:::等聖蹤隱顯,仙家游宴,故又譽為「仙都」。

昭王二十七年老子以道德為宗本,以太一為根源,創立太一宗,為第一代大宗師,泒傳至第四十五代何子明,治法代絕,老君於樓觀台敕何子明授黃元吉傳治第四十六代,黃元吉祖師曰:「天地之氣渾浩流轉,歷億萬年而不蔽者,皆由太一真氣默運其間,天地所以悠久無疆也。故教脈化行四海,歷代天子崇奉,代天行化,佐國救民,法教宏興,東夷西戎皆詠道德之風,南州北邑同論無為之旨,是教也源於老君,流於太一,人心信向,如百川赴海,莫之能禦,滔滔溢溢於萬世」。黃元吉祖師再授黃史傳治第四十七代,並以道德肇始於樓觀,乃於屏東縣車城鄉後灣村恆春半島,墾丁國家公園區,敕令設立「台灣樓觀台」,其地理形勢背山面海,左右交互,主龍脈盈盛,真氣融結,堂局隆密,天水朝懷,上承斗杓玉輝,下凝元氣融聚,地理集妙,天機幽玄,與名山崆峒相呼應,與樓觀輝照,又名「台灣樓觀台崆峒山」比若世外桃源,居高臨下,俯視海洋生物博物館,為恆春半島景觀之最,視野遼闊,海面波浪壯觀,碧藍無垠,時或雲翻波湧,浪潮滾滾,驚濤拍岸,雄偉壯觀,尤以夕陽西照雲海一色,落日餘暉,霞光萬丈,金碧輝煌,氣象萬千,置身其中,洗心滌慮,絕塵忘俗,仿如人間仙境。

崆峒山設大羅天仙府,敬奉「太元聖母為」主神,及黃帝之師廣成子,左側設立孫子廟,敬奉歷朝七代軍師—孫子、鬼谷子、孫臏、姜太公、文子、東方朔、張良。右側設立華陀廟,敬奉七代神醫—華陀、岐伯、扁鵲、保生大帝、孫思邈、張仲景、李時珍。中殿敬奉文武財神—文財神等,以為各方善信朝禮膜拜之聖境。

位於 屏東車城海博館對面

 

 

 

 

 

 

 

 

 

More on this topic

Comments

熱門紀事

關聖帝君 是伽藍尊者你信嗎 ?

關聖帝君 是伽藍尊者你信嗎 ? 關聖帝君在道教的神階中是帝君,然而佛教記載中硬是把 關聖帝君 說成是受隋代智顗渡化的護法神,造成了佛教在道教上的誤導。其實智顗的度化關聖帝君,純屬僧人的妄言攀附,非歷史事實其時空背景並不符。且把 關聖帝君 說成是佛教的護法神,其地位如同道教五大護法之一王靈官,也刻意矮化了道教神階 誤導世人認知 懂歷史的人都知道 三國與隋代 差多久 隋代又與宋代差多久。 佛教僧徒所言的智顗渡化關聖的記載,若究研其因背後,到底出自何處 按佛教宋代僧人曇照《智者大師別傳註》(《卍續藏經》第一三四冊)之攀緣記載中。隋代智顗門人灌頂所撰寫其《天台智者大師別傳》,說智顗在當陽縣玉泉山建寺,初名「一音」,後改為「玉泉」;別傳中未有片言隻字提及關聖皈依之事。 至宋.曇照為智顗傳作注時,曇照自說「偶得玉泉之碑」〈偶得意思是 撿到 挖到 得到〉,玉泉碑中記載智顗到玉泉山,關公運神力建寺宇,並皈依智者,聽法受戒。智顗度關公之說,在隋代智顗及門徒所寫的佛書中,皆所未見其中記載,顯然隋代中的歷史並不存在這種說法。渡化的神蹟是撰碑文的人所捏造出來的故事 在正史中未曾紀錄。 其後南宋中.志磐《佛祖統紀.卷六.四祖智顗》將智顗渡化關羽事載入傳中,而自註云:「今據《玉泉碑》以補其闕。」明確說明了智顗渡化關公的說法,來自《玉泉碑》,並非歷代史料所載事實 其中誤導 需其導正。 而《玉泉碑》則是宋世曇照所「偶得」。碑中所言玉泉寺是關公神力所建,不用及人工,全是杜撰的鬼神事蹟,與隋代智顗門人灌頂等人所說相違,附會穿鑿自是可見。如在細說關羽是三國時代的人,為何會越經晉、宋、齊、梁、陳等漫長時空,至隋才出現來歸附智顗,此說很容易令人生疑,於是元.羅貫中《三國演義.卷七十七回.玉泉山關公顯聖》,便說關公敗走麥城,被孫權所殺,死後一魂不散,蕩蕩悠悠,於三更夜直至玉泉山,大呼:「還我頭來。」法淨和尚為說法,告以關公向人索頭,被關公所殺者,亦將向關公索頭;於是關公大悟,稽首皈依而去,並說:「後往往於玉泉山顯聖護民,鄉人感其德,就於山頂上建廟,四時致祭。」而羅貫中說顯然是沿承宋代僧人的說法而將智顗改成了法淨,讓它合理化小說化,而其三國時的關公飄泊至隋世才受渡,二者年代相差久遠,與情理時空不合。 但關公畢竟是中國人,不是印度神,關公之被歸於佛教護法神,今日會誤導世人為宋世愚僧曇照、志盤等人所附會穿鑿所言記載,而後世廣為流傳假的變真的,遂積非而成是,非是是非。